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秦塵周馨妍
秦塵周馨妍

秦塵周馨妍驚天戰龍

標籤: 劉暢 秦塵 秦塵周馨妍 都市
《秦塵周馨妍》這部小說的主角是秦塵劉暢,《秦塵周馨妍》故事整的經典蕩氣迴腸,屬於都市小說下面是章節試讀。主要講的是:「程少,您這是怎麼了?」餐廳經理看到程輝的樣子,面色大變。「這個混蛋打斷了我的腿,你趕緊給我將他抓起來。」程輝滿臉怨恨的指着秦塵。餐廳經理毫不猶豫的下達命令,「還愣着幹嘛,趕緊的動手把人控制住...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3:5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主人!」
看着跪在地上的葛天王和葛天候,以及天炎幫和碎星廟其他人,金冠臉色頓時大變。
「你這畜生,對他們做了什麼?!」
聽到金冠的怒叱,夜之夢魘冷笑一聲,說道「他們被我強行種下了神魂種子,從此以後,他們就是我的『夜奴』了!禿驢,你別著急,接下來馬上就是你了!」
話音剛落,夜之夢魘雙眼紅色光芒再次亮起。
而金冠剛才目睹葛天王等人被這紅色光芒所害,他怎麼可能還會輕易中招?
因此,只見他直接雙手合十,口中念誦起佛經。
雖然碎星廟主修肉身,但各種佛經也是必不可少的項目。
而隨着他佛經一念,他的身上,也亮起了陣陣金色佛光。
「嗡嗡嗡!」
只見金冠的外面,瞬間浮現出一個淡金色的佛鐘!
這佛鐘緩緩旋轉,竟然將夜之夢魘的眼中射出的紅芒給隔絕開來!
「哼!」
夜之夢魘見到這一幕,頓時冷哼一聲。
而正是這道聲波,竟然在金冠的上方形成一個半透明大鎚,並且直接朝着下方那金色佛鐘砸了下去!
「嘭!!」
只聽得一聲脆響,金冠那個佛鐘,瞬間就炸裂開來。
而金冠也是吐出一口精血,顯然受傷不輕!
「別拒絕,做我的『夜奴』吧!」
夜之夢魘冷笑一聲,眼中就要再次亮起紅芒。
見到這一幕,金冠狠狠咬牙,竟然伸出兩根手指,活生生把自己戳瞎!
「你這畜生,休想我給你當什麼『夜奴』!」
不得不說,金冠這麼一出,着實把夜之夢魘給搞得懵逼了。
它活了這麼多年,收服過很多的『夜奴』。但像金冠這樣的,它還是第一次見到!
「呵呵,你不錯嘛!我不殺你,就讓你在這黑暗之森自生自滅吧!」
夜之夢魘冷笑一聲,直接扇着翅膀飛走。
畢竟在這黑暗之森當中,還有好幾撥人。它必須要在秦塵等人趕到黑暗之森之前,把他們都收為『夜奴』。
不然的話,秦塵那邊人多勢眾,它還真不一定是對手!
「這個秦塵,沒想到還沒過去多久,他竟然連師妹都能斬殺!這小混蛋的實力,還真是提升很快啊!」
葛天王等人見夜之夢魘離開,亦是運起靈氣,緊緊地跟隨在夜之夢魘的身後。
而金冠在感受到身邊沒人之後,連忙在腦海中回憶他在黑暗之森走過的路線。
他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趕緊離開這個黑暗之森,讓其他人千萬不要再進入這恐怖之地!
……
此刻,在距離黑暗之森入口處。
一個空間傳送門突然出現在半空中,緊接着幾道身影從那傳送門裏面飛了出來。
「咳咳,狐靈王,你這個空間傳送門,是不是不太穩定啊?我怎麼有一種暈車的感覺?」
秦塵揉了揉胸口,狠狠地咽了口口水,對狐靈王幽怨地說道。
實際上他這還算是好的,像胡鷗和浮生等人,此刻都一陣陣的反胃,一副要吐的樣子。
狐靈王聽到秦塵的話,頓時苦笑了起來。
「秦少,我現在的實力,還沒有完全恢復。所以每次傳送的距離,只有十幾里而已。從忘情谷到這黑暗之森,傳送幾十次,換誰都會感到不適的!」
秦塵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道「算了,我們還是趕緊找到那夜之夢魘吧!」
說完之後,秦塵等人就要繼續往黑暗之森前進。
可是他們還沒走多遠,狐靈王忽然伸出了一隻手。
「怎麼了?」
秦塵看向狐靈王,不解地問道。
狐靈王耳朵動了動,看向一個方向,說道「秦少,在那裡有很凌亂的腳步聲,應該是有人正在逃跑。」
「嗯?」
秦塵眉頭一挑,朝着狐靈王所指的方向看去。
而後他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朝着他跑了過來。
「金冠?」
秦塵驚呼一聲,因為那個踉踉蹌蹌的身影,竟然是碎星廟的金冠。
雖然他跟碎星廟的人發生過矛盾,但這金冠為人還是很不錯的。
之前金冠還好幾次想要招攬他,即便他都拒絕了,但是金冠一點都沒生氣,反而還想跟他結交。
可是如今,這金冠為何會這麼狼狽地逃竄呢?
秦塵等人連忙朝着金冠跑過去,而湊近一看,秦塵的臉色立馬變了。
「金冠兄,你眼睛怎麼了?」
聽到這聲音,金冠渾身一顫。
細想片刻,才恍然想起這聲音的主人是誰,臉上立馬露出驚喜的神色了。
「秦塵?是你嗎,秦塵?」
此刻的金冠,臉上滿是驚喜的神色。
能在這種時候遇到熟人,而且是關係還不錯的熟人,簡直就像是溺水之人看到了朋友的船!
然而在下一刻,金冠臉色忽然一變,焦急地說道「秦塵,你不會是要進入這黑暗之森吧?不行!你必須趕緊離開這裡!」
秦塵眉頭一皺,並沒有急着離開,而是問道「金冠兄,到底發生了什麼?還有,為何你的眼睛瞎了?」
這時,胡鷗等人也圍了上面,滿臉擔憂地看着金冠。
「唉!」
金冠長嘆一聲,說道「這都怪我,想要前往那黑暗之森救碎星廟失蹤的師兄弟。可是最後不但沒把師兄弟救出來,反而還把其他師弟,以及天炎幫的兄弟都搭在了裡邊!那隻怪鳥,實在是太厲害了!在它面前,我們壓根都沒有反抗之力!」
聽到金冠的話,秦塵等人臉色一變。
「怪鳥?金冠兄,你所說的,可是夜之夢魘?!」
「夜之夢魘?」
金冠眉頭一皺,突然說道,「那隻怪鳥說,要把我們抓去給它當『夜奴』。照你這麼說,它應該就是夜之夢魘了!」
說到這裡,金冠臉上有些愧疚之情,繼續說道「還有!你們天炎幫的葛天王和葛天候兄弟二人,都被那夜之夢魘抓去當『夜奴』了。要不是我自毀雙眼,說不定現在也是他的『夜奴』!」
秦塵的臉色,再次變得陰沉了許多。
葛天王和葛天候雖然是天炎幫的人,但對他還是蠻好的。
即便出去後大概率會成為敵人,但也不妨礙他們之前對秦塵的幫助!
如今聽到他們被夜之夢魘收作『夜奴』,這也讓秦塵的殺氣,一下就升了上來。
「這個夜之夢魘,着實是有些找死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