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溺寵前妻無上限
溺寵前妻無上限

溺寵前妻無上限容姝傅景庭

標籤: 傅景庭 容姝 溺寵前妻無上限 玄幻
玄幻《溺寵前妻無上限》目前已經迎來尾聲,本文是作者「容姝傅景庭」的精選作品之一,主人公容姝傅景庭的人設十分討喜,主要內容講述的是: 再見面時,她在別的男人懷中。 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 「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 「這是我的事,好像和傅總無關。」女人笑靨如花...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2:2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傅景庭還沒來得及回應,容姝就已經飛快的舉起了手,「我要我要,我要看。」
她也想知道,阿起的小夥伴兒們,到底把蘇城打成了什麼樣。
實在好奇得緊。
傅景庭又看了一眼迫不及待的女人,最後微微點了下頭,「把照片拿出來吧。」
「好的。」張助理應了一聲,伸手在西裝口袋裡摸了摸,摸出了自己的手機,然後點了兩下,把手機遞過去,屏幕面向容姝和傅景庭兩人。
容姝和傅景庭微微往前探了探身,好讓自己看的更清楚一些。
這一看,容姝就看到了張助理手機里的照片了。
照片是被後期放大了的,沒有非常高請,反而有一點點掉幀模糊。
不過好在並不影響觀看。
只見照片里,蘇城靠坐在一堵破敗的牆壁上,鼻青臉腫的,鼻子和嘴角還滲着血,眼睛也是一大一小,大的那個是正常的眼睛,小的那個自然是被打了,已經睜不開了。
不止如此,蘇城渾身也是亂糟糟的,頭髮也亂成了一個雞窩,看起來十分狼狽,哪有還有她過去見到的那麼光鮮亮麗,一看就是養尊處優的模樣啊。
現在的蘇城,看上去要多可憐有多可憐,活像一個乞丐似的。
而且胸口以下的位置,一個棕色的麻袋是那麼明顯。
並且他的下半身,還依舊在麻袋裏面,沒有完全出來。
顯而易見,蘇城這個樣子,是被人剛剛從麻袋裡放出來,且也只放了腦袋和上半身,下半身還沒來得及解救呢。
「被打的真慘啊。」容姝靠回了座椅後背,嘖嘖了兩聲感嘆。
傅景庭挑了下眉,沒有說話,也跟着靠了回去。
張助理也把手機收了起來,「是啊,瞧這滿臉烏青的樣子,可見打他的人,是特地照着他的臉打的,不過我估摸着,他身上的傷也只多不少,就是可惜我們的人怕被發現,只敢遠遠的拍照,所以拍出來的照片不是那麼清楚,不然還能看的更仔細一些,說不能具體知道蘇城傷成什麼樣了。」
「這有什麼,讓人查一下蘇城去的哪個醫院,了解他的傷情報告不就行了?」傅景庭輕啟薄唇提點。
張助理又拍了一下大腿,「對啊,我怎麼把這一點給忘了,我這就讓盯着蘇城的人去問問。」
說著,張助理就低頭在手機里打字發消息了。
一邊發,一邊又說「真不知道蘇城這次得罪了什麼人,被人這樣報復,說不定我們還可以主動結交一下,畢竟仇人的仇人就是朋友嘛,也許對方還知道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一些有關於蘇城的事情呢,這對以後我們收拾蘇城也有好處。」
容姝搖頭。
表示自己真不知道有關於蘇城的其他事。
她對於蘇城的了解,還沒對他們多呢。
容姝的反應,再一次被男人看在眼裡,男人心裏更確定了什麼,低笑了一聲,「那你要失望了,打蘇城的人,並不知道蘇城很多事情,所以你得不到想要的東西。」
此言一出,張助理和容姝雙雙看向傅景庭。
「傅總,你怎麼這麼確定?」張助理問。
剛好這個問題,也是容姝最想知道的。
傅景庭沒有理會張助理,似笑非笑的看着容姝,「是你讓人打的蘇城的吧?」
容姝瞳孔緩緩放大,整個人都呆住了。
張助理更是震驚的聲音都拔高了,不可置信的朝容姝看去,「什麼?套蘇城麻袋的,是容小姐你?」
容姝看看驚訝的嘴都合不攏的張助理,又看看一切盡在掌握中的的男人,最終嘆了口氣,「是我,不過你是怎麼猜到的?我可是一句話都沒說呢,也沒想過要告訴你來着。」
男人拉過她的手把玩,「我能猜到並不難,你的確沒有透露過蘇城是你讓人打的,但是你的表情和表現已經透露了。」
「表情和表現?」容姝眨了眨眼睛,眼裡滿是茫然,顯然沒有明白自己的表情和表現哪裡暴露了。
傅景庭把她的手拿到唇邊,輕輕吻了一下,這才繼續給兩人解惑,「在張程告訴我們,蘇城被人套了麻袋打了後,正常不知情的人的第一反應,應該是驚訝才對,即便是我,都會感覺到十分意外,意外蘇城怎麼會突然被人打了,而且還是被人用這種方式打的。」
「沒錯沒錯。」張助理連連點頭附和,「我剛剛也說了,我知道的時候,也以為是自己聽錯了,要不就是我們的人在跟我開玩笑,反正就是不敢相信蘇城被人打了,直到看到照片才相信的。」
傅景庭對張助理的話,不置可否,微微抬了抬下巴後,又繼續說道「但是小葉子你當時的反應卻沒有絲毫驚訝,一點兒也不意外蘇城被打了,反而還笑了,那種笑不是仇人被打了後感到暢快的笑,而是某種目的達到了後成功的笑,不意外蘇城被打,蘇城被打後成功的笑,一個人在什麼情況下才會同時出現這兩種反應呢?那就是你早就知道蘇城會被打,以及你就是打蘇城的人的情況下,才會同時出現這兩種情況,所以……」
後面的話,傅景庭沒有繼續說了。
因為容姝和張助理都知道是什麼了。
容姝無奈的攤了攤手,「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只要我不說,你就不會猜到是我做的,沒想到就算我嘴上不說,我的反應還是暴露了,當然,最讓我感到驚訝的是,在得知蘇城被打這麼讓人詫異的情況下,你還能關注我的反應,並且在短時間裏分析出真相,你還真是讓人害怕,我突然有些同情那些跟你作對的人了,根本瞞不過你的法眼啊。」
傅景庭又親吻了一下她的手指,並對她露出一個魅、惑眾生的微笑,「謝謝小葉子的誇獎,我感到非常榮幸。」
「去。」容姝嬌嗔了男人一眼,把手抽了回來,「誰誇獎你了。」
男人低笑不語。
張助理吞了吞口水,看着容姝的眼神,是那麼震驚意外,彷彿現在才真的認識她一樣,「所以容小姐,這件事情,還真是你做的?」
容姝不好意思的笑笑,「是我。」
張助理頓時倒吸一口涼氣,「乖乖,還真是讓人不敢相信,沒想到容小姐居然也會做這樣的事。」
容姝被他說的更加不好意思了,擺手乾笑了兩聲。
傅景庭優雅的疊起雙腿看着她,「說吧,為什麼要這麼做?」
張助理也眼睛發光的看着容姝,表示也想知道答案。
容姝吐了吐舌頭,「其實……我是想幫你出口氣。」
「幫我出口氣?」傅景庭先是一愣,隨後眉目變得更柔和了,就連聲音,這會兒也溫柔的彷彿要化成水一般,聽得張助理渾身起了雞皮疙瘩,忍不住搓了搓手臂。
「幫我出什麼氣?「男人看着容姝。
,content_n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