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遊戲›超凡雙生
超凡雙生

超凡雙生壽限無

標籤: 無名氏 楊奇 遊戲 超凡雙生
無廣告版本的遊戲《超凡雙生》,綜合評價五顆星,主人公有楊奇無名氏,是作者「壽限無」獨家出品的,小說簡介:這時。秦貴妃緊緊拉着夏天的手,生怕夏天的死而復生是幻覺。但,兒子的手越來越溫暖。她含淚而笑:「天兒,嚇死母妃了!」夏天反手緊握,掌心溫暖着母子兩人:「母親別怕,我沒那麼容易死...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12:4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退朝。
夏帝神色凝重的走了!
大夏眾臣卻輕鬆的走出大殿,繼續做自己的事。
此刻。
大殿內。
左丞相司馬劍和右丞相曹威面對面,鼻尖對鼻尖,眼對眼,互不示弱,宛若要干架一般。
曹威幸災落禍的道「司馬劍,這一次,本相定把你女兒送去和親,你就不要再心存僥倖了!」
「沒有用的。」
「陛下沒有適齡的公主和親,放眼整個大夏帝國,能配天狼皇子的女子,也就是你左相司馬家的嫡女了!」
「所以,陛下明知會讓你心生不滿,卻依然讓本相去辦這件事。」
「你沒有想到吧?」
「這是本相的陽謀,是本相為你織的網,你逃不了的。」
兩人早就到撕破了臉,說話根本毫無顧忌。
「哈哈哈」
司馬劍裝作很憤怒「曹賊,你不會得逞的。」
「你會為這個陽謀付出驚天代價的。」
曹威慫恿道「若是你不服,可以去陛下那裡叫冤啊!」
司馬劍眼皮一抬,冷冷的道「右丞相,這才是你的陽謀吧!」
「這種時刻,本相去向心煩意亂的陛下哭嚎,定會惹得陛下不悅,說不定大怒之下,就會將本相罷免,然後,你就可以乘機上位吧?」
曹威知道此計已經被司馬劍看透,後退一步,轉身離去「那左丞相就看着心愛的嫡女去天狼帝國和親吧!」
「你也真可憐,心愛的小女兒跟着一個短命鬼命喪荒州!」
「國色天香的大女兒又要被送到天狼帝國,伺候那些兇殘的天狼皇子,草原上有些習俗很奇怪的,說不定,你家嫡女會被天狼皇子們輪流享用。」
「你想想,她一個柔弱女子落入狼窩,會有什麼好下場?」
「桀桀桀」
「肯定就是被糟蹋至死啊!」
「古往今來,我中原送出去和親的公主,哪一個不是這樣被糟蹋死的?」
「沒有一個活過三十歲的,也沒有一個活着回來的。」
「司馬劍,既然你不去求陛下,那本相就看着你的女兒死絕!」
曹威心情暢快,用惡毒語言盡情刺激着司馬劍。
只要這個大夏第一門閥家主做出一些出格事,他就可以參司馬劍各種罪,置司馬劍家於死地。
用司馬梅去和親,只是第一步而已。
現在,九皇子那個掃把星已死,他的霉運盡去,要轉運了!
倒霉的,該是司馬劍了!
可惜!
曹威失算了!
因為,荒州根本沒淪陷。
曹威用司馬梅和親做難題,讓司馬劍去解,就是一個偽命題,即將不復存在。
司馬劍早就看穿曹威的謀劃。
他冷笑着道「右丞相,本相雖然可能會失去兩個女兒,但有的人,好像已經死了兩個兒子,唯一的女兒也守寡了!」
「本相聽說,那個傷心人夜夜宿在他兒子的後院里,天天摟著兒子的妻子和小妾一起祭奠兒子,他該是多麼的痛徹心扉啊!」
曹威腳步一頓,臉色鐵青的道「這都是謠言。」
「是嗎?」
司馬劍嘴角勾起一絲嘲諷「你夫人正在滿帝都找人評理呢!」
「空穴來風,豈非無因,真的是謠言嗎?」
忽如其來的。
曹威感覺殿外的天空在晃,差點一頭栽倒在地。
他加快腳步離去,心中咒罵道「該死的母老虎,這一次,一定要休了他!」
「一定要休了他啊!」
不久後。
整個帝都都傳遍了!
大夏皇帝欲收左丞相的嫡女為義女,去天狼帝國和親。
司馬劍一臉憤怒的回了府,更坐實了這個傳言。
此刻。
皇宮中,御書房。
夏帝臉色陰沉,將最喜歡的硯台摔碎在地,脖子上青筋爆出,雙拳緊握着道「小九他怎麼就能死呢?」
「他死了,說明那個預言是假的!」
「老東西,你說那個預言是不是假的?」
「你說,稷下學宮的怪人夫子,他是不是一個騙子?」
「是不是啊?」
魏公公滿頭冷汗,跪在地上道「陛下息怒!」
「老奴實在不知什麼預言啊!」
夏帝一愣,這才冷靜了很多「對啊!」
「你不知道了啊!」
「荒州那邊有什麼消息?」
「找到小九屍體了嗎?」
魏公公苦笑道「陛下,荒州大戰時,皇城司混入荒州義軍的人,統統都失蹤了!」
「荒州內究竟發生了什麼,皇城司也不知道!」
「不僅皇城司不知道,大陸各國的探子,大夏九州各大勢力的探子,只要是混入荒州義軍的,都是失蹤了!」
「荒州裏面發生了什麼,外面根本不知道!」
天狼大帝頹然道「天狼大公主率兵打到天門山,小九又下定決心與荒州共存亡,定然是殺身成仁了!」
魏公公提醒道「陛下,荒州王殿下身邊有秦紅衣宗師和庄鋤頭宗師,就算擋不住天狼大軍,但,保荒州王殿下逃入十萬大山求生,還是能做到的啊!」
夏帝眼神一亮,眉頭一皺「天狼帝國入荒州的宗師是誰?」
「據那邊傳回來的消息,是以天狼國師歐陽毒和豺狼虎豹四宗師為首,這一次,天狼帝國入荒的宗師超過十人!」
夏帝的心沉入深淵「那秦紅衣和庄鋤頭擋不住的。」
「那麼多天狼宗師入荒,小九在劫難逃!」
「他們有消息傳回來嗎?」
「沒有!」
夏帝想了想「老東西,傳朕口諭給李劍,死守青州就好,不準莽撞反攻荒州,以防被天狼人埋伏!」
「是!」
此刻,夏帝有些沮喪。
他徑直來到供奉殿,順着一個火光通明的通道,進入一個地下空間。
這個空間里,一口口鐵鍋做油燈,燈芯有手臂粗細,燃燒起來火光熊熊,能照亮整個空間。
只見空間的兩邊是兩條河,寬有百米,河中之水閃爍着銀白色亮光,看上去很是粘稠,光澤迷人。
一個古老的石頭宮殿,矗立在空間的盡頭,那兩條銀白色大河,就是從宮殿兩邊流出,看上去波瀾壯闊。
而兩條銀白色河流中間,是一條青石路,通向地宮門前。
地宮大門很氣派,上面雕刻着各種圖案,但,可能因為年代久遠,圖案已經有些模糊。
但,殿門上方有一塊橫匾,上面刻着四個大字卻很清晰!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