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滄笙踏歌伴君歸
滄笙踏歌伴君歸

滄笙踏歌伴君歸十月楓傾城

標籤: 夜非雲 滄笙踏歌伴君歸 秦昭 都市
以都市為敘事背景的小說《滄笙踏歌伴君歸》是很多網友在關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十月楓傾城」大大創作,秦昭夜非雲兩位主人公之間的故事讓人看後流連忘返,梗概:候,喬秋夢就是美人胚子,現在多半已是生長得亭亭玉立了。老爹的措辭非常的嚴厲,這讓齊等閑不得不嘆了口氣,只能照辦了。第二天一早,犯人們幾乎是敲鑼打鼓地歡送齊等閑離開幽都監獄,這尊魔王一走,他們又可以無法無天了!「我隨時回來,你們給我做好記錄,誰在這段時間犯了事,每一筆都給我記着!」齊等閑笑眯眯地說道。...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9 17:2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這件事本來與齊等閑沒什麼關係來着,但對方這一噴,就讓他有些不爽了。
一旁的徐傲雪則完全是看熱鬧的態度,連連冷笑,巴不得齊等閑吃上一個天大的虧。
不過,她也知道,就齊等閑這王八蛋,能讓他吃大虧的人,恐怕這些人還稱不上呢……
蘭定青沒再理會齊等閑這個小雜魚,而是轉頭看着蘭悠,冷冷地道「跟我回去,不然,你的這個小白臉,我把他剁碎了餵魚!」
蘭悠心中雖有不願,但不想兩方起太多的衝突,道「好,我跟你回天南省就是,你不要在這裡發飆了。」
貪狼卻是臉色不爽,有些想給這個蘭定青的臭屁傢伙按進馬桶里去吃奧利給。
「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他既然敢接近你,那就要接受懲罰,我打斷他的雙腿,留他這條狗命。」蘭定青繼續說道。
蘭悠的臉色頓時大變,怒聲道「我都答應跟你回天南省去了,你還要怎麼樣?!」
蘭定青冷笑道「我要讓你知道,你反抗不了命運!我也要讓外人知道,任何一個男人都碰不得你。」
齊等閑聽到這話,不屑地笑了笑,對貪狼道「上手。」
貪狼二話不說,啪一聲,一巴掌落在蘭悠的屁股上。
這挑釁,一目了然,明目張胆。
蘭悠頓時驚呼道「狼哥,你……」
貪狼傲然道「我的女人,何時輪到別人來編排什麼命運了?就你,也配當她的親人?今天,你如果不像一條狗一樣從這裡爬出去,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廉貞貪狼……」
說完這話之後,他眼神當中展現出殺氣,整個人看上去便危險到了極點。
但裝逼之後,貪狼又覺得不妥了,身旁這不還有一個逼王呢?自己裝這麼大的逼,會不會被打啊……
不過,害怕歸害怕,這逼既然裝了,那當然得硬撐到底了。
「小逼崽子,敢跟我這麼說話,我看你是分不清東西南北了。」蘭定青獰笑了起來。
「唉,好好打球不行嗎?真是掃興!」齊等閑不由嘆了口氣,說道。
蘭定青轉頭就看向了他,陰冷道「剛剛就是你這個小崽子拱的火吧?很好,你今天也得死!」
蘭悠見蘭定青一副不肯罷休的模樣,知道今天的事情鐵定是鬧大了,腦子裡不由嗡嗡作響。
她作為蘭定青的妹妹,當然知道蘭定青是個什麼樣的人,而且,也很清楚,他背後的楊先生到底有何等能量!
那位楊先生,可是當今天南省的省首楊令光的親弟弟啊!而這位新任的省首楊令光,更是在帝都有人脈的猛人,經略完這一任之後,未來會調任到帝都中樞去擔任要職。
齊等閑雖然在香山很有人脈,但在京島,卻是已經陷入了四面楚歌的情況。
如果再因此而得罪天南省的巨擘,那他哪怕想要在京島立足,恐怕都會變成一件難事了!
「蘭定青,都是一家人,何必這樣苦苦相逼!你就不能給我一個獲得新生的機會嗎?!」蘭悠忍不住了,咬牙站了出來,大聲質問道。
蘭定青看着她,歪了歪腦袋,半晌之後,這才嗤笑一聲,道「你要機會?好啊,我給你這個機會。」
說完這話之後,他伸手在人群當中一指,讓一個中年男子走了出來。
「這位是福特杯高爾夫大賽的全國冠軍莫少然,你們在場的,有一個算一個,挑一個出來,能贏他,我就給你這個機會。」蘭定青嗤笑道。
蘭悠的臉色陡然發白,全國冠軍?職業球手,那誰還能是他的對手?
徐傲雪都不由皺眉,這不純純為難人嗎?誰能跟職業球手比的?
賀朵蓮卻是一下跳了出來,說道「哇,職業球手嗎?好啊好啊,我來接這個茬怎麼樣?」
蘭悠一怔,道「賀小姐,你別鬧了……」
賀朵蓮道「這有什麼,職業球手就不是人啊?就不會犯錯誤啊?」
蘭定青淡淡一笑,道「好啊,你要比也可以!不過我有條件,你贏了,我自然給蘭悠一個機會;但你輸了,這兩個人的四條腿,我就都收下了!」
說話間,他伸手指向了齊等閑和貪狼。
徐傲雪忍不住嘆氣,真是什麼人收什麼徒弟啊,這賀朵蓮的球技爛得一批,剛剛揮杆的動作,都是她幫忙親手糾正的……這種關鍵時刻,偏偏還要站出來,不知道是說她初生牛犢不怕虎,還是該說她愛裝逼。
當然了,她並不擔心齊等閑會吃什麼虧,畢竟一旦鬧翻了臉,吃虧的肯定是對方。
但是,這件事吧,一開始是蘭悠這一方占理!而對方提出條件,如果賀朵蓮輸了,那齊等閑這個時候再翻臉,就完全不佔理了。
就當前的京島局勢來說,齊等閑的確沒有理由再去招惹天南省的強大勢力,反正,這在徐傲雪看來,是不明智的。
最後,她還是忍不住上前勸了一句,道「賀小姐不要摻和這件事了,就你那球技,還是算了吧……」
賀朵蓮卻是根本不聽,徑直就幫齊等閑和貪狼答應了下來,道「好啊,我要是輸了,就送你四條腿唄!」
蘭定青不屑冷笑,對着莫少然道「老莫,上去給這黃毛丫頭一個教訓,這兩個人的四條腿,今天我收下了!」
莫少然微微一笑,隨手抽了一根球杆走了上來,道「蘭少放心,這對我來說,只不過是探囊取物一樣的事情罷了。」
蘭悠頓時緊張了起來,她看向了賀朵蓮,只希望有奇蹟能夠眷顧在這位二小姐的身上。
「現在後悔還來得及,讓他們跪下來求我。」蘭定青悠閑地說道。
「媽的,好想弄死他!」貪狼忍不住對着齊等閑說道。
「讓他裝唄,他不裝,等會兒怎麼讓他掏錢?」齊等閑淡淡道。
貪狼愕然,好傢夥,這二當家是什麼事兒都跟錢聯想到一塊兒了啊。
不過,既然齊等閑有想法,那他自然不敢不聽。
「女士優先。」莫少然很有風度地對着賀朵蓮一抬手,說道。
「你先嘍,我怕我一出手就打擊到你,讓你沒自信了。」賀朵蓮微笑道。
莫少然聽到這話,不由氣得嘴巴一歪,冷冷道「小丫頭片子,不知天高地厚!」
徐傲雪也是無語,覺得賀朵蓮這狂妄的性格還真跟齊等閑一模一樣!
這可是高爾夫福特杯的全國冠軍,雖然不是什麼大杯賽,但那也是貨真價實的全國冠軍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