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宋辭霍慕沉小說免費閱讀
宋辭霍慕沉小說免費閱讀

宋辭霍慕沉小說免費閱讀宋辭霍慕沉

標籤: 宋辭 宋辭霍慕沉小說免費閱讀 都市 霍慕沉
霍慕沉宋辭是《宋辭霍慕沉小說免費閱讀》中的主要人物,在這個故事中「宋辭霍慕沉」充分發揮想像,將每一個人物描繪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創意,以下是內容概括:華城監獄裏,無邊的黑暗正朝角落裡的女人涌去。宋辭穿着一身囚服,蜷在地面上,身體不在發冷顫抖。她五指握成拳頭抵住自己的腰,熟悉的疼痛感席捲而來,慘白的臉布滿汗珠。這是她一年前給陸懷可那個人渣捐腎以後落下的後遺症,可這次似乎比以往都來的劇烈。許是疼得嚇唬人,有囚友告訴了獄警,森重的鐵門這才被推開。「宋辭...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8:4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1380章
我們回家
霍慕沉回來時,宋辭正趴在床邊玩被角。
見到他推開門,眼神倏地亮了,比小太陽還要明亮,「你回來啦!剛才外公把小隨遇抱過來啦。外公和我說,小名要我們來起。」
霍慕沉走過來,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外公和你說名字了?」
「說啦,叫景隨遇,名字真好聽。」宋辭說起名字時笑眯眯,彎起來像月牙一樣,彎彎又好看,「那我們給小隨遇起什麼名字?」
「你來定。」霍慕沉溫和從容,俊朗的眉目間都是溢出來的寵溺。
修長白皙的骨節輕輕撫摸起她的臉蛋,「我家小辭起什麼名字,我都喜歡。」
宋辭秀氣的眉毛微微拱成好看的弧形,糾結半天,都沒有想出一個好名字,「我真的想不出來,也不知道小隨遇喜歡什麼名字。」
「他的意見不重要,你的才最重要。」霍慕沉說話直截了當,完全沒把景隨遇考慮在內,眼神里全都是自然的寵溺。
景隨遇……
我謝謝你哦!
宋辭被哄得一個鼻涕冒出來兩個泡泡,完全忘記景隨遇喜不喜歡,「那就叫雪糕吧。」
霍慕沉俊朗的容貌上全都是柔和的光芒,剛硬的男人把為數不多的溫柔全都給予宋辭,就靜靜的看向宋辭在思考名字。
宋辭驀地抬頭,看向霍慕沉黑漆漆不見深邃底端的眼底洋溢着寵溺之意,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她忍不住的往霍慕沉懷裡拱去,把他的大手拉過來,墊在自己柔軟的小臉上,像小奶貓一樣,輕輕蹭了蹭,「霍慕沉,要不就叫小隨意也可以。」
「怎麼突然想叫這個名字?」
「因為你隨意起的名字啊,你也是孩子爸爸啊,這名字我也喜歡。」宋辭回過神來去看霍慕沉如神邸般的面容,「就叫小隨意了,等以後我們再有寶寶再叫小雪糕吧。」
「為什麼還會有?」
霍慕沉眉頭微微蹙起,不想宋辭再承受一次生育的痛苦。
宋辭歪頭想了會兒,隨後咕噥道「唐家都有兩個,這是傳統。」
「傳統可以用來打破,你只要乖乖在我身邊,什麼樣的傳統都可以打破。」霍慕沉拍了拍她的腦袋,「別多想,等會我帶你回家。」
「那小隨意和我們一起回家嗎?」對於突然出現的小萌寶,宋辭比較興奮,抬起頭,目光晶亮看向霍慕沉,「我以前就在電視劇里見過有人把小孩子撞進籃子里,拎起籃子就能把人帶走,我們也可以這麼拎嗎?」
「可以,但你要是掄起來拎,討人精受不住。」霍慕沉腦海里已經自動腦補出宋辭拿起搖籃來回輪着玩耍,就算霍慕沉對討人精沒有過分深刻的愛,但也要保護他安全長大,至少要有人來賺錢養活小辭。
霍慕沉想的很遙遠,如果有一天自己先小辭一步離開,小辭尚且還在人世,討人精就負責賺錢給小辭,讓她花錢。
宋辭歪頭看向霍慕沉,沉浮過後,眼神里還有懵懂,澄澈。
霍慕沉揉了揉她腦袋上豎起來的胎毛,「我們回家。」
「好,我們回家。」
宋辭認真看過去,眉眼笑得彎彎。
說回家就回家,宋辭來醫院時比較突然,生產又比較順利,所以來去都沒有準備什麼東西,回家收拾得比較快。
等到離開醫院時,步言鼻涕一把淚一把的跑出來,沖坐在車后座內的宋辭揮起小手絹,「三嫂,你一個月後一定要來經常看我,你不回來我和兔子會很孤單,兔子也會很想你。」
宋辭聽到步言的請求,拿起自己手機上的兔子掛墜,沖步言搖了搖,「步言,我會回來,你告訴兔子,我會回來看她,一定會。」
霍慕沉見他們隔空喊話的心酸,從另一側下車,大步邁過去,一手拎起步言衣領,直到宋辭車門旁邊才將人放下來,沉聲道「不用喊話,不是一輩子不見面。」
步言和宋辭臉上頓時出現尷尬。
步言尷尬的撓撓頭,突然看到了什麼,驚訝道「三嫂,這是兔子給你做的嗎?她什麼時候去找你,我根本就不知道!」
「你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你和兔子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我會親自參加你們的婚禮。」宋辭真誠的祝願,眉眼笑得彎彎,比月牙還要彎,瞳孔比月牙的光還要澄澈。
步言心頓時安下來。
抬起頭對霍慕沉看去,「三哥,這次,我真的可以獨立了。」
霍慕沉用一種鄙夷不屑的眼神看去,是真的鄙夷,「那你在結婚時,別哭得淚一把哭一把就行。」
步言「……」
一點點感動的氛圍瞬間就被打破。
等終於敘舊離開,宋辭從後視鏡里看到從不出現在人群里的何言,穿着一身筆挺的小黑裙站在人群里,目送她們離開。
宋辭扭過頭,看着搖籃里睡覺的小隨遇,嘴角笑的甜滋滋。
何言也一定圓滿。
原來。
半小時前,宋辭正在收拾東西準備離開醫院,回到別墅去做月子時,門口傳來輕輕的敲門聲,門外的人生怕門內的人害怕,特意開口,聲音有點沙啞,不算好聽,但依舊是少女音「我是何言。」
自我介紹的很僵硬,就算是要模仿她,也未必能模仿的出來。
宋辭不像其他孕婦生產後不能下床,她生產後竟然健步如飛,輕而易舉下床給何言開門,歡天喜地將何言迎接進來。
「兔子,進來坐啊。」
何言探頭進來看了看,發現沒有其他人,微微鬆了口氣「霍慕沉不在吧。」
「不在,你怎麼怕他?」
「他不喜歡我靠近你。」
「為什麼?」宋辭像招待小朋友進到家裡玩一樣,拿出所有好吃的來招待何言,「他對你說了什麼。」
何言搖頭,「沒有說什麼。」
宋辭唇角彎彎,「那就好。你來找我做什麼?」
何言將藏在身後的兔子掛墜遞過來,「你要離開了,不能看到你了,把這個給你。」
宋辭接過兔子掛墜,眼睛一亮,比黑曜石還要明亮,「真的好漂亮,兔子你的手好巧。」
何言被說的臉頰輕微泛紅。
我感冒好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