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溫如歌戰南霆
溫如歌戰南霆

溫如歌戰南霆戰神王爺難招架

標籤: 戰南霆 溫如歌 溫如歌戰南霆 都市
很多網友對小說《溫如歌戰南霆》非常感興趣,作者「戰神王爺難招架」側重講述了主人公溫如歌戰南霆身邊發生的故事,概述為:【重生 寵夫 甜寵 團寵 1V1】 重生後如何暖化冰山夫君? 那不得白蓮花 小綠茶,配上小撒嬌,俘獲夫君的心乃是溫如歌重生的第一要緊事! 某女:「要夫君抱抱!」 夫君:「……」 某女:「要夫君牽手手~」 夫君:「……」 大晉第一美人、生來尊貴的溫如歌,錯信渣男把自己害死了,得來了五馬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4 11:4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南漸篁似乎是被戳穿了,帶了一絲惱羞成怒的意味,一把拽住了溫如歌的手腕,眼睛竄火般的盯着她。
「溫如歌,你不要拿着你的思想去想我,我告訴你,我和戰南霆不同!他不懂得珍惜你,我不會,我會視你如珠寶!你不要用那種戲謔的目光看我。」
溫如歌喉嚨滾動。
「自古帝王無情,戰南霆已經如此了,我已經不想去相信任何人了。」
南漸篁愣了好一會,隨後才開口道,「不管你相不相信?也不管你心裏面怎麼看我?今日我過來,除了要做我的事情以外,還要帶走你。」
說完之後,南漸篁還狠狠的將溫如歌往前扯了一下,「你別以為上次脫離我的掌控就萬事大吉了,你永遠都要待在我身邊,擺脫不掉的。」
一瞬間,溫如歌沒有來得及反應,手中攥着的簪子直接就露了出來,暴露在了南漸篁的面前。
南漸篁不可置信地將目光下移,看向床榻上掉落的簪子。
溫如歌的心瞬間緊揪了起來,他壓根沒想到,南漸篁會如此做。
南漸篁伸手將床榻上的簪子拿了起來,攥在手心裏面看了一會兒,最後才眸子陰冷的抬頭看向溫如歌。
「原來你是想殺我?拿着簪子是想趁我沒有防備的時候要了我的命,是嗎?溫如歌,在你心裏面就那麼想要我的命?」
南漸篁說出的話,帶着憤怒嘶啞,極度隱忍着,仔細去看的時候能瞧見她眼尾處微微泛起的紅色。
溫如歌被他的目光震懾住了,手指微不可見的蜷縮了一下,「你難道不是每次都想要我的命嗎?每次都要強迫我去做不願意做的事情,你覺得我會沒有防備嗎?」
正好在此時,溫如歌的力氣恢復了一些,她一邊盯着南漸篁的眼睛和他說話,一邊找機會想要推開南漸篁,跑到外面去。
即便能見皇在手眼通天的將它,宮內的宮女都處理掉,也覺不可能動得了宮內的御林軍。
他只會小心翼翼的防備着被御林軍發現。
因為御林軍中每一隻隊伍里都有戰南霆身邊的影衛。
所以南漸篁一定不敢驚動巡視的侍衛。
只要她在這個時候跑出去就還有希望。
她也不知道戰南霆什麼時候回來,總不能在這裡一直乾等着,能不能救她自己的命,也只能看她自己了。
而且今日南漸篁過來,還要將她帶走,一旦離開皇宮,想要逃跑就難上加難了。
前段日子的經歷,她不會再重蹈覆轍。
就在南建黃海準備說話的時候,溫如歌突然抓起旁邊的枕頭,狠狠的朝着南建黃砸了過去。
枕頭的下面十分的尖銳,帶着幾根銀針,這是溫如歌當時特意讓人做的枕頭,難見黃措不及防,伸手用手臂去擋,沒想到銀針直接刺穿了他的胳膊。
一瞬間刺痛的感覺,讓南漸篁緊緊蹙着濃黑的劍眉,她的目光看向手臂粗,赫然扎着的幾根銀針,眼神當即陰桀了起來。
「溫如歌!」
溫如歌趁機一把推開南漸篁,朝着床榻下面跑了過去,她剛剛恢復體力,從床上跑下去的時候踉蹌了一下,差點摔倒。
「救命!!救命啊……來人。」
溫如歌找到空隙,當即尖叫了起來,安靜的殿內,溫如歌的聲音格外的刺耳,卻也格外響亮。
南漸篁聽到溫如歌如此尖叫,當即就慌了神,生怕溫如皋的叫聲會驚動外面巡視的御林軍。
他今日過來,並沒有對殿內其他的人動手,而是借用南燼之的外貌,讓戰鳳俏誤以為他就是南燼之,幫他暗中將珣竹和白嬤嬤叫到了偏遠的地方,讓人暗中幫了溫如歌身邊的這兩個心腹。
並且讓鄢明歌幫她製造了人皮面具,即便鄢明歌因為鄢明月的事情恨他,也不會為了鄢明月讓整個家族陷於危機。
所以,經過這一切的操作,外面的御林軍即便再神通廣大,也不會發現。
但是如今溫如歌如此尖叫,他就不知道會不會讓那些御林軍發現了。
當即,南漸篁只覺得心煩意亂。
溫如歌抓起桌子下抽屜里的匕首,直直的指着南漸篁,眼神猩紅。
她將自己的後背靠着牆壁,她雖然不會武功,但是難保南漸篁不會將她給打昏過去。
她絕不會讓南漸篁有任何可乘之機。
「你別過來!」
南漸篁微眯眼睛,腳步依舊沒有停下,反而步步緊逼,眼看着就要接近溫如歌了。
「你敢殺我嗎?溫如歌,你敢殺人嗎?」
他知道,溫如歌雖然詭計多端,但是她不敢動手殺人的。
這就是她的軟肋。
畢竟溫如歌不是和鄢明月她們一樣,從死人堆里殺出來的,對於她來說,殺人是十分困難的,所以不到萬不得已,她定然突破不了心裏的防線,動手殺人。
溫如歌握緊匕首,手腕纖細,微微顫抖,突然間,她的刀尖一轉,直接指向了自己的脖子。
南漸篁眸子緊縮,當即攥住了手,止住腳步,「溫如歌,你做什麼!」
他不害怕溫如歌對他動手,但是看到溫如歌要對自己動手的時候,南漸篁才止不住慌亂了起來。
溫如歌冷冷一笑,「你要是再往前走一步,我就立馬將刀子扎進去。到時候我若是出了事情,鳳儀宮外面的御林軍察覺到以後,你也不可能拖着我的屍體逃跑。你也絕對落不到任何好下場!兩敗俱傷的局面,我想,這不是你想要的吧?」
聽到溫如歌的話以後,南漸篁臉色變得陰沉恐怖,額頭上青筋凸起,盯着溫如歌。
「你到底要幹什麼!」
此時,殿外月光照應過來,能隱隱約約看到有人影正在殿外。
如果猜的沒錯,應該就是跟着南漸篁來的人,替他把守的手下。
溫如歌心裏微微打鼓,「你老實告訴我,你將鳳俏和珣竹她們弄到哪裡去了?還有如今殿外的那些看守之人,是不是你派來的?」
南漸篁陰冷的眸子朝着殿外看了一眼,以後才重新將目光看向溫如歌握着的匕首上,「你威脅我?」
,co
te
t_
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