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冷傲夫君灼情狼
冷傲夫君灼情狼

冷傲夫君灼情狼林綰綰蕭夜凌

標籤: 冷傲夫君灼情狼 林綰綰 玄幻 許易
玄幻小說《冷傲夫君灼情狼》,主角分別是許易林綰綰,作者「林綰綰蕭夜凌」創作的,純凈無彈窗版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如下:一個發光體,格外引人注目。男人的眼神是炙熱而迷戀的,女人的眼神則是羨慕嫉妒恨!女人一身大紅色的緊身連衣裙,襯的皮膚雪白。絕美的臉!纖細的腰!修長的腿!性感,帶着罌粟般致命的吸引力!男人們的目光若有若無的落在女人身上,卻因為女人面容清冷,沒有人敢上前搭訕。「媽咪!」女人身邊的小男孩喊了她一聲,眾人就看...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15:3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與此同時。
姜王府的書房裡。
楚亦辰和幕僚們在書房裡也在討論皇帝生病的事情。
書房裡燒着炭,整個屋子暖融融的,但屋子裡的氣氛卻冷沉而凝重。
楚亦辰面色陰沉的聽着滿屋子幕僚的話。
「王爺,當下最重要的事情,還是想辦法探探乾清宮的情況。」
「……」
楚亦辰一拍桌子,怒道,「你們當本王不想探?如今乾清宮裡不讓進不讓出,別說是本王和母妃,就是太子和皇后都進不去。」
「有個人不是可以自由進出嗎。」
楚亦辰一愣,「你們是說了悟大師?」
「正是。」
「了悟大師是陛下最信任的得道高僧,他每隔幾天就會去一趟御膳房,也許王爺可以從了悟大師身上入手。」
楚亦辰咬牙道,「那就是一個不知好歹的老禿驢,本王向他拋了多少橄欖枝,他都不肯站在本王這邊,本王就是去找他,肯定也是碰一鼻子灰。」
「可如今也沒有別的法子了。」
楚亦辰沉着臉不說話。
就在此時。
蘇長風突然開了口,「王爺,屬下以為,如今乾清宮的消息倒是可以先放到一邊,眼下的當務之急,皇上重病,不召王爺和太子去乾清宮侍疾,卻要召靖王回京,皇上他這旨意有何深意。」
「……」
楚亦辰面色一凜,「長風的意思是,父皇他想傳位給老四?」
蘇長風點頭。
「靖王在阜城修堤壩,私底下還在查阜城的那些官員……不管是修堤壩還是查官員,對皇上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可皇上卻不管不顧地讓靖王回京。除了他想傳位給靖王,屬下實在想不出皇上讓他回京的第二個理由。」
聽蘇長風提起靖王,幕僚們對視一眼,不說話。
誰不知道蘇長風是靖王的小舅子。
他身份敏感。
本來不該發言,但這個時候卻說話了,說的還是這樣的話。
立馬有跟蘇長風不對頭的幕僚站了出來,「蘇公子慎言!許是陛下龍體不適……想把幾個皇子聚集到一起,等人到齊了再宣布一些事宜。」
「呵!」
蘇長風冷笑一聲,他看着說話的那幕僚,「牛大人,您說這話,自己信嗎!我知道您信不過我,無非是覺得靖王是我姐夫,認為我不是全心全意幫王爺分憂。在下可以明確告訴您,王爺是在下選的主子,在下就是肝腦塗地,也會盡全力輔佐王爺。」
牛大人也冷笑,「若蘇公子真沒有二心,你姐姐又怎麼會嫁到靖王府。」
「姐姐的婚事,是父親在世時候做的主。」
「不管是誰的主意,你姐姐也是靖王府的侍妾。」牛大人冷冷道,「蘇公子跟我等不一樣,畢竟蘇公子是有退路的人。」
「……」
楚亦辰聽着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地吵架,沒有阻止兩人,見兩人吵得差不多了,才豎起手掌,做了個停止的手勢。
他溫和地看着蘇長風,「長風,本王自然是信你的,你覺得,如今這形勢該如何?」
「很簡單!」
蘇長風眯起眼,稚嫩的臉滿是陰鷙,「釜底抽薪。」
「哦?」
「不管皇上讓靖王回京是什麼原因,我們只要想辦法,讓靖王回不來就行了。」想到他父親慘死,楚莫寒作為女婿卻連父親的葬禮都沒有參加,蘇長風心裏只有怨恨,他扯起嘴角,「只要靖王死在外面,就算皇上想立他為儲……也是枉然。」
楚亦辰覺得他說得有道理。
蘇長風繼續道,「靖王在京城的時候,我們不好下手,但如今他在阜城。他在阜城又是查阜城的官員,又是流民起義……他死在阜城是他命不好,查不到王爺頭上來。」
「……」
蘇長風又道,「就算查到了也無礙。如今太子的身體已經是苟延殘喘,二殿下雙腿殘疾,只要靖王一死,就算皇上明知道是王爺做的,也不會追究王爺的責任,畢竟……除了王爺,皇上已經沒有其他的選擇了。」
沒錯。
只要楚莫寒死了,父皇怎麼想根本不重要。
他會是唯一的儲君人選。
楚亦辰心潮澎湃。
「你說得對,只要楚莫寒死了,本王如今所有的困境都將迎刃而解。」
徽州是刺史周齡的地盤。
沒人知道周齡是他的人。
楚莫寒和太子還以為周齡是太子黨,對周齡也沒有防備。
殺楚莫寒。
再沒有人比周齡這把刀更合適的了。
這步暗棋埋了這麼多年,終於派上用場了。
楚亦辰覺得蘇長風這建議,算是說到了他心坎上,見蘇長風欲言又止,他當即道,「長風是不是還有話說?」
「是。」
蘇長風再沒顧忌,繼續道,「靖王久經沙場,是出了名的常勝將軍。王爺要殺他,務必要一擊即中,否則他必然反撲,此人武功高強,又擅長用兵法謀略,若是反撲恐怕會有後患。」
「本王心裏有數。」
蘇長風之所以擔心,是因為他不知道周齡是他的人。
在周齡的地界,就算楚莫寒是條龍,也得盤着。
他有十成把握讓楚莫寒埋屍阜城。
見楚亦辰神色篤定,蘇長風微微皺眉,他想提醒姜王,楚莫寒不是一般的對手,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但……
他也知道姜王為人自負,他若是把這話說出來,姜王必然不高興。
蘇長風只能把話咽回肚子。
他又說,「比起靖王,屬下覺得,王爺最該小心的人是譽王。」
「皇叔?」
「是!」
蘇長風沉聲說,「江南富庶,這兩年譽王殿下雖然不在江南,但江南招兵買馬從未停過,現如今,誰也不知道譽王殿下手裡到底有多少可用之兵。」
「譽王殿下的立場一直都不明朗,也或者……他不站王爺和太子黨是因為有自己的心思,總之,此人不得不防。」
楚亦辰若有所思。
一屋子人在書房裡待了整整一日,天黑之後,楚亦辰才揮手讓幕僚們離開,但他單獨留下了蘇長風。
「王爺有何吩咐?」
「沒有。」
楚亦辰拍拍他的肩膀,「別緊張,就是跟你隨便聊兩句,你父親的死,還沒放下?」
「……」
蘇長風眼底湧起血色,咬牙切齒道,「殺父之仇,不共戴天!王爺,屬下只求您一件事,他日您登上高位,把譽王和蘇星兒那賤人交給屬下處置!」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