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平生只對他服軟
平生只對他服軟

平生只對他服軟許禾趙平津

標籤: 平生只對他服軟 許禾 趙平津 都市
完整版都市小說《平生只對他服軟》,甜寵愛情非常打動人心,主人公分別是許禾趙平津,是網絡作者「許禾趙平津」精心力創的。文章精彩內容為:許禾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青澀小花,但在趙平津眼裡,她的初次綻放也着實過於熱辣了一些。——平生只對她服軟。...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21:0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他抬腕看了看時間,就起身預備離開。
周穎見狀,忙放下酒杯送他出去。
她今晚穿了小禮服裙,化了精緻的淡妝,頭髮雖然短,但卻也綰了低低的髮髻。
趙承霖打量了她一眼,笑道「不錯,現在看起來很有個女人的樣子了。」
周穎也笑,但笑着笑着眼睛卻微微紅了。
「怎麼了這是?快訂婚了是喜事才對。」
趙承霖想着這麼多年了,他和喜歡的女孩兒在一起了,周穎也要嫁人了。
每個人似乎都有了很好的歸宿,一時之間,竟也有些說不出的感慨。
「趙承霖。」
周穎忽然大着膽子喊了他的全名。
從國外回來進入趙氏後,她就嚴格恪守了所有的規矩,再不曾如從前念書時那樣喚他的名字。
趙承霖眼底的笑意緩緩斂住,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下意識的想要出言制止。
但周穎卻已經開了口「我就要訂婚了,有些話,我一直覺得不合時宜,所以一直沒有說,但如果現在不說,可能一輩子都要埋在我心底了,趙承霖……你能給我一個說出來的機會嗎,我只是想要說出來而已。」
「周穎,既然覺得有些話不合時宜,那就不要再說了。」
趙承霖說完,轉身就向外走。
「趙承霖……你知道嗎。」
周穎的聲音很低很輕「我父母很恩愛,哥嫂懂事又孝順,他們都過得很好很幸福。」
「所以,我的世界的整個重心都可以圍着你轉。」
「你是我在京都生活工作下去的唯一動力。」
「你也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存在。」
「我這些年,好似都在為你而活,雖然你根本不知道分毫。」
「我沒想得到什麼,也沒想你有任何的回應,我只是不想讓自己留下遺憾。」
「趙承霖,你對於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人,是無可取代的重要和唯一。」
「哪怕我只是你一個無足輕重的下屬。」
趙承霖不知什麼時候停了腳步。
周穎的話,聽得出來是字字真心。
他雖然對她毫無男女之情,但卻也不免隱隱觸動。
是一個人生命里最重要的唯一啊。
趙承霖那一瞬間甚至在想,如果他喜歡的是周穎,他一定會很幸福吧。
「周穎,你就要訂婚了,你是個很聰明的女人,我相信你能把事業和家庭都經營好,你是我信重的下屬,也是我的同學,朋友,我是真心的希望你能幸福。」
趙承霖回身看着她「這些話你只說這一次,我也只聽這一次,以後,不管怎樣,就爛在你自己心裏吧。」
「這麼些年,除卻友誼,同窗情,上下級的情誼,對於我,你有沒有……」
「沒有,從來沒有過,哪怕一個瞬間,一秒鐘,都不曾有,周穎,你清醒一點,不要為了不愛你的男人傷神,亂了你自己生活的節奏。」
周穎的眼淚撲簌簌掉落,但她卻又笑着用力點頭「我記住了,趙承霖,我都記住了。」
「祝你幸福,周穎。」
趙承霖說完這一句,不再停留,他轉身大步離開。
周穎站在原地,隔着淚霧望着他遠去的身影。
她知道自己的這一份執念,該徹底的放下了。
趙承霖開車回了住處,換了機車服。
他拿了摩托車鑰匙下樓,一路飆車到了郊外山頂。
山風勁烈,猶如刀子一般凌虐着每一寸肌膚。
趙承霖到了山頂,摘下頭盔,他順勢後仰躺在了車座上,就那樣望着頭頂星空。
他自己都不知道望了多久。
久到彷彿夜色都深濃如墨。
他心裏那一個空洞,怎麼都填不滿。
不夠圓滿的童年,需要一生來治癒。
而他甚至不能確定,許苗會不會愛他到死去那一天。
他是個這樣古怪而又不討人喜歡的人。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一個丈夫或者父親。
他的人生,總不能拉着許苗來試錯。
可他卻自私的不願放過她。
想要她給他更多更多的愛,永遠沒有止境的愛。
但她還這麼年輕……
也許某一日她會遇上一個陽光璀璨的男人。
她會發現,原來正常的戀人和正常的戀愛是這樣的。
那麼她為什麼要去做那個治癒別人的葯,而不是被他人所治癒呢。
趙承霖在凌晨三點撥通了許苗的電話。
她應該是睡的很沉,電話響了很久她方才惺忪的接起「承霖哥?怎麼這會兒打電話給我……是出什麼事了嗎?」
許苗坐起身,一瞬間睡意全無,她有些緊張的攥着手機,心卻高高提了起來。
「喵喵。」
趙承霖有許多許多的話想要說,但那些話涌到嘴邊後,卻變成了莫名其妙的一句。
「你有戶口本嗎?」
「戶口本?我有啊,就在我卧室抽屜里呢。」
「那你有九塊錢嗎?」
許苗一頭霧水,卻還是點頭「有啊,怎麼了承霖哥?」
「那你把這兩樣東西準備好,等着我,天亮我去找你。」
「哦。」許苗哦了一聲之後,忽然後知後覺想到了什麼,那一刻,她只覺整個後頸都麻了一下「承霖哥……」
「還有四個小時天會亮,許苗,你想清楚。」
「想清楚什麼?」
「在緬國,嫁了人的姑娘,至死都是她老公的,連骨灰都是,沒有離異這一說。」
趙承霖顯然是撒了個大謊。
但更顯然的是,他們兩個人,一個睜着眼撒謊,一個睜着眼相信這個謊。
「可是你比我大十歲,我會活的比你久誒。」
「我死了以後的事我也管不着了,到時候你這個老太太不安分想要改嫁的話,我也無能為力,所以,這些不用考慮。」
「可是為什麼要我準備九塊錢?你要和我領證的話,連九塊錢都不願意出嗎?」
許苗覺得,自己總要扭捏那麼一下的,可是找的理由,聽起來卻幼稚又可笑。
「你以為娶個媳婦很容易嗎?結婚要準備聘禮還要準備彩禮,需要花很多錢的,能省就省一點吧。」
「哦……」
許苗忍不住的彎起唇角「你怎麼大晚上忽然發神經?」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