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十萬年了葉青雲
十萬年了葉青雲

十萬年了葉青雲九天玄宗葉青雲

標籤: 十萬年了葉青雲 葉青雲 小青 靈異
《十萬年了葉青雲》,是作者大大「九天玄宗葉青雲」近日來異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裏的主要描寫對象是葉青雲小青。小說精彩內容概述:他養的一條狗,居然是一方妖尊,橫掃妖界。他養的一池子鯉魚,居然全部越過龍門,蛻變為九天蒼龍?他撿來的一個小乞丐,隨意點化,竟然成了一代人皇?葉青雲表示很無語。困在深山中整整十年,終於踏足山外,原來他竟是絕世高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5: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慧空正要邁步而上。
「站住。」
身後那個身着仙將官服的清冷女子卻是忽然發出了聲音。
慧空腳步一頓,回頭朝着那清冷女子看去。
「施主有事嗎?」
清冷女子盯着慧空,毫不客氣的上下打量了一番。
隨即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你就是南河一帶出現的那個妖僧?」
慧空聞言,搖了搖頭。
「阿彌陀佛,施主應該是認錯人了。」
「貧僧慧空,不是什麼妖僧。」
說完,慧空不想再理會此女,他此刻心心念念,只想早點見到葉青雲。
「站住!」
卻不料女子再度出言一喝。
並且語氣更是凌厲了幾分。
慧空邁出的腳又停住了。
再度回頭,依舊是面帶微笑,絲毫不惱。
「施主還有事嗎?」
「你上這裡來做什麼?」
清冷女子問道。
她心裏很疑惑,這個妖僧慧空一向只在南河一帶出沒,怎麼忽然間跑到水月宗來了?
而且還這麼巧。
跟自己前後腳到來。
看樣子也是要進水月宗的。
難道說這個妖僧也是衝著那鐵柱老祖來的嗎?
是來尋仇?
還是兩人本就認識?
亦或者,是覬覦那鐵柱老祖手裡的傀儡嗎?
清冷女子畢竟是楊鳳山麾下的親信,一瞬間就想到了諸多可能。
「貧僧是來這裡尋人的。」
慧空很實在的回答道。
「尋人?莫非是尋那鐵柱老祖?」
「阿彌陀佛。」
清冷女子暗暗驚訝,這妖僧還真是來尋鐵柱老祖的。
「以免此人礙事,我先將其擒下再說。」
下一刻,她直接就先動手了。
十分的果斷。
沒有絲毫猶豫。
雙掌裹挾渾厚仙力,瞬間便到了慧空的面前,一把按在了慧空的肩頭之上。
似乎要將慧空制住。
可就在清冷女子的雙手即將觸碰到慧空肩頭的時候。
慧空身形原地消失。
再出現時,已在十步開外的地方了。
「嗯?」
清冷女子眼神一凝,當即口中一喝。
「定!」
仙術施展,方圓百里之地,被一股莫名之力所籠罩。
無論是草木山石,還是生靈,都會被瞬間禁錮。
慧空也不例外。
身形頓時凝滯,如同被冰封一樣。
清冷女子見仙術奏效,一掌再度朝着慧空面門而來。

一道卍字佛印,陡然間自慧空身後出現。
將清冷女子的一掌抵擋下來。
同時。
慧空周身浮現出一道金鐘虛影,將女子的仙術也給破解了。
身形恢復自由。
「阿彌陀佛,施主為何這般暴躁?一言不合便對貧僧出手?」
慧空依舊不怒,甚至還有些關心的看着清冷女子。
「世間如此美妙,施主卻如此暴躁,這樣不好,真的不好!」
「聒噪!」
清冷女子卻是根本不想聽慧空的廢話,她只想擒住慧空,然後進入水月宗找到鐵柱老祖,拿到玄仙傀儡之後,就回乾仙府復命。
順便將這個妖僧也帶回去關押起來。
這樣自己也算是立下兩件功勞。
一舉兩得。
嘩啦啦
捆仙鎖如同一條條毒蛇,從清冷女子的衣袖之中呼嘯而出。
不斷轟擊在慧空周身的金鐘虛影之上。
但那金鐘虛影卻是極為牢固,將所有的捆仙鎖都抵擋在外。
沒有一根捆仙鎖,能夠觸碰到慧空的身體。
慧空雙手合十,原地站定。
寶相莊嚴平和,不動如山。
,如遇到內容亂碼錯字順序亂,請退出閱讀模式或暢讀模式即可正常。
似乎任憑你施展何等手段,也難以撼動。
這讓清冷女子極為震驚。
「這妖僧竟有這等實力!」
慧空的確比起在下界之時,實力更為強悍了。
原因在於,慧空本身就是西天羅漢轉世,經歷了回歸西天之事後,體內的羅漢之力已經可以施展了。
所以在飛升之前,慧空在下界就已經是堪比地仙的存在。
但也因為天地意志的原因,慧空在下界也不能發揮出全部的實力。
而飛升到這鎮元界之後,天地意志的束縛就不存在了。
慧空的羅漢之力,可以更大程度的施展。
並且。
慧空還將之前失而復得的金鐘寶物,與自身完全煉化融合。
金鐘存在於慧空的體內,時時刻刻受羅漢之力的浸潤。
更能讓慧空隨心所欲的使用金鐘之力。
即便是玄仙強者,慧空也能坦然面對,不落下風。
這還是因為慧空不存殺意,心懷仁慈,與人交鋒往往以保守為主。
真要是放開手腳,全力施展的話,足以擊敗玄仙強者!
「施主,不如聆聽一下貧僧的佛法,可以助你平心靜氣。」
慧空當即就開始誦經起來。
「哼!裝神弄鬼!」
清冷女子根本不在意,想要再度出手。
可下一刻。
隨着誦經聲進入耳中,清冷女子的神情一下子就變了。
不知為何。
這誦經聲似乎蘊含著一種莫名的力量,竟真的能影響到清冷女子的心神。
讓她原本有些波瀾的心神,一點點平和下來。
臉上的冰冷之色也少了許多。
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平和之色。
清冷女子眼中浮現驚愕,難以置信的看着慧空。
自己可是玄仙境啊,這妖僧竟然可以憑藉這誦經聲,就影響到自己的心神。
好生厲害!
當真是一個妖僧!
難怪可以在南河一帶蠱惑那麼多的信徒。
兩人僵持之際,動靜自然也是驚動了水月宗。
梅長海和周遠同時趕到山門處,老遠就看見了山門之外正在僵持的慧空和清冷女子。
「不好!」
梅長海臉色一變,他看見了清冷女子所穿的仙將官服,頓時就知道這是乾仙府的人。
至於那年輕僧人,梅長海自然不認識。
但這兩人在自己水月宗山門前打起來了,這可不是小事啊。
萬一波及到自己宗門可如何是好?
「你趕緊去稟報老祖前輩,我在這裡盯着!」
梅長海對周遠吩咐道。
「是!」
周遠當即便是朝着山上飛去。
很快就來到了山頂。
「老祖前輩!」
周遠一上來就焦急喊道。
「幹啥?」
葉青雲正準備進茅房,被周遠喊得一個激靈,差點沒夾住。
「山下有人打起來了!」
「誰打起來了?」
「是乾仙府的仙將,還有一個看起來很奇怪的年輕和尚!」
周遠連忙說道。
葉青雲本來並不在意,但是一聽奇怪的年輕和尚。
不由的怔了一下。
「那年輕和尚長啥樣?」
葉青雲問道。
周遠立即描述了一番。
葉青雲一聽,人頓時就傻了。
卧槽?
這怎麼聽起來這麼像慧空啊?
難道說真是他嗎?
葉青雲頓時就激動起來了。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人在陌生的地方,忽然間就要遇到老熟人了。
那肯定是歡喜無比。
葉青雲連茅房都不想上了,趕緊就要往山下而去。
「慧空,我滴慧空,一定要是你呀!」
「我可想死你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