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陳六何沈輕舞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
陳六何沈輕舞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

陳六何沈輕舞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都市狂梟

標籤: 都市 陳** 陳六何沈輕舞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 高富帥
都市小說《陳六何沈輕舞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震撼來襲,此文是作者「都市狂梟」的精編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陳**高富帥,小說中具體講述了:許不是那麼如雷貫耳,但這個監獄的重量,卻絲毫不弱於京城的秦城監獄。在秦城監獄裏,關押的或許都是巨貪與巨富,服刑前沒有足夠高的地位無法走進那座監獄。而縝雲監獄與秦城監獄有着異曲同工之妙,這座監獄裏關押的清一色都是極度重犯,隨便拖出一個人來,身上至少都背負着幾條人命,要麼就是常年遊走在幾國國界邊境上的毒...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4:3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這次的事情過後,赤焰家族可能會惹上一些麻煩。」陳**有些擔憂的說道。
赤焰的能力,他是一點都不懷疑的,面對任何對手,赤焰都有着能夠掰一掰手腕的能力。
號稱古剎利亞家族百年來最強勢最精明也是最狠辣的女人,絕非浪得虛名。
不過,這次赤焰惹到的對手,可是世界八大家族,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
論實力,每一家,都要強過古剎利亞家族,所以不得不讓陳**憂心。
「這點不用你擔心。」赤焰淡淡的說道「我只會帶領古剎利亞家族走向更高的輝煌,絕不會帶着古剎利亞家族走向衰敗!」
「唉,這一次,你的確不該來的,衝動了一些。」陳**心疼的看了赤焰一眼。
「如果連我的男人都護不住,那我要這遍布全球的勢力有什麼用?」赤焰很認真的說道。
聞言,陳**禁不住苦笑了起來,他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道「這句話怎麼聽起來這麼彆扭,似乎通常都是男人對女人說的?」
「不過,這種吃軟飯的感覺,我喜歡。」陳**咧嘴笑了起來,手臂微微一探,便環住了赤焰那纖細柔軟的腰肢。
赤焰明顯不適應這種感覺,她的身軀都僵硬了起來,哪裡都顯得不自然。
但她並沒有反抗,只是靜靜的看着陳**,眼眸妙美,勾魂奪魄。
「我現在已經是個全世界都知道的廢人了,你還一點都不嫌棄我?」陳**眼神溫柔的注視着赤焰。
赤焰太美,精緻的面孔宛若上帝最傑出的作品,美輪美奐。
「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你的強大與弱小,跟我都沒有直接性的關係,古剎利亞家族也從來不需要你的幫助。」赤焰很耿直的說道,雖然這話讓陳**很美面子,但這就是赤焰能說出來的話啊。
「這麼聰明的一個娘們,怎麼在我面前,就變得這麼傻裡傻氣了呢?」陳**寵溺的捏了捏赤焰的臉頰。
這個舉措,再次讓赤焰錯愕了一下,她發誓,這輩子都沒有人敢這樣對她。
就連她的父親康納都沒那個膽量!
赤焰的反應再次讓陳**失笑了起來。
他突然升起了一股捉弄的心,手掌下滑,貼在了赤焰那兩瓣翹臀上。
赤焰的身軀都猛然一顛,整個人更加僵硬了。
未經人事的她,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是好。
「快點,我不習慣…….」赤焰板著臉,珍珠般的貝齒咬着紅唇。
聞言,陳**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
這還沒開始幹什麼呢,就被催促快點?
這娘們的情調,委實為零……
不過,陳**也只是逗逗赤焰而已,並沒有真的要對她做些什麼。
在這個時候吃了她,就更加不可能了。
赤焰是他陳**的女人,這一點毋庸置疑,但就算要徹底的佔有赤焰,那也必然是在解決了一切危機之後。
否則的話,對赤焰就太不公平了。
兩人溫存了很久,陳**突然遞給了赤焰一張摺疊整齊的紙條。
「這上面有幾個號碼,這次回去之後,在遇到危機的時候,可以聯繫他們。」
陳**輕聲說道「到時候,他們會知道怎麼做的,能幫古剎利亞家族解決所有危機。」
赤焰怔了一下,旋即把紙條牢牢的攥在掌心之中,但她什麼都沒問。
她不好奇眼前這個男人的故作神秘與強大自信。
因為她的男人,無論到什麼時候,都絕對是不平凡的,都絕對有着埪怖手腕。
「一點都不好奇?沒有什麼想問我的?」陳**笑問。
赤焰搖頭「我要做的,只是對你無條件的信任,而不是質疑。」
陳**再次失笑了起來,說道「這個世界,在我的心中就是一塊棋盤,你男人要在這塊棋盤上布局,既然是下棋,總會有很多的棋子。」
說罷,陳**對赤焰眨了眨眼睛,赤焰的美眸中,閃過了一抹異彩。
這一晚,陳**沒有留宿,陪赤焰待到凌晨五點的時候才離開。
誰要是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動他的女人,那定然會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不管是誰都不行,哪怕是世界八大家族也不行!
布局,下棋,未雨綢繆,陳**是高手中的高手!
沒有絕對的掌控力,陳**又怎麼敢扯出一個彌天大謊,讓整個世界隨着他起舞呢?
……
當陳**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時,發現安培邪影已經醒了過來,沒有躺在卧室,而是坐在客廳沙發上冥想着。
「你的傷勢很重,怎麼坐在這裡?你應該繼續躺着休養。」陳**皺了皺眉頭說道。
安培邪影睜開了眼眸,虛弱黯然,沒有往昔的流光與神采。
這一役,對她來說,的確損傷很大。
看到安培邪影想說話,陳**搶先打斷道「別說話,現在多說一個字對你來說都是消耗,咱們先睡覺。」說罷,陳**作勢就要扶安培邪影進房間。
安培邪影紋絲不動,昂着頭注視着陳**,眼神讓人心慌。
「要不咱們還是去醫院吧?住院更靠譜一些。」陳**似乎知道安培邪影要說什麼,就是不讓安培邪影開口。
「我受的是內傷,我們這種人受傷,去醫院是沒大作用的。」安培邪影道。
緊接着她又道「我該走了,等你回來,只是跟你說一聲。」
聞言,陳**露出了苦笑,他就知道安培邪影想要跟他辭別。
「不同意。」陳**一口否決。
安培邪影用異樣的目光注視着陳**。
陳**說道「看什麼看?好不容易來了你這麼一個便宜保鏢,又能幫我平攤房租,我要是這樣還把你給放跑了,我不就成了豬?」
「我是通知你,不是在徵求你的意見。」安培邪影道。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無非就是害怕你待在我身邊,會讓八岐大蛇再次殺來,會給我帶來危險。」陳**心知肚明。
「你清楚就好。」安培邪影道。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