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回到明朝斗朱棣
回到明朝斗朱棣

回到明朝斗朱棣張浩朱允熥

標籤: 回到明朝斗朱棣 朱允熥 藍玉 都市
網文大咖「張浩朱允熥」最新創作上線的小說《回到明朝斗朱棣》,是質量非常高的一部都市,朱允熥藍玉是文里涉及到的關鍵人物,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前世的張浩,這一世的朱允熥,在三十九歲的年紀,抑鬱而死。他的後代,甚至被朱棣逐出了朱家的宗廟。他既然重生,就不允許這樣的慘劇,在他的身上發生。「我要那個皇位,我要開創一個不一樣的大明帝國!」大明,大明,多少人心中永遠的痛!痛它的風華絕代,痛它的舉世無雙,痛它的江山如畫,痛它的歌舞昇平...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11:5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如此一來,皇城宿衛看似沒變,其實里里外外都讓變成了皇上絕對信得過的人!」
沒有選他,李景隆心中微微有些遺憾,但稍加思索就明白皇帝的用意。
這是完全隔斷了紫禁城內外,裏面的消息不會有半點傳到外邊,同時也完全杜絕了,公侯掌兵涉及到皇城的宿衛。
侍衛親軍在里,十二衛整合而成的羽林軍在外,一里一外使得既涇渭分明,又相輔相成。
此時,朱允熥一句話,突然讓李景隆愣住。
「朕的親軍,軍餉單獨由戶部發放!」
不但李景隆愣住,其他幾人也是面面相覷。
這時,王八恥再次站在門口,「萬歲爺,幾位大人來了,時候叫進?」
「傳!」
~
片刻之後,戶部尚書張紞,吏部侍郎侯庸,工部侍郎練子寧,廉政院尚書暴昭,新任禮部尚書任亨泰,辛彥德等人依次進來。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任亨泰,所有人都以為夏原吉會在鄭沂之後接任禮部,甚至皇帝也說過一嘴,但最後還是親點了這位。
任亨泰的母親是大元烏古倫氏公主,妻子也是蒙古貴胄之後,出身豪門氣度非凡。
「張紞,朕正說到以後朕親軍的軍餉由戶部單獨發放,你就來了!」朱允熥說完,笑着端起茶盞。
幾乎所有人都目光都看向了張紞,看他怎麼說。
後者端坐,笑道,「臣合計了許久,軍餉發放事關重大,而且也沒直接從戶部發到將士們手裡的先例」
說著,他繼續笑了笑,「還有就是,那麼多人都來戶部要錢,戶部也記不住誰是誰?」
「所以,臣和工部商議之後,先做了這個出來!」說著,從袖子中掏出一物,像是銘牌一樣的東西,遞了過來。
銘牌呈黃色,好似是銅的,上面刻着小字。
朱允熥拿在手裡,銘牌正面刻着侍衛親軍某某,何年何月當兵,軍餉幾何,面則是長長一串大寫的數字,繁複難認。
「這銘牌上記錄士卒的姓名籍貫,家中人口,還有所屬番號,軍餉多少。」張紞笑道,「這些東西,其實在兵部和五軍都督府的名冊上都有,可以防止有人作假。」
「後面的數字,是對應戶部的賬冊。每當發餉的時候,士卒帶着這牌子到戶部單獨負責發放軍餉的衙門,兩下想對應之後,按數目發放!」
別人似乎可能一時沒懂,但朱允熥已是全然知曉,因這東西就是他授意的
這小牌子,就是身份證加銀行卡的綜合體。
一人一牌,錢糧一目了然,看誰還能鑽空子吃空餉喝兵血?
「嗯,此物甚好!」朱允熥點頭,「用起來也方便,上面的軍餉錢糧數目也一目了然!」說著,笑笑,「若是士卒升遷,這塊上交作廢,再換一塊牌子就是了。」
「皇上聖明!」張紞微微一笑。
平安看看那塊牌子,有些欲言又止。
「你有話說?」朱允熥問道。
「臣是覺得,拿着這小牌子去領餉兩萬多人要領到什麼時候?」平安低聲道。
「分批即可!」在朱允熥的示意下,張紞開口笑道,「其實看似要用很多人人手,要用很多時間,實則不然!」
「就以皇上的侍衛親軍為例,都是有名冊的,名冊按照番號歸類。到時候比方甲子營先領,那戶部的人就照着甲子營的名冊比對,銘牌後面的數字跟戶部的名冊是對應的,一看便知!」
沒有電腦的時候,繁雜的文書工作就是要先歸類,就好像查字典的偏旁部首一樣。
「可是,軍中許多士卒不識字啊?」平安繼續問道。
「這也無妨!」張紞笑道,「發放軍餉是戶部的人,但監督發放的是兵部,自然不敢少了將士們的血汗錢!」
平安皺眉,還是想不通。
對於他這種老行伍來說,這樣的事還是有些難以明白。
「任何新事物一開始都是困難重重,不被人接受,但一旦接受之後,就會發現其便捷之處!」朱允熥放下銘牌笑道,「所以,朕讓朕的親軍和大內侍衛先試行一陣。若是好,那就全軍推廣!」
說著,頓了頓,語氣忽然頗為不善,「所以說,大明朝到底有多少兵,要弄得清清楚楚才好,不然不管中樞想得多好,也是一筆糊塗賬。」
「若是天下兵士都如此領軍餉,那」駙馬梅殷也疑惑道,「皇上,那比如說邊鎮和衛所怎麼辦?」
朱允熥笑看張紞,後者笑道,「駙馬爺多慮了,到時候可以由各地的錢莊現行代付,隨後戶部補足!」
「錢莊?」梅殷更是想不懂,可是也不敢再問。
「代付,哪個錢莊有那麼大的本錢?」平安疑惑道。
「都什麼腦袋,笨的出奇!」
李景隆心中暗道,「皇上這是要辦錢莊了,藉此直接把大明朝到底有多少兵弄得明明白白,杜絕將校吃空餉杜絕冒領。邊鎮地方衛所一年才發一次,這個法子三五天就發完了。」
「人家張紞既然這麼說了,定然早就有了完全之策。你管他有沒有本錢做甚,大明朝有這個本錢,朝廷的錢莊就有。到時候錢莊發餉,不但沒地方吃空餉了,衛所有多少屯田,每年進項多少都給你查個底掉!」
「你真以為錢莊就是用來發錢的?等大頭兵們習慣用錢莊,後勤軍需戰馬器械都是通過錢莊的賬,誰都別想着上下其手!」
「朕看不錯!」朱允熥一錘定音,「就先從朕的親軍開始試行。」說著,看看工部練子寧,「造幣的銀子可還充足?」
「回皇上,正月初三,東瀛銀山送來純銀七十萬,儘是夠的!」練子寧說道,「臣奉旨,專門用以鑄造軍餉,專款專用!」
七十萬純銀大概能製造一百萬的銀元,現階段光是軍餉根本用不完。白銀有着超強的購買能力,一塊銀元起碼五百斤大米。而且軍卒的軍餉,除了銀子還有糧食布匹等,也不可能全給現錢。
「嗯,不錯!未雨綢繆,值得嘉獎!」朱允熥笑笑,「人力有時窮,朕深有感觸,身邊的許多事朕一個人忙不過來,都要靠你們這些臣子,多想多做多說!」
說著,目光再看一眼群臣,「朕在乾清宮外設置了南書房,欲選拔辦事大臣,每日在南書房值班。」
話音未落,頓時群臣眼睛發亮。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