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許禾趙平津
許禾趙平津

許禾趙平津服軟

標籤: 許禾 許禾趙平津 趙平津 都市
小說《許禾趙平津》,超級好看的都市小說,主角是許禾趙平津,是著名作者「服軟」打造的,故事梗概:許禾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青澀小花,但在趙平津眼裡,她的初次綻放也着實過於熱辣了一些。——平生只對她服軟。...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5:5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陳序直接拿了手機和車鑰匙起身「我去車上等你們。」
簡瞳想要說,你不用等我們,待會兒我直接開車帶柚柚回去了,但看着陳序此刻明顯沉鬱的臉色,簡瞳也就沒再多說。
「陳先生。」
陳序走過來時,張文禮還是十分客氣禮貌的先打了招呼。
陳序的目光落在張文禮的臉上。
張文禮不卑不亢,只是平靜溫和的望着他。
陳序喉頭微動,他移開視線,淡淡點了點頭,又摸了摸柚柚的小臉。
柚柚什麼都不懂,笑嘻嘻看着陳序「爸爸,你等我一會兒哦,我一會兒就去找你。」
陳序笑了笑,「好,爸爸等着你。」
周遭用餐的客人,似乎有點好奇的看過來。
怎麼這小姑娘給兩個男人都喊爸爸?
簡瞳也察覺到了,她有點尷尬,趕緊催着張文禮出去了。
陳序直接去了停車場,張文禮帶着柚柚在附近的廣場上玩了好一會兒,他們坐了碰碰車,買了氫氣球,各種小零食,柚柚最後跑累了,趴在張文禮肩膀上打瞌睡。
「回去吧,柚柚困了。」
簡瞳看了看時間,也不早了,柚柚明天還要去幼稚園。
「直接回你那裡,待會兒我打車回酒店就行。」
張文禮不忍讓簡瞳奔波,又見柚柚睡的香甜,就主動提議。
簡瞳打開導航看了看「正好順路,先送你回酒店吧。」
張文禮沒再多說,跟着簡瞳上了車。
直到將張文禮送回酒店,簡瞳才驀地想起,剛才陳序說的是會在車上等她們。
她趕緊給陳序打了個電話,「陳序,你在哪呢?」
「停車場。」
「我剛把文禮送回酒店,這會兒帶柚柚回家,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
陳序沒說什麼,簡瞳掛了電話,將女兒放在安全座椅上固定好,柚柚迷迷瞪瞪又睡著了。
簡瞳車子開的很穩,車速也不快,所以到家的時間就比往日慢了一些。
她停好車,抱了柚柚下車,剛要去電梯,卻看到了不遠處靠在車邊抽煙的陳序。
陳序也看到了她,他隨手掐了煙,又站了一會兒,方才過來,伸手接過柚柚「我來吧。」
簡瞳看出來他心情不好,也就沒和他爭。
回了公寓,柚柚睡的太沉,簡瞳乾脆也就沒給她洗澡,只是將她小心翼翼放在床上,拿溫熱的毛巾給她擦了擦小手小臉,就蓋好毯子,關上了卧室的燈。
留了一盞睡眠燈,簡瞳才關上了卧室的門離開。
陳序卻還沒有走,他就站在客廳里,簡瞳出來後,他的目光就落在了簡瞳身上。
不知怎麼的,簡瞳覺得陳序這會兒的眼神有點嚇人,就像是能把她吃了似的。
她移開視線,隨手撩了撩頭髮「不早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
陳序卻直接走到了簡瞳跟前,簡瞳嚇了一跳,下意識要閃避,陳序卻一把握住了她的肩膀。
他的眸底蘊着淡淡的紅,聲音也有點嘶啞「他來找你幹什麼?求和嗎?」
「你說什麼呢,他是來京都開會,順路來看看我和柚柚而已。」
「是么,是要來看柚柚,還是為了你?」
「陳序,你發什麼瘋啊,我們都離婚了……」
「可他也曾經是你的男人。」
陳序握着她的肩,握的越來越緊「簡瞳,你知不知道,我今天一整天怎麼過來的。」
簡瞳怔了一下,下一瞬卻笑了「我知道啊,我比你更清楚,因為我曾經過過無數個這樣的一天。」
「瞳瞳,你在報復我,是不是?」
「陳序,你真的想多了,如果我想要報復你的話,我根本就不會和你上床,我會讓你看着我和別的男人上床,戀愛,結婚,生子……」
「簡瞳,你非要這樣對我?」陳序的眼底的紅,漸漸濃郁,他將她推到牆邊,一手攥住她的手腕固定在頭頂處,「你和他既然已經離婚了,那就再無關係了,你以後,可不可以不要再和他見面?」
簡瞳的目光卻漸漸平靜「陳序,你最好理智一點,我和張文禮之間是和平分開的,我們無仇無怨,相反,嫁給他那些年,我過的很幸福,在我生下柚柚後,也是他給了柚柚圓滿的父愛,我不可能和張文禮不相往來,柚柚也不可能不見張文禮,你也聽到了,柚柚喊他爸爸,柚柚很喜歡他,和他很親近。」
「所以,你以後還會見他,你們仍會一起吃飯,說說笑笑,我的女兒,仍要喊他爸爸?」
「沒錯。」
「所以,你也根本不會忘記他,你的心裏還有他,如果不是當初因為他兒子的事,你根本不會和他分開,是不是?」
「沒錯。」
簡瞳並不想去否定什麼,也不想隱瞞她的真實想法。
當初選擇嫁給張文禮的時候,簡瞳就沒想過和他分開,她是打定了主意要和張文禮過一輩子的。
只可惜造化弄人,陽陽的事是解不開的死結,所以她和張文禮才成了如今的遺憾。
「那我算什麼?簡瞳,我陳序如今在你心裏算什麼?」
「我早就說過的,如果你不能接受這樣的相處方式,我會尊重你的想法。」
陳序忽然就笑了,他攥住簡瞳的手指,一根一根鬆開。
簡瞳抬手推開他「你先回去吧,你也可以好好想一想,等你冷靜下來,我們可以談一談。」
「所以,簡瞳,你現在就是玩玩我,是嗎?」
陳序望着她,那是簡瞳第一次,在他眼裡看到這樣破碎的,脆弱的光。
她的心仍會因為他而疼,可她卻將自己死死的固定在原地,再不會往前一步了。
也許,比起自己痛苦,讓別人痛雖然更自私,但卻也是簡瞳如今的一種本能的自我保護。
正所謂她曾和季含貞說過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就是如此。
「隨便你怎麼想,該說的話,我之前已經全都說過了,陳序,我尊重你的所有意願。」
「好啊。」
陳序沒有離開,沒有摔門走人,他反而更向前了一步,再次將簡瞳抵在牆邊「你想玩我,那就好好玩!」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