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穿成冷宮廢后去養娃
穿成冷宮廢后去養娃

穿成冷宮廢后去養娃冷落月鳳城寒

標籤: 冷落月 靈異 穿成冷宮廢后去養娃 採薇
小說叫做《穿成冷宮廢后去養娃》是「冷落月鳳城寒」的小說。內容精選:作為一個經常熬夜爆肝碼字的網文作者,冷落月猝死了。不但猝死了,她還穿越了。穿到了生娃難產的冷宮廢后身上,還綁定了個莫名奇妙的養娃系統,要將這小貓兒養成太子,方能完成任務。穿都穿了,還能怎麼辦?養着唄!...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21:4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鏢局的人一跑,根本不是山匪對手的男女老少,只能跪在地上求饒。
「好漢,好漢……」穿着錦衣卻狼狽不堪的中年男子跪在地上,拱着手沖朝他們越走越近的山匪求饒,「我們所帶的財物,可以全部獻給好漢,求好漢饒命,放我們一條生路。」
他們一家是從青州搬遷到原州來的,怕路上不安全,大部分錢財,都已經兌換成銀子,存到了錢莊,只要拿着印信,就可以在原州的錢莊取到銀子。
所以,只要留的命在,進入了原州城,這些身外之物便可以重新置辦。
中年男子姓徐叫徐源,他和兩個兒子還有下人們都跪在一輛馬車前,約莫有二十多人,馬車上是他的夫人和兩個還未及笄的女兒。
山匪攻下來的時候,他們首先想到的是護着馬車內的女眷,故而都擋在馬車前。
扛着大刀的獨眼龍的,身後跟着二十多個小弟,像看螻蟻一樣,看着跪在地上的眾人,姿態囂張地道「這裡的所有財物,已經是老子的囊中之物,何須你獻?」
「是是是。」徐源狂點頭,「都是好漢的,求好漢放我們一條生路。」
他的兩個兒子,也低着頭藏着猩紅的眼,屈辱地跟着父親道「求好漢放我們一條生路。」
下人們更是哭着磕起頭來。
馬車上的徐夫人,緊緊地摟着兩個女兒,雖然嚇得哭了起來,但是連聲都不敢出。
兩個教養的女孩兒,聽娘的話,用手捂住嘴,不讓自己發出聲來。
獨眼龍看了被他們護在身後的馬車一眼,突然來了興緻,「要大爺我放你們一條生路也可以,把馬車裡的人,和這四個丫頭,以及這兩個老婆子都獻給大爺我,大爺就放你們這群龜孫子一條生路。」
他們如此護着馬車裡的人,讓他們為了活命,把他們最想保護的人獻出來,似乎更有趣。
根據他多年打劫的經驗,像這樣的馬車裡,多半都是身嬌肉貴的大小姐。
被點名的丫環和婆子嚇得渾身發抖,不停的磕頭喊「大爺饒命,大爺饒命。」
徐源臉上的肉抽搐着,他沒有立刻回答,內心似乎在做着艱難的抉擇。
馬車裡的徐夫人哭的更凶了,如果沒有女兒,她就自己走出去,用自己換夫君和兒子活命了,可她有女兒啊。
還是兩個沒及笄的女兒,若是女兒進了那虎窩,還不得受盡屈辱和折磨。
留得兩個兒子的命在,那麼徐家就還在,要是不把妻女獻出來,那他們都得交代在這裡,他們死後,妻女照樣也會被土匪抓到山上受盡屈辱折磨。
該怎麼選擇,似乎很容易,但要說出來卻很艱難。
獨眼龍見他遲遲不做決定,便道「我數十個數,你要是還不說的話,爺就要大開殺戒了。」
「一、二、三、四……」
徐源的額頭上開始不住的往外冒汗,撐在地上的手也在顫抖。
徐家大郎和徐家二郎都是很愛自己的兩個妹妹的,他們很想硬氣地說「不行。」但卻也畏懼死亡。
「八……」
「三當家,又有一輛馬車過來了。」一個禿頭小弟指着從不遠處駛過來的馬車,沖獨眼龍也就是三當家道。
獨眼龍的數數被打斷,扭頭看着官道上的馬車,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黃牙,「蒼蠅腿兒再小也是肉,劫了。」
馬車裡的冷落月聽到這句話,嘴角勾起了一個嘲諷的幅度。
指不定誰劫誰呢!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