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驚濤駭浪
驚濤駭浪

驚濤駭浪許一山陳曉琪

標籤: 驚濤駭浪 許一山 都市 陳勇
《驚濤駭浪》是難得一見的高質量好文,許一山陳勇是作者「許一山陳曉琪」筆下的關鍵人物,精彩橋段值得一看:天上掉餡餅,最美縣花主動委身下嫁基層科員,這背後究竟隱藏着什麼秘密? 他,出身農門,撿漏當了公務員,憑着紮實的專業知識,無數奇遇,從一個小科員逐漸成長為一方大員,抱得美人歸。...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2:4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1665章友誼小船,說翻就翻
一個星期後,中部省成立了一個新的領導機構——融城計劃領導小組。
要注意一個詞——領導小組。
既然是領導小組,必然要超越管委會的結構,也必然超越全省所有地市架構。
融城計劃領導小組組長由陸書記親自擔任,副組長只設一人,由許一山擔任。令人疑惑不解的是,龔省長居然沒名列進去領導小組。
明白人一眼就能看出來,所謂的融城計劃領導小組,其實就是一個新權力的誕生。擁有這個權力的人,就是副主任許一山。
一個新機構,兩大省委常委坐鎮。由此可見領導小組的重要性。
有了新身份,許一山在推行三市同號的問題上再無阻力。同時,三城同運的公交系統問題也很快得到了解決。
在三城同運的問題上,過去一直在扯皮。桔城堅持由桔城公交系統獨立承運,而逸陽和香河二市都不想這塊蛋糕讓桔城獨吞。
曾經試運行一段時間的三城聯運公交系統,因為各自意見不同,而出現了癱瘓。
逸陽和香河二市居然不允許桔城公交進城。桔城開行的公交車,到了逸陽、香河二市的邊界便無法再往前一步。
三城聯運的公交計劃名存實亡。
許一山以融城計劃領導小組副組長的身份,召集三家開了一個協調會。為平衡矛盾,他決定讓三市各出資一部分,組成一個新公交公司。
同時他嚴格規定,三城聯運實行一票到底制。
許一山的強硬決定,開啟了三元游遍三城的時代。也就是說,乘坐聯運公交公司的任何一輛車,只需要上車支付三元車費,便能走遍三市。
兩步計劃順利落地,融城計劃初現輪廓。
這時候,人們似乎看出來了融城計劃的真正意圖。三市同號同車,預示着大城市群一體化的進程拉開了序幕。
許一山在中部省的一舉一動,都未能躲過遠在中原省胡進的關注。
電話再次響起來的時候,距離胡進給許一山的上一個電話,已經過去了整整兩個月。
「老許,大動作嘛!」胡進在電話里笑了笑道「你準備要玩個什麼花樣出來啊?」
許一山重新規劃定位的融城計劃,將胡進原來的計劃幾乎全部推倒了重來。這等於就是在否認胡進過去的政績,否定了胡進原來的執政方向。
自己的政績和執政方向被他人否定,這是原則性的矛盾。是被人全盤否定的矛盾。
因此,胡進的話,一開始表現為冷嘲熱諷,緊接着,他的質疑便鋪天蓋地砸了過來。
「老許,你的意思,我過去都錯了?」
「沒有啊。老胡,你想多了吧?」
「我想很多了?」胡進冷笑着道「你不會忘記吧?當初是你讓我買地造城的吧?為什麼你現在要把我苦心積累下來的東西一腳踢開?」
胡進的話,顯然是針對許一山要將梁氏兄弟手裡的項目轉讓給桔城容海的事。
在許一山的新規劃里,融城管委會名下是不需要任何實業資產的。既然已經定位為協調機構,就無需把時間和精力投入到經濟發展這個點上去。
融城的根本目的,就是實現三市政治、經濟、文化的完全融合聯通。只有這樣,大城市群的規模才會顯山露水地屹立在人們面前。
「老胡,我是這樣想的……」
「你不用把你的想法告訴我。」胡進打斷他的話說道「老許,你已經讓我丟盡了臉了。聽說,有人在背後說我喜歡搞面子工程,勞民傷財了。」
「這都是胡說八道,也是謠言。老胡你可別當真。」
「眾口鑠金這個道理你不會不懂吧?」胡進的態度一直維持在冷冰冰的狀態,絲毫感受不出他們作為曾經的兄弟溫情。
在胡進看來,許一山阻攔梁氏兄弟全身心的跟隨自己,就是故意在削弱他的力量。
他要想在政治上冒出頭來,必然要有讓人耳聞眼見的政績。而這些政績,需要資本來創造。梁氏兄弟作為資本方,本該是一把利器,如今卻被他許一山削去了一半的鋒芒。
「梁的事,我沒計較就算了。」胡進聲音高了不少道「你現在是變本加厲了啊,在中部省全面否定了我。」
許一山急忙解釋道「老胡,你是真誤會我了。」
「誤會了嗎?」胡進冷笑一聲道「許一山,你心裏在打什麼算盤,別人不少看不出來啊。不過,你想踩着別人的肩膀往上爬,這個可能性恐怕很危險。」
許一山一聽到胡進叫出他的名字,心不由往下一沉。
從他們認識的哪一天開始,胡進幾乎就從沒叫過他的全名。一句「老許」,將他們之間的距離瞬間縮短得幾乎沒有距離。
他們的感情,完全可用異姓兄弟來形容。
而現在,他直呼其名,這是在告訴他,他們之間的友誼從此將蕩然無存。
通話結束,許一山心裏湧起來一絲傷感。
在他心裏,他一直將胡進當成最好的兄弟、朋友和師長。是胡進讓他開闊了眼界,讓他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記得第一次跨進胡進在燕京的四合院家裡時,他就被胡進家裡那種低調的奢華所震撼到了。
胡進讓他欽佩的是,明明是個公子哥兒,身上卻沒一絲的紈絝之氣。
在許一山看來,胡進與梁國明兩人,恰好形成鮮明的對比。
梁國明是少時紈絝、高調、浮誇。而現在,他低調、沉斂,隱藏得很深。
胡進是少時低調,沉穩。到現在他高調、張揚。
他喜歡胡進的這種性格。有時候他想,如果胡進不在仕途,而在江湖,他一定是個非常講義氣的江湖大哥。也就是說,胡進是個性情中人。否則,他不會在這個時候給自己打這樣的一個電話。
反觀梁國明,他現在給人就是一種忠厚老實的形象。他將什麼事都深深隱藏在內心深處。這種不輕易表達自己喜厭的人,往往是最可怕的人。
梁國明去了山城,這段時間都沒他的消息。他現在以尊重老人聞名,據說,梁國明在任上很少強硬決定。任何事情發生,他第一時間是去拜訪老人,徵求他們對事情的看法。
如果老人的意見出現偏頗,他會以法律為依據,拿出自己的決定。
梁國明被視為年輕幹部當中最穩重的人。
而胡進在中原省,情形就大為不同。他到任不到一個月,就推出了改造中原的大規模拆遷活動。這件事還上了新聞,被盛讚為最有魄力的年輕幹部之一。
他突然想家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