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遊戲›粟寶小說
粟寶小說

粟寶小說粟寶蘇意深

標籤: 遊戲 粟寶 粟寶小說 蘇一塵
「粟寶蘇意深」的《粟寶小說》小說內容豐富。精彩章節節選:【團寵,奶萌,馬甲】林家不受寵的小災星粟寶,遭後媽誣陷後被狠打一頓,跪在雪地里一天一夜奄奄一息。將死之際粟寶聽到了別人聽不到的聲音,指引她打通小舅舅電話,八個大佬舅舅強勢趕到!重獲新生的小粟寶只想有口飯吃、平平安安長大,卻不想被八個大佬舅舅寵上天,外公更是要把家產過繼給粟寶!後媽整容前來裝白蓮?揭穿...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01:2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蘇老夫人正在門口等着,依舊還是心亂如麻。
從沒想過自己的『兒媳婦』是這樣的。
罷了罷了,就當多養了一隻貓……?
不對,貓可沒有那麼僵硬,但說當自己養了一條狗這形容又不好……
正想着,門打開,蘇老夫人抬頭看去,差點又被嚇出心臟病。
姚欞月的衣服前後穿反了,她瘦得跟一塊板子似的身材看不出前後,乍一看,好像腦袋又逆轉了180度……
蘇老夫人心驚膽戰「她,她就這樣的嗎?」
粟寶奇怪「怎麼樣?」
蘇老夫人下意識低頭看了看,發現姚欞月的腳尖是在前面的,也就是說衣服穿反了而已……
「……」蘇老夫人撫額。
蘇一塵走過來,高大挺拔的身材幾乎將光線都遮住,他默然片刻,最終還是上前捏住了姚欞月的手,將她手塞進衣袖裡。
「時間太久了。」他淡淡說道「衣服還是要穿正,別嚇到老太太。」
粟寶在客房裡忙活了一個多小時,他捨不得小傢伙再忙碌。
就這樣站在房間門口,把姚欞月兩隻手都塞進了衣袖裡,然後捏着衣服轉了一圈,衣服終於掰正。
「把手伸出來。」他道。
姚欞月臉色木然,只有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蘇一塵。
蘇一塵耐心道「手。」
姚欞月動了動,但沒人推她的情況下,她似乎不知道自己彎曲手臂。
粟寶只好把自己外套脫下來,十分儘力的演示「這樣,手手咻……出來了,跟剛剛一樣呀!」
姚欞月咻……出來了。
她眼底露出一絲恍悟。
另一邊手也順利出來。
蘇老夫人鬆了一口氣「走吧,先吃飯。」
終於到她熟悉的環節了!
喂胖,她擅長啊!
懸鈴來家裡兩個月,從8斤長到15斤!(現在天天在樹上亂竄減肥)
守望一開始瘦得能看見兩邊的肋骨,現在肚子圓滾滾的,可愛!(守望真吃不下了)
將軍現在也愛吃飯了!(一看到飯盆都怕……)
蘇老夫人看着瘦不拉幾的姚欞月,給她一個月……不,半個月,她絕對能把她恢復成正常人形。
不過……
「怎麼臉還是黑的……」蘇老夫人奇怪「天生的嗎?」
這時候季常卻忽然說道「等等,粟寶,帶她進房間。」
粟寶拉着姚欞月,跟蘇老夫人擺擺手「外婆,你們先吃,我還有點事要忙!」
她小臉嚴肅,跟蘇一塵要開會時有點像,眾人哭笑不得,只能下樓等。
季常皺眉看着姚欞月,伸手在她心口上按了一下。
「她身體里有東西……」
粟寶讓姚欞月躺下,學着季常的樣子按了按。
「有蟲蟲嗎?那隻腫了的蟲嗎?」她問。
季常道「那叫盅蟲。」
他神色變得嚴肅,剛剛要不是蘇老夫人說她臉黑,他都沒太注意,畢竟誰也不會無緣無故去盯着別人的胸看。
「本命盅蟲,從她出生開始就種在身體里的。」季常查看了一下,搖頭說道「跟她已經形成一體了,很難拿出來。」
粟寶好的,很難拿出來,那就還是可以拿出來的。
她湊近,仔仔細細的查看。
季常還繼續說著「以姚敬雲所說,姚家應該是巫神世家。巫神在上古時期的確是一種很了不起的職業,上能呼風喚雨、下敢與閻王搶人,閻王叫人三更死,他們敢把人留到五更天。」
「巫神本質是好的,因為自身所擁有的能力,所以他們對家族子弟要求很嚴格,不管是本家族所生的孩子,還是拜入門的弟子,都會在他們身上種下本名盅蟲,以約束子弟……」
「但權力大了,就容易滋生出不安分的東西,旁門左道也多了,世上便有了令人聞之色變的巫盅分支,以悄無聲息下盅暗算別人而令人聞風喪膽……」
「話說回來,這種約束子弟的盅蟲一般種在心臟里,生殺大權控制在家主手中……」
粟寶好的,蟲子在心臟里!
她雙手猛的捂住姚欞月心臟位置,欣喜道「抓住你啦!」
季常頓住,詫異的看向她的小手手。
當然什麼都沒看到,沒有蟲子。
他道「盅蟲沒這麼容易抓的,尤其是種在心臟里的本命盅蟲,貿然取出,宿主會和它一起死……」
然後就看到粟寶貼了一張符,旋即姚欞月突然眼睛赤紅,尖銳嘶吼起來!
符籙下面,有東西在扭動!
很快一隻渾身烏黑、長得像超大號蠅蛆的東西頂破符籙,沖了出來!
一道黑光閃過,那蟲子竟嗖一聲朝粟寶心口衝去!
啪!
粟寶跟拍蚊子似的,把盅蟲拍扁了。
「哼,雕蟲小技竟敢班門弄斧……」粟寶自語道。
小五不知道什麼時候掛在窗戶邊,聞言立刻接下句「——大威天龍!!」
季常嘴角一抽,夠了啊,這個詞他真的聽到要抓狂了!
他抬手鎮壓住在地上掙扎的盅蟲,說道「拿個東西把它困住。」
粟寶奇怪「不能直接燒了嗎?」
季常搖頭「不確定,它叫本名盅蟲,就是因為跟宿主一體的,按道理來說它死你大舅媽也會死……」
粟寶點頭好的,明白了。
按道理……也就是說也有不按道理的時候。
那她不按道理就好啦!
粟寶一抬手,拿出紫金錘,嘿了一聲。
「八十!八十!」
吧唧,盅蟲都沒來得及反應,就化成了一灘黏糊的黑水,死得不能再死。
季常「……」
這時候門嘭一聲被踹開,萬八實沖了進來,大聲道「到!」
粟寶「?」
季常「……」
萬八實進來得太突然,他們都沒發現姚欞月的臉色一下子變成了慘白色……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