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武俠›我在修仙界長生不死
我在修仙界長生不死

我在修仙界長生不死木工米青

標籤: 周易 我在修仙界長生不死 武俠 魏昌
武俠小說《我在修仙界長生不死》目前已經全面完結,周易魏昌之間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木工米青」創作的主要內容有:一覺醒來,周易成了天牢獄卒, 幸得長生道果,卻無護道之法! 修仙界妖魔亂世,鬼怪橫行,危險重重,周易決定先躲起來修鍊幾百幾千幾萬年! 風雲變幻,時光流轉。 一百年前放走的孩子,成為大乾開國聖祖。 一千年前指點的少年,當上仙宗太上長老。 一萬年前豢養的寵物,變成異域絕世妖王。 這是一個長...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4:3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天師府的動靜瞞不過任何人。
矮了三丈。
又抹除了座椅、牆壁龍紋。
其他違反規制的建築,盡數施法損毀,再無任何觸犯天條之處。
群神得知此事,或惋惜憐憫,或冷眼旁觀,或幸災樂禍,當年四海千山皆拱伏的「大師兄」,百年之後只是個沒有神位的元嬰道君。
周易在天師府潛修小半月,無一人登門拜訪,也未得天帝召見。
天庭統御東勝神洲,億萬生靈懸於手掌,今兒這裡生災,明兒那裡有魔,比凡俗朝廷忙碌千倍萬倍。
一時間,彷彿將天師府遺忘在角落。
月中。
天庭上朝,凌霄殿中群神靜候。
時值正午,天帝身形顯化,端坐在龍椅之上。
群神躬身施禮,齊聲呼喝:「參見陛下!」
「眾愛卿平身。」
天帝目光掃過群神,這是人仙飛升後第一次朝會,聽參拜聲似乎發生了莫名變化
「天師何在?」
周易從群神末位出列:「臣,拜見陛下。」
天帝詫異道:「愛卿怎麼在角落,快到前面來,若無天師冊封我等,哪有今日天庭之盛,理應位列右一之位。
天庭以右為尊,此時站在右首的是東方帝君,補天教掌教親傳弟子,道號華陽子。
華陽子眉頭微皺,不着痕迹的瞥了眼周易。
他師從瀟雲子,封神之前一心閉關潛修,以期突破返虛人仙,與周易並無任何交情。可惜天賦、機緣不足,眼見壽元將盡,只能走香火封神的路子。
最終獲封東方帝君,地位僅次於天帝。
又有補天教為靠山背景,實際掌握的權力比天帝還要大,可以說百年來東勝神洲最有權勢的修士之一。
道途斷絕,難以飛升仙界,華陽子開始享受掌控億萬生靈的權勢,怎麼能願意有人站在自己前面?
「拜謝陛下。」
周易躬身說道:「封神榜上無臣姓名,理應無權參與早朝,得陛下厚愛才有此資格,添做末位已經滿足,哪還敢奢求其他。」
天帝微微頜首,笑道:「既如此,便依天師所說。」
周喲躬身施禮,回到角落站立。
不少正神面露嘲諷,當年縱橫神洲的大師兄,竟然落魄至此。
周易感應到一縷縷目光,抬頭微笑以對,任憑再嚴苛的人也挑不出錯。
活了數千年,小心謹慎已經融入到了骨子裡。
之前順境時優勢在我,想怎麼謹慎怎麼謹慎,做起來不難。
如今身處逆境,才能看出真本事,能對曾經的小弟躬身,能對以前的屬下低頭,且道心無恙問心無愧,方才是真的謹慎。
不會低頭,不會裝傻,不會審時度勢,又怎麼能長生不死?
這時。
又有正神出列,乃是雷部九天君之一,秦霄,所轄區域為神洲東部。
「啟稟陛下,臣受命誅逆除惡,月前巡查途經漆吳山,發現有修士私掠香火願力。」
殿中群神齊刷刷看過去,此事在天庭乃是重罪,畢竟無數天君就等着足夠香火願力,施展香火封神術強行突破返虛境界延壽。
事關壽元,凡私掠香火者,罪不可恕!
天庭嚴厲打擊百餘年,歲部諸神巡查四方,除了邪魔外道,再無修士敢私掠香火。
天帝眉頭微皺,說道:「此等事無需彙報,將其九族打入天牢,交由刑部審判。
「陛下,此人不同尋常。」
秦霄回頭看了眼周易,無奈道:「這人家中供奉天師神位,祖上更是在天師座下修行,臣得知此事,不敢妄自動手抓人!」
周易手指掐算,頓時知曉來龍去脈,再次出列道。
「陛下,此人家祖上與臣確有關係,然而因果早已了結,與其後人早無關係。既然違反天條,那就應該打入天牢,依律審判!」
「愛卿大公無私,朕心甚慰。」
天帝說道:「秦愛卿,便依天師所言,將那修士抓來審判。」
「遵旨。」
秦霄回到隊列不久,又有正神出列,乃是五星君中的水德星君。
「啟稟陛下,觴水有孽龍作亂,毀壞農田千畝,傷亡人族三百人。觴水河伯實力不足,昨日上報天庭,請派天兵圍剿!」
「又是觴水……」
天帝面露怒色,觴水龍宮曾有真龍,飛升仙界前真龍同意天庭冊封河伯管轄。
奈何真龍後裔繁多,血脈、實力又極其強大,根本不將河伯放在眼中,時不時有孽龍沿河作亂,百年間已經斬殺三條,仍不見收斂。
「哪位將軍願領兵剿殺孽龍?」
「陛下,臣請出兵。」率先說話的是兵部降魔元帥,一身實力近乎返虛。
如今東勝神洲人仙隱匿,化神巔峰足以橫行,又有天兵結陣,即使妖神級孽龍也足以斬殺。
剿殺孽龍屬於功績,會詳細記入考功司,待到天庭香火願力積攢充足,會按照功勛順序突破返虛。
又一大將出列道:「陛下,臣願往。」
天帝正要說話,卻見右一位置的華陽子出列,躬身說道。
「陛下,觴水之患源自龍宮,斬龍只治標而不治本,且不斷斬殺龍族,與龍宮交惡愈深,反而會造成更多孽龍作亂之事發生!」
天帝尚未說話,左一的截天教的無崖子出聲反駁。
「按照東方帝君的意思,莫不是要向龍族低頭?如此敗壞天庭聲威,還怎麼統御東勝神洲?」
「阿彌陀佛!」
出身佛教的南方帝君法成禪師,宣了聲佛號說道:「今日屈服龍族,明日屈服鳳關,後天又屈服什麼凶獸?這般退讓下去,豈不是成了天庭統御人族,妖族統御天庭?」
天帝端坐上首,看着三位帝君對峙,非但沒有生氣,反而面帶微笑。
三教推動封神之事,以至於天庭關鍵位置,遍布三教弟子,天帝更像是坐在上面的吉祥物。
人仙未飛升時,天帝毫無反抗機會,唯有乖乖聽話。
現在,三教沒了祖師聯繫,百年過去已經生出裂痕,大抵就是補天教同意的,截天教和佛教必然反對,換過來亦是如此。
華陽子冷聲道:「本官從未說過屈服二字,只是換個解決問題的方式。」
天帝適時說道:「愛卿仔細說說。」
「回稟陛下,這孽龍作亂必須斬殺,以正天條威嚴。」
華陽子說道:「同時另派一天庭使者,持龍頭入觴水,威懾龍宮,讓其他龍族立下血脈誓約,再敢作惡則闔族受血脈反噬之刑!」
「這法子不錯……」
天帝目光幽幽,問道:「只是派誰去龍宮呢?」
剛剛義正言辭的幾位將軍,無聲無息的回到隊列,低着頭不出聲。
觴水龍宮歷代有真龍,論實力不弱於人族大教,無數年積累下來底蘊何其深厚,縱使沒了真龍鎮壓,也不是區區天君就能隨意進出。
或許不會有性命危險,畢竟背靠天庭,然而必然遭受羞辱。
更何況領了軍令,必須讓龍族立下血脈誓言,完不成就是辦事不力。
華陽子說道:「陛下,此人必須地位崇高,否則無法代表天庭與龍族談判,又需要處事圓滑、八面玲瓏,同時工於手腕心計,方能解決觴水之患!」
群神聞言,詭異的看了華陽子一眼,又轉頭看向角落處的周易。
周易身穿藏藍道袍,與殿中正神官袍比起來,少了幾分威嚴氣勢,又因故意彎腰低頭,更顯得低矮卑微了許多。
「愛卿,此事非你不可。天師之位,代天封神,比朕還要高貴幾分。」
天帝同樣看向周易,說道:「朕封愛卿為鎮龍欽差,全權處理觴水龍族。」
「臣,遵旨!」
周易邁步出列,沒有質疑或者推辭,躬身領命。
這勞什子鎮龍欽差,封神榜上無姓名,完全就是為周易設立,不胖不瘦,不高不矮,換個人就不合適,先有了蘿蔔才挖的坑!
與其左右推辭,惹得天地、群神不高興,最終一樣避不開,索性就接了這差事。
即使完不成,也只是受些羞辱,再得個辦事不力的名頭。
周易對這些都不在意,一如當年在牢里讓龍公子打臉,還是乖乖的帶着笑臉去送飯。
該低頭隱忍時,絕不會給人任何發火的由頭。
「龍公子最後什麼個結局?時間過得太久,早忘了,大抵是死的不痛……」
周易回憶往事時,天帝繼續處理事務。
直至傍晚,方才散朝。
群神恭送陛下後,駕雲四散離去,周易也不用施法,出了凌霄殿右拐就是天師府。
……
天師府。
周易剛剛坐下不久,正在思索如何處理觴水之患。
「天庭統御東勝神洲之後,由於正神都是人族冊封,妖族處處受限制,天長日久必生怨恨。偏偏又實力不足,無法推翻天庭,只能硬生生忍受!」
「龍族自稱妖中皇族,自己的臣民受了冤屈,必須發出自己的聲音。
「否則人心一散,隊伍就沒法帶了!」
「如此推斷,觴水龍宮故意放出孽龍,違反天條,所求應是權力!」
周易眉頭微皺,天庭群神不可能想不明白此事,然而誰都知曉,天庭不可能分權給妖族。
三教或許互相內鬥,然而面對妖族時候,會出奇一致的團結。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修仙界中族群之爭的殘酷,遠勝過理念之爭。
「所以,觴水龍宮之患,完全是個死結?」
這時。
一道聲音從殿外傳來:「拜見師兄!」
「進來。」
周易揮手打開禁制,眼見着白隨心走進門,笑道:「白師弟怎麼有空來?」
白隨心隨意落座,說道:「師兄,剛剛聽到消息,天帝那廝要你去處理觴水龍患?」
周易點頭道:「確有此事。」
「師兄,天帝那廝不懷好意,這事兒根本無解。」
白隨心揮手布置隔絕陣法,說道:「天牢中關押了幾條孽龍,上斬仙台之前,師弟我施法搜魂奪魄,得知了不少關於妖族的秘密。」
周易說道:「具體說說。」
「天庭建立之後,龍族曾秘密接觸天帝,希望能受封成神掌管水脈。
白隨心說道:「剛開始天帝似是答應,龍族奉上了無數奇珍異寶,作為答謝,結果天帝那廝拿了好處反悔!」
「竟有此事!」
周易沉吟片刻,說道:「可惜已經接下此事,無論成功與否,都得去龍宮走一遭。」
白隨心急切道:「那豈不是憑白受辱,損了師兄名聲?」
「無妨。」
周易笑着說道:「貧道這貪財好色的名聲,哪還有的損毀,至多不過讓龍族羞辱幾句,難道還敢動手不成?」
「該死!」
白隨心怒罵一聲,說道:「師兄,待你從觴水回來,便拿天牢那幾頭龍崽子泄憤。」
「多謝師弟關心。」
周易拱手道:「泄憤就算了,你應該清楚,如今我這身份很是敏感,當真是如履薄冰,不敢有踏錯半步。依天庭律法,虐待犯人,亦是重罪!」
天牢犯人不同於凡俗,都是修士甚至正神,嚴禁獄卒施以私刑。
「這天庭群神乃師兄冊封,天帝那鳥位,也是師兄讓出去,未曾想區區百年時間,竟一個個變成這般!」
白隨心痛心疾首,仰天嘆息道:「何至於此?」
「貧道本就無心權勢,這樣正好閉關潛修。
周易說道:「餘下壽元不多,努力修行,或許還有一線化神之機!」
白隨心神色悲憤,偏偏見周易模樣,憋在心中無處發泄。
又敘了會兒話,化作遁光飛回天牢,隨意抽了個犯人姓名,開啟雷霆禁制幫他鎮壓心魔!
天師殿中。
周易盤膝而坐,面上沒有任何異色。
且關閉了所有禁制陣法,任何神識都能探查,看清周易一舉一動。
天庭很快傳出各種流言,譬如所謂的三教首徒、大師兄、執掌封神之類,不過是運氣好而已,如今潮水褪去,頓時就顯露了原形。
正是人仙看透了周易本質,才沒有授予天帝之位。
所謂出讓天帝,不過是某些人自吹自擂,根本是子虛烏有的事!
周易聽到此類流言,毫不在意的搖頭一笑,數日後上書稟明天帝。
「臣請領兵十萬,討伐觴水龍宮,定能取得龍族血誓,以正天庭威嚴,以佑兩岸人族!」
看《我在修仙界長生不死》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精華書閣進行查看
為您提供大神木工米青的《我在修仙界長生不死》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查看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保存好書籤!
第三百二十一章 天庭早朝免費閱讀.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