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深淵女帝本輕狂
深淵女帝本輕狂

深淵女帝本輕狂洛水傾綰

標籤: 鳳後 深淵女帝本輕狂 靈異 花貴君
經典力作《深淵女帝本輕狂》,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花貴君鳳後,由作者「洛水傾綰」獨家傾力創作,故事簡介如下:【【2019雲起華語文學徵文大賽】參賽作品】她,從深淵而來,容顏絕世,囂張輕狂。不料慘遭算計,一朝重生,竟成為鳳驚國草包太女……皇室親情,包藏禍心?朝堂後院,勾心鬥角?鳳輕狂邪魅一笑:呵!舉世皆朽木,唯我傲輕狂!【另一本《快穿之妖精當道》求支持~】...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5:2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沈夏至的毒已經解了,接下來便只剩下了調查應若憐。
如孫管家和葉織緋若說,只有應若憐的嫌棄最大。
沈夏至一直都喜歡待在自己的院子里,便是偶爾會去太女府的後花園,也都是他們太女府的自己人。
她的太女府有多堅固她是知道的,經過幾次的整頓,府里鳳帝派過來的人居多,不可能會有人混進來。
葉織緋也說了,是應若憐在的情況下,便覺得聞到了股熟悉的感覺。
而在沈夏至擦肩而過時味道更重罷了。
這味道放在別人身上或許察覺不到,葉織緋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應若憐的背後本就有其他的牽扯,誰曾想到,他怎麼又和木無心有了交集。
若是沒有木無心的受益,應若憐是不可能拿到木無心的毒藥。
而應若憐自己又緣何會突然對沈夏至動手?
依着應若憐的性子,他這個人一向高傲的慣了,定然不會覺得自己低人一等,就算是求見誰,也一定會從正門進。
緣何如今低調了起來,認清楚了自己的身份走了角門?
這一切都讓人起疑。
派過去查的人不敢太接近應若憐,就怕會打草驚蛇。
聽孫管家說,那處院子里的僕從們說,這些日子,應若憐是每到白天都出去,晚上的時候才會回來。
具體去了哪裡也不清楚,而調查的人卻是知道了他白天回隔雲樓的事。
他若是想回去,晚上完全可以住到隔雲樓,想必也比他給的院子條件好些,卻偏偏回去休息。
鳳輕狂的眼神深了幾分,帶了幾分危險的色彩。
「若孤所料不錯,你的那個好師弟怕是如今在隔雲樓里……」
她是猜測出了木無心的落腳之處,可是她們又不能貿然前去以免打草驚蛇。
如今還知道他在哪,若是他跑了,那再想知道他的蹤跡可就難了。
「隔雲樓人來車往的,便是想逃也方便的很,既然如此,我們不如讓木無心主動找過來的好……」
葉織緋咳了聲,聲音悠遠,像是說著一件無關緊要的事。
鳳輕狂輕笑了聲,幾乎一瞬間明白了葉織緋的想法。
木無心此次為何出來?
逃出出門總是有動機的,而木無心的動機是什麼?
只要根據這個下手,還怕木無心不出來嗎?
鳳輕狂讓人備了馬車,往她給應若憐的院子那邊過去。
專門挑了傍晚應若憐回去的時候。
幾乎是應若憐剛回去沐浴更衣,便聽小侍稟告說太女殿下過來了。
應若憐的眼中飛快閃過幾分厭惡,臉上卻掛上了笑。
鳳輕狂踏入應若憐的房間的時候,應若憐正穿着一件素色的衣裙。
遠看並沒有什麼奇特之處,近看卻有些若隱若現的春光泄露出來。
鳳輕狂心裏諷刺的笑了下,表情卻是自然。
只見鳳輕狂飛快的將視線移到別處。
「雖是夏日裏,也要多注重保暖,可別著了涼……」
她的話,有些壓抑的感覺。
讓應若憐被鳳輕狂看不到的地方,嘲諷的看了她一眼。
世間女子多是一樣的,喜歡美人,耽於情事。
他都能聽到鳳輕狂壓抑的呼吸。
他自認為是鳳輕狂被他吸引,對他生出了**。
可實際上,鳳輕狂移開的目光一片清明。
看着應若憐,她眼前浮現的竟然是那個多次勾引她的桑綺旖。
論起風情,這世上桑綺旖可以說是一代天驕,再無能及。
應若憐的勾引,多是風塵氣。
而桑綺旖的引誘,則是可以讓人醉生夢死的溫柔鄉。
應若憐厭惡她,她何嘗不覺得應若憐噁心。
「太女殿下,自從殿下那日將我安置在這裡,殿下就未曾來過,我還以為殿下是忘記我了,所以才想去看看殿下,可是我身份卑微,被侍君哥哥給攔了……」
這話,不是在說沈夏至攔着他不讓他見她?
這應若憐是想要她生氣責罰沈夏至?
可只怕他的目的要落空了,鳳輕狂怎麼捨得處罰沈夏至?
而且……應若憐還沒那麼大的臉。
自己出來作妖,還誣陷別人。
若不是他還有用,鳳輕狂恨不得立刻離開這裡。
應若憐說著語氣裡帶了股委屈,絲毫沒有注意到鳳輕狂的臉色。
他滿含愁緒的話之後,話音一轉。
「還好太女殿下還記得我,憐兒心中很是高興……」
鳳輕狂聽着應若憐訴說的情意,只覺得很是可笑。
這麼些個虛情假意,也虧的應若憐說得出口。
「辛苦你了……」
鳳輕狂實在是覺得沒什麼好說的,憋了半天,只說出了這麼一句。
不然要她怎麼說?說一定要嚴懲沈夏至?
應若憐聽了鳳輕狂這個回答,顯然不滿意,便要抱過來。
鳳輕狂心裏很是抵觸,已經準備好了躲避。
突然房門被用力的踹開。
孫管家無措的站在門口,葉織緋帶着一臉的怒容的看向了鳳輕狂。
眼裡是滿滿的失望。
「怎麼是你們?滾出去!別打攪孤的好事!」
鳳輕狂暴躁的拿起了桌上的花瓶,砸到了葉織緋面前。
「虧我覺得你是個明主,可未曾想你是個這樣一個無情無義之人,沈侍君還躺在床上生死未卜,楚側君為了你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你居然這個時候還惦記着那麼點風花雪月,為了新人的美色,忘記了府里那些個糟糠的苦命人……」
葉織緋說著,咳了一聲,嘴唇被發白。
嘴動了半天沒有說出話來,竟然一下子栽倒了過去。
鳳輕狂哼了聲,冷冷的看向了孫管家。
「愣着幹嘛!還不把人拖回去!少在外邊丟人現眼!」
孫管家的眼中帶了幾分祈求「殿下,葉先生已經這個樣子了,不宜動作,怕是回不了太女府了,您就看在以往的情分上,原諒葉先生一次吧……」
「孤說了,拖回去!」
鳳輕狂說著,還轉身看向了應若憐。
「你放心,我這就打發了她們,不讓她們擾亂了你的清凈!」
應若憐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葉織緋,心裏複雜又擔憂。
「殿下,原諒葉先生一次吧,就讓他留下來,待可以走動了再送走也不遲?」
聽着應若憐的求情,鳳輕狂臉色一變,冷冷的看了應若憐一眼。
「你要留下他?呵……既然如此孤走就是了……」
鳳輕狂沉着臉一揮袖子離開了房間,將門甩的震天響。
孫管家看了看地上葉織緋,嘆了口氣,忙的追了上去。
鳳輕狂出去以後還哪裡有些生氣,就連孫管家臉上都帶了笑。
「保護好葉織緋的安全!」
「殿下放心,定能讓葉先生毫髮無傷……」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筆趣閣閱書閣
『m.yshuge.Co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