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庶女撩夫日常
庶女撩夫日常

庶女撩夫日常公子輕影

標籤: 庶女撩夫日常 裴卿卿 裴蓉華 都市
最具潛力佳作《庶女撩夫日常》,趕緊閱讀不要錯過好文!主人公的名字為裴蓉華裴卿卿,也是實力作者「公子輕影」精心編寫完成的,故事無刪減版本簡述:女人虛弱無力含着哭腔,「欽寒,我懷孕了,是你的孩子。」裴欽寒握緊了手機,手背青筋突起。他和姜花結婚,雖說沒什麼感情,但在夫妻那點事上意外的合拍。他一向冷情,在外更不可能拈花惹草...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21:4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周圍很安靜。
顯得裴欽寒的呼吸格外的沉重。
只要一想到昨晚祈月的那些話,他原本可以忽視掉的那半年,怎麼樣都沒法當做她只是去國外養病了。
那半年,她清醒過。
清醒地跟顧敬珩以男女朋友的身份交往過。
多讓人嫉妒啊。
裴欽寒從沒嘗過這種滋味。
現在嘗到了,恨不得立刻衝到兩人房間,把他們分開,最好顧敬珩和祈月這兩個名字永遠不要同時出現了。
只可惜,他也不敢這麼做。
追求人就要有追求人的樣子。
那麼做,祈月只會討厭他。
幾分鐘後,文森發來了濱海國際酒店的入住名單,從中找到了顧敬珩和祈月去拜訪的那位李教授。
和名單一起發過來的,還有李教授的資料。
這位教授在腦科和心理療愈方面是絕對的專家。
樓頂的總統套房,李教授剛看完祈月的各種身體報告,欣慰道,「各項指標都很正常,恭喜你祈小姐,你以後可以……」
他話還沒說完,旁邊顧敬珩就擔憂道,「李教授,小月的記憶仍然沒有恢復的跡象。」
李教授鄭重地看向祈月,「祈小姐,你想恢復記憶嗎?」
沒有那段記憶,並不影響祈月的生活。
失去的記憶,僅僅只是忘掉了裴欽寒。
可祈月還是說,「想。」
沒有那段記憶,她總覺得自己不算是一個完整的人。
明明知道她會這麼說,顧敬珩心裏還是不期然地痛了一下。
李教授徵詢祈月的意見,想再對她做一次催眠試試能不能喚醒塵封的記憶。
就在祈月去房間準備的時候,顧敬珩和李教授單獨談話。
曾經機緣巧合,李教授欠過顧家一個很大的人情。
顧敬珩堅持道,「李教授,你就再幫我這一次,我不會害她,您難道看不出來嗎?我很愛她。」
李教授表情為難,「顧少,上一次你讓我做的,已經違背了我的職業道德,如果……」
「沒有如果,修改記憶後,小月和我在一起很幸福,如果我們沒有繼續在一起,我也不會跟她一塊來見您。」
顧敬珩撒謊了。
當初,李教授在為小月治療的時候,他動了點歪心思,讓李教授催眠小月,讓她堅信自己跟她是深愛彼此的男女朋友。
李教授當時就說過,這種催眠,早晚會被患者清醒的意識衝破,等到她意識到一切的那天,兩人的關係就完了。
可現在不是還沒完嗎?
顧敬珩想着,心裏焦急。正因為感到快要失去祈月了,他才不得不又一次劍走偏鋒。
深度催眠,並沒有傷害任何人不是嗎?他只是想對大家都好。
有一瞬間顧敬珩沉浸在自己的執着當中,忘記自己已經傷害過別人了。
李教授說過如果第二次複查的時候祈月和顧敬珩已經分開,就不會再幫顧敬珩。但這一次顧敬珩和祈月並沒有關係破裂的樣子。
他勉為其難道,「最後一次,太多的記憶修正,對患者的神經來說也會是一種負擔,到最後的結果,恐怕你也不想看到。」
「好。」顧敬珩一口答應。
「如果在這個過程中,伴隨着祈月的記憶恢復,你也願意接受?」
讓她想起裴欽寒和讓自己失去她,哪個更不能接受?
當然是後者。
顧敬珩再次橫下心點了頭。
直到——
安娜的電話打了過來。
而李教授那邊,正在給祈月做深度催眠。
房間里燃着香薰,半明半暗,祈月躺在長椅上,像是睡著了一般。
而李教授時不時輕聲對她低語,等着她的回答。
卻看到祈月眉頭深皺,額頭布滿細汗,似乎想起了什麼不太好的東西。
「裴欽寒……」
李教授靠近了,只聽到她在迷糊中囈語不停。
這個名字,顧敬珩跟李教授提過,是祈月前夫,是她愛過很多年的人。
李教授微微失神,不管男女,真心愛過一個人的感情,就算生了病,也很難完全放下。
這是人之常情。
就在他失神的這一瞬,治療室的門被人敲響,助理攔都攔不住。
「李教授,有一個姓裴的先生請您去給他爺爺治病。」
助理帶着恐懼的聲音傳來。
姓裴的先生?
李教授看了一眼長椅上的祈月,知道今天這場催眠只能半途而廢了。
他調了旁邊放白噪音的音響,換成了很舒緩的鋼琴曲,這意味着喚醒祈月。
治療室門外。
裴欽寒不在,只有嚴青帶着一眾保鏢,說是請人,各個凶神惡煞,藏在袖管里的槍對準了李教授助理的腦門。
門打開。
李教授讓出一點位置,以為嚴青就是裴欽寒,不悅道,「貿然打斷治療,祈小姐很有可能一輩子都醒不過來,裴先生是想要她再變成植物人嗎?」
祈月徹底醒來的時候,只看到裴欽寒站在窗前,緩緩將遮光的百葉簾拉起來。
她以為自己還在夢裡,「裴欽寒?」
她的聲音……
祈月愣了一下。
她剛出聲,眼淚就流了下來。
她揩了揩臉頰,有點不能理解,為什麼看到裴欽寒會有一種想要流淚的衝動?
裴欽寒早已走了過來,動作溫柔地擦乾淨她的眼淚,眸底墨色深沉,揶揄道,「怎麼了?一晚上不見就這麼想我?」
「……」祈月知道了,不是夢,夢裡裴欽寒冷得很,話也不說,也沒這麼煩。
「李教授他們人呢?」祈月問。
裴欽寒眯眸看着她,「你問的是李教授一個人,還是顧敬珩?」
不等祈月回答。
外面就響起踹門的動靜。
顧敬珩只是接個電話,就被裴欽寒手下強行架走。
真當他們顧家在江城沒有勢力嗎?
這次來,顧敬珩不是沒有準備的。
他和祈月一直沒出酒店,他的人就找了過來。現在跟嚴青他們一幫堵在酒店走廊,大有要拆家的陣仗。
顧敬珩冷臉在背後站着。
就看着房間門打開,祈月和裴欽寒一同出現,兩人之間沒有絲毫不快。
裴欽寒簡單跟祈月解釋了,裴爺爺被他氣倒了,特意請李教授過去,剛好知道祈月在這,所以過來賠罪。
他說得滴水不漏,祈月也懷疑不上來。
加上她不清楚自己被催眠了多久,醒來的時間和她過去的治療時長差不多,所以也並未跟裴欽寒多糾結這個問題。
看到外面劍拔弩張的氣氛,祈月看向顧敬珩,「師兄,我沒事。」
顧敬珩朝她招手,「小月,過來。」
裴欽寒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