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歷史›帶着系統來大唐
帶着系統來大唐

帶着系統來大唐農家一鍋出

標籤: 歷史 帶着系統來大唐 李成器 李易
《帶着系統來大唐》,以李易作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網絡作家「李易」傾力打造的一本歷史,目前正在火熱更新中,小說內容概括:李易穿越了,帶着一個壽命系統穿越了,只有做出有利於唐朝社會發展的事情,才能增加壽命。而此時他的壽命以時辰來計算,然後他遇到了對他隱瞞身份的皇帝李隆基。故事從這裡開始。 李易:只要能增加我的壽命,要啥技術我都有。...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19:1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如大棉花團一般的濃積雲在天上慢悠悠飄着,溝渠中的水清澈見底。
一群群不到一寸上的小魚在水裡游來游去,旬日放假的孩子們光着小腳雙手合攏兜魚。
長安東市專門批發零售干蠶豆的趙迂坐在門口曬太陽,順便看自己的孫子孫女跟其他孩子玩耍。
「碰了水的手別放到嘴裏,臟,會肚子疼。」
趙迂重複着提醒,哪家的孩子要咬指頭他必然說一聲。
天氣好,店裡的夥計分批次把蠶豆扛到後面的小院里鋪開晾曬,避免爛掉。
由於交稅,趙迂的兩個兒子去年考科舉,明算科丙第。
如今正在萬年縣衙門中當小吏幫忙算賬,主要負責稅的方面。
他非常自豪,算賬從小教兒子,本不能科舉,交稅後,給名額。
等過上兩年,第三個兒子也考,考進士科試試。
他喝着茶水,感覺這就是福氣。
「哎呀!」「哈哈哈~~」一個小孩子腳下滑,撲倒在水裡,周圍傳出其他孩子的笑聲。
趙迂放下茶杯衝過去,拎起孩子,對癟着嘴要哭的孩子說「不怕,不怕,有米花棒吃。」
「呃!」孩子聽到有好吃的,瞬間變臉,眼睛看着趙迂。
「站好,衣服脫了晾,褲頭穿着,別露***。都過來洗手,吃米花棒。」
趙迂招呼着,進去端水盆。
孩子們圍在一起洗手,等着吃。
趙迂又進屋取出七個米花棒,一個孩子一根。
他家中略有薄財,換許多米花棒,但凡帶孩子有一同來買蠶豆的都給孩子一根。
賣是不敢賣的,李家莊子限制,被人舉報,怕影響兒子仕途。
「爹、大伯。」正吃着米花棒,趙迂的孫子和孫女向一個方向喊。
那邊來了一群人,不時有人進到旁邊的店中。
到這裡的是趙迂的二兒子趙子和,趙迂一愣,今日二子怎麼提前回來?
「豆子,你怎麼不在衙中做事?」趙迂問兒子趙子和,豆子是趙子和的乳名。
「趙掌柜的,我們是戶部稅務部門的人,你的店可是從年初到上月末交了五緡四百一十錢的稅?有四個僱工?」
趙迂的兒子對趙迂說話。
「豆子啊,家裡有什麼你還不清楚?你管我叫什麼?」趙迂有一點點茫然。
「趙掌柜的,是這樣,朝廷感念行商繳稅者之苦,故以員工數為準,退不超過總稅額百分之三十的稅。
就是做買賣不容易,雇了夥計,按照人來把交的稅再還回來一部分,不能高過交那些錢的三成。」
趙子和擠擠眼睛,按照官方的要求來說,對帶百姓要親切。
「給了的錢還能拿回來一些?拿多少?朝廷居然會往外吐錢,不容易呀!」趙迂這回聽懂了。
同時明白兒子代表官方,不好跟自己太過親近。
哎呀!兒子當上官,說話都不一樣了。
「爹,給你吃米花棒。」趙子和的女兒掰下來一截墊腳舉手給父親。
「大伯,還有我的。」小男孩也送。
「好好好!不過本官有公務在身,不得接受百姓饋贈,尤其是孩子的。自己吃,給,拿回去,中午再吃。」
趙子和高興,順邊從衣服兜里掏出個荷葉包的東西。
小男孩兒把棒子交給姐姐,接過東西,小手那個快呀,直接打開,裏面是一個大的滷雞腿。
「雞腿哪來的?」趙迂擔心,兒子別犯錯誤。
「挨家給退稅,晌午回不去衙門吃飯,衙門讓帶出來,午後回去還有得吃。」
趙子和笑着說,告訴父親沒有問題。
「你給了孩子你吃什麼?」趙迂不擔心犯錯誤的問題,關心兒子。
「早上吃得多,午後就回去,餓不着。」趙子和笑笑。
「這就快到晌午了,家裡做過水飯,快進來,都進來,一人一碗過水飯,吃完再走,快,扒拉兩下就到肚子里了,不耽擱。」
趙迂要拉着幾個人進去,兒子的同僚。
「子和,我等去前面了,這幾個相鄰的店你管。」
旁邊的人跟趙子和說,又對趙迂點點頭,他們讓出來時間。
「多謝!」趙子和道謝,他的字和名一樣,子和。取字的人說子和『字』相合。
「你們進來吃飯,別站在外面。」
又招呼孩子們,人家在自己家門口玩耍,一頓飯還供不起?
說著他把要拒絕的孩子們給帶進去,剛才做飯的時候就讓多做,早有準備。
「大郎回來了?來,你們跟我走。」趙迂的老伴兒在裏面,剛才就站在櫃檯往外看。
她帶孩子們先去吃,兒子就不用她管了,天天見面。
三個兒子都娶了媳婦兒,住的地方挨着。
三兒子在家讀書,也有學堂,不過不是孩子們的班兒。
二兒媳婦和三兒媳婦在衣盟做事情,大兒媳婦在店裡幫忙,順便做飯。
「爹,這裡是二百七十一錢的洗澡票,一個票一錢,只能在固定的浴池用。
一個員工給退百分之一的稅,咱家雇四個,不過小雨我也報上去,她在家裡幹活。
爹你和娘不算,這樣就是五個人,五緡四百一十錢的稅,退半成,二百七十錢又五分。
只要後面有零頭,自動進位,正好二百七十一錢的澡票。」
趙子和拿出來一大摞澡票給父親看,澡票正方形,正面黑紅兩色,同時留空白的圖,後面是戶部稅務部門的印章。
這個好作假,簡單,雕版套印就能印出來,後面的印章呢,拿泥、蘿蔔都能雕。
雕刻完印章,那個罪……
「這得洗多少次澡?給他們用?」趙迂看着皺眉頭,夏天誰去浴池洗澡?
「可以賣,不但能洗澡,還能在浴池裏面買肥皂,如不去洗,買回來肥皂用。
只是那樣,別人家的夥計有,咱家的沒有,京兆府找個熟手不容易。」
趙子和不給父親做主,他說情況,省下這個錢自己用,夥計會離心離德。
人家不幹了,事情傳出去,再想找熟手,別人知道後也不來你家。
蠶豆的大小、品相需要熟悉的夥計來處理,分揀和儲存。
「照此說來,不是給咱家的。」趙迂明白了。
「是李東主給長安百姓的,要消除虱子和蟣子,主要用來買肥皂,幹活累了,泡個熱水澡,也挺舒服。」
趙子和把話挑明,你不給夥計就是你的,你換一堆肥皂用,給夥計發肥皂同樣行。
「為什麼不直接換肥皂?非得是洗澡的票。」趙迂不解。
「肥皂只有李家莊子賣,朝廷給李家莊子好處?」趙子和說出答案。
「朝廷給李家莊子好處怎麼不行?李東主是什麼人啊。」趙迂覺得沒問題。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