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頭頂一隻喵喵

標籤: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秦始皇 趙浪 都市
小說《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超級好看的都市小說,主角是趙浪秦始皇,是著名作者「頭頂一隻喵喵」打造的,故事梗概:「雖然秦法嚴苛,但亂世需用重典,也無可厚非。」「至於始皇帝,那更是千古一帝!怎麼能說是暴君呢?」聽到趙浪的話,中年人渾身一震,眼睛更是睜的溜圓,喃喃自語道,「千古一帝!你認為朕是千古一帝!」趙浪沒有聽清自己便宜老爹後面的話,點點頭接著說到,「當然,掃滅六國,統一天下;創立郡縣制;書同文、車同軌、行同...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21:3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定下了之後對付羅馬的大致方針,趙浪也就不再多過糾結,
想要等到他的計劃真正起作用,恐怕還需要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於更長的時間!
這將是一個長期的,潛移默化的計劃!
他現在要去看一看趙昊的情況,起身一邊走一邊對旁邊的奴問道,
「昨天之後,昊兒那邊可有什麼動靜?」
昨天他可沒有在朝堂之上,就否定趙商的成績。
而且對付商家的行動,都是比較隱秘的。
所以在趙昊和其他普通朝臣們看來,就是趙商在這一次的競爭中暫時取得了領先。
這對一直比較順風順水的趙昊而言,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他就是要趁機看一看,面對打擊和失敗,趙昊是什麼樣的表現。
一個真正能夠擔起責任的人,應該知道如何去面對挫折和失敗。
因為這將是一個人一生當中最常面對的事情。
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就是這個道理。
要知道,哪怕是他自己,當初還有狗系統的幫忙,還不是被老爹耍的團團轉,
挫折也遇到了不少。
更別說,在草原上的時候,差一點被匈奴人給弄死了。
所以,如果對方以後真的要做到,他的位置上來,那麼這點心境還是要有的。
聽他們話,奴微微想了一下,隨後笑着說道,
「主人,趙昊殿下昨天回到了宮殿之後,便一直沒有出來。」
「但是從回報說,隱約聽到有爭吵的聲音。」
聽到這話,趙浪頓時笑着說道,
「看來這小子,還需要好好的練一練自己的心境。」
「走,隨朕去看一看。」
說完便帶着人朝着趙昊的宮殿而去。
不久前,趙昊的宮殿之內,
項大龍,魯元,晁錯周亞夫等幾個年輕人正聚在一起,他們這幾年基本上都形影不離,到宮殿裏面也沒人攔着。
趙昊一臉淡然,但其他人臉上去都略微有些不滿,
項大龍很快帶着幾分氣氛說到,
「趙兄,你什麼時候去和老師說一說,趙商那小子就是作弊了,怎麼可能五年的時間,就把那一個小村子變成了城鎮!」
「還不就是靠着商家的人!要是這麼做的話,本王子也可以讓其他人來幫忙!」
他在大秦的這幾年,前兩年在咸陽讀書,沒事兒就跟着趙浪身邊,所以也叫對方老師,
後幾年就到了趙昊的村子裏面,一起幫忙,按照鶴鳴學府的說法,這叫做實習。
他也算兢兢業業,這村子發展起來也有他的一份功勞。
原本想着在朝堂上能夠被好好的表揚一下,可誰知道,背趙商給搶去了風頭!
這他怎麼能忍?
昨天晚上就想要趙昊去找對方的麻煩,可趙昊卻拒絕了。
所以今天一早,他就催着對方去找老師。
聽到項大龍的話,趙昊笑着回到,
「不過是一時的成敗,沒有必要這麼去爭鬥。」
項大龍卻越發的不服氣了,
「我又不是怕輸,我父王早就說過,勝敗乃兵家常事!老師也是這麼說的!」
「我氣的是,這人根本沒按照規則來!用了其他的手段才贏了!」
「我不服氣!」
他在大秦待這麼久也不是白待的!不會因為單純的輸贏而生氣。
聽到這話,其他人也微微點了點頭,他們其實想法差不多,只是並沒有表現的這麼激烈而已。
趙昊不開口,他們不會多說什麼。
趙昊這時候卻還是露出了一個笑容說道,
「這恰恰給我們提了個醒,雖然有人制定了規則,但不意味着我們就要遵守規則。」
「要知道,現在父皇的命令自然沒有人敢違背,但以後這天下除了天地法則之外,卻是沒有不可違背的規則!」
「只要能夠對自己的百姓好,用規則之外的手段又有什麼關係?」
「所以,這一次的短暫失敗,並沒有任何關係,我會在下一次的時候贏回來。」
他一直記得老爹的話,所有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成長。
競爭成功,當然是成長。
但失敗,又何嘗不是?
而且在他看來,那這一次得到的教訓,可比之前要深刻的多。
聽到這話,一旁的其他人。眼睛都微微一亮,對方這樣的見解,極為難的!
只是項大龍還是極為不服氣,正想要說什麼,
宮殿外面卻傳來了一陣爽朗的聲音,緊接着趙浪便帶着人走了進來說道,
「好,昊兒你這幾年果然成長了許多。」
看到趙浪,幾個年輕人紛紛起身行禮。
趙浪擺了擺手,直接坐到了他們其中,沒有絲毫的架子。
「父皇,你怎麼過來了?」
趙昊這時候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自己剛剛說的那些話,肯定都被老爹給聽到了。
趙浪笑着回到,
「你弟弟用了些手段贏了這次的競爭,爹自然要來看一看,免得你心生怨恨。」
「不過現在看來,倒是不必擔憂了。」
「也來告訴你,這件事情已經處理了,按照規則,你才是最後的贏家。」
他剛剛過來,的確在外面等了一會兒,也沒讓那些侍衛通報。
聽到了趙昊的話,他心中也有些安慰。
他一直教自己的孩子們,不要太看重一時的輸贏,
但真正能夠放到心裏的,卻並沒有幾個。
面對一時的輸贏,大多數的人,還是會有些心浮氣躁。
聽到趙浪的話,趙昊周圍的幾個年輕人都露出了一個笑容,
果然,他們還是贏了!
項大龍更是大大咧咧的說道,
「我就說老師你最公正了!」
「趙兄,這次可是你贏了,還不趕緊要賞賜!」
項大龍連忙催促着旁邊的趙昊,既然競爭有輸贏,那麼自然就會有獎勵!
這一次,趙昊很有可能跳過單個城池的管理,直接去管理一個郡縣!
這樣的提升是巨大的!
還能節省許多時間,也就在靠近那個位置的過程中,領先其他皇子皇女一步!
趙浪笑了笑,只當剛剛在外面沒聽到對方那一些咋咋呼呼的話。
轉而看向趙昊,他想看看對方會怎麼做,
面對這個好消息,趙昊臉上卻沒有露出太多欣喜的神色,而是連忙回到,
「父皇,那弟弟他沒事吧??他還年輕,身邊也多是商家的人,難免會有被蒙蔽的時候。」
「還請父皇網開一面,不要過於責罰!」
看到這一幕,其他人頓時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這時候趙昊居然沒有,趁機要賞賜,而是為趙商辯解。
趙浪也微微的眯了一下眼睛,神色有些複雜的說道,
「贏了有獎勵,作弊自然也有懲罰。」
「你為他求情,也可以,但你的獎勵可就沒有了。」
「本來朕想將雲中郡直接交給你的,所以你要想清楚。」
聽到這話,一旁的奴都不由驚訝的看了自家主人一眼。
要知道雲中郡,是自家主人之前還不知道自己身份之前,在草原那邊的基地,其中代表的意義,比管理這個郡縣本身要大的多。
誇張一點說,拿到這個郡縣的管理權,那也就離那個位置不遠了!
一般人不可能擋得住這樣的誘惑!
就在這時候,趙昊沒有絲毫遲疑的說道,
「孩兒,願意用自己的獎勵替弟弟免去懲罰!」
旁邊的項大龍回過神來,連忙說道,
「趙兄,你在說什麼!」
他剛剛都被對方的話弄得有些懵了,這麼好的機會打壓對方,
但趙昊這時候卻來這麼一手,簡直就是前功盡棄!
趙浪也一直看着對方,趙昊這時候繼續說道,
「父皇,我是大哥,也有為弟弟妹妹們做榜樣的職責,這一次他沒有做好,孩兒也有錯。」
「所以,懇請父皇答應。」
看着趙昊情真意切的樣子,趙浪,深深的看了對方一眼,隨後笑着說道,
「好!你這個做大哥的也總算有幾分模樣!」
「那既然如此,朕就答應了,你會被分派到靠近海邊的小城池去!再待滿五年!」
其他人聽得人都麻了,從管理一個離咸陽還算近的郡縣,到海邊的一座小城池,這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但趙昊還是沒有絲毫遲疑的說道,
「多謝父皇!」
項大龍直接氣的一屁股坐到了旁邊,他都已經懶得理對方了,這買賣,做的太吃虧了。
就在這時候,趙昊再次開口說道,
「只是父皇,孩兒還有一個請求,希望您能同意。」
項大龍這才打起了一點精神,,無論如何,做了這麼大的犧牲,
當然要有那麼一點點的要求!
趙浪眉頭微微一挑說道,
「你說。」
趙昊這時候極為誠懇的說道,
「還請父皇不要將這件事情告訴弟弟,以免他心中有負擔。」
項大龍這一次直接閉上了眼睛,這買賣,虧到家了!
就連趙浪也不由愣了一下,隨後神色複雜的說道,
「我兒良善,朕心甚慰。」
趙浪當然有懷疑,對方是不是故意,用這樣的辦法,
來偽裝成一個愛護弟妹,有責任心的大哥。
畢竟,這種以退為進套路他可沒少用。
而且以他對自己這個兒子的了解,對方可不是這種人。
但就算對方是裝的,只要對方能夠一直裝下去,他也不覺得有任何問題。
相反甚至會更加的高興,反正從一開始,他從來就沒有想過要培養一個無害的「好人」,
這樣的人只會害了大秦!
一句話,算是給這件事情定了下來,隨後趙浪看了看宮殿裏面的幾個年輕人,很快笑着,說到,
「你們這些年可都還習慣?」
項大龍這時候已經沒心思說話了,在一旁生着悶氣。
性格最活潑的齊格瑪首先說道,
「陛下,一切都挺好的,大秦好吃的好玩的比草原都要多。」
「只是我想知道,我什麼時候能和阿昊成婚?」
趙浪哈哈一笑,
「你們的年紀也到了,隨時可以,朕明天就去一封信,算是完成禮節,回信一到,你們就可以成婚了。」
齊格瑪頓時要做一個燦爛的笑容,行禮道謝。
倒是讓趙昊弄了個大紅臉。
趙浪在看,向魯元,
魯元這時候,遲疑了一下,隨後咬着牙說道,
「陛下,我想回去一趟。」
現在已經五年了,她聽從大漢來的商人們說,自己的兩個哥哥,此時的爭鬥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極為激烈!
她想回去看看自己能不能做什麼。
趙浪的眼神,微微變化了一下,很快說道,
「你離家已經5年了,回去一下也好。」
「我會讓人護送你。」
這幾年,對方都在趙昊的身邊,他交趙昊的時候,也從來沒有避開對方,也得到了相應的鍛煉,
早已經不是,當初那個青澀的小女孩了。
這裏面當然有他的一些想法,比如對方或許能成為大漢的女王。
他沒有指望對方,這一次回到大漢了之後,就能夠到那個位置。
還是那句話,人生的輸贏並不在一時之間。
高句麗的例子擺在那裡,潛移默化就是了。
得到趙浪的同意,魯元頓時露出了一個笑容說道,
「多謝陛下!」
一旁的趙昊,想說什麼,但最終還是保持了沉默。
趙浪在誇讚了周亞夫和晁錯之後,便起身離開,
等趙浪離開了之後,項大龍才沒好氣的說道,
「這下好了,幫着你努力了好幾年,最終卻只得到了一個靠海的小城。」
「你連人情都不賣給你那個弟弟,都虧死了!」
在他看來,這次的買賣,實在是虧得無以復加。
趙昊卻只是笑了笑,說到,
「吃虧是福。」
然後便對一旁的魯元說道,
「我陪你一起回去一趟。」
魯元搖了搖頭回道,
「路途遙遠,你的身份已經不允許你這麼做了,你放心,我回去一趟就會過來。」
看到對方堅定的樣子,趙昊也只能同意。
一旁的齊格瑪笑嘻嘻的說道,
「那你要抓緊,
不然就只能用我用過了的!」
這話直接讓魯元鬧了一個大紅臉,
「你在胡說些什麼!」
很快兩人就打鬧起來。
這不由讓一旁的項大龍,有些鬱悶,嘀咕道,
「這男男女女的,也不害臊。」
但隨後想起了什麼,直接朝着外面追了過去,
此時,趙浪帶着人走到宮殿外面,後面方就傳來了一陣喊聲,
「老師,老師你等等我。」
趙浪回過頭,就看到項大龍一路跑到了他的面前,隨後有些扭扭捏捏的問道,
「老師,怎麼這次回來沒有看到安安?」
聽到這話,趙浪的臉色頓時微微有些古怪起來。
(安安)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