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許禾趙平津的小說免費
許禾趙平津的小說免費

許禾趙平津的小說免費服軟

標籤: 許禾 許禾趙平津的小說免費 趙平津 都市
都市小說《許禾趙平津的小說免費》目前已經全面完結,許禾趙平津之間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服軟」創作的主要內容有:許禾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青澀小花,但在趙平津眼裡,她的初次綻放也着實過於熱辣了一些。——平生只對她服軟。...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2: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到家了沒?時間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平日上班忙,睡不好,周末你補個覺,明天上午我去接柚柚,帶她出去玩,你好好歇一天……」
「剛才,對不起,是我自己情緒失控了,你臉上那個印子,怎麼樣了……」
「一點皮外傷,男人嘛,無所謂的,別放心上。」
「你塗點葯。」
「好,我待會兒就塗。」
「那我掛了。」
「瞳瞳……」
「嗯。」
「你還會來嗎?」
簡瞳那邊沉默了好一會兒,陳序才聽到她輕嗯了一聲。
電話隨之掛斷了,陳序攥着手機,心臟的最深處,卻又莫名的溢出了絲絲縷縷澀澀的甜。
他像是變成了一個情竇初開的毛頭小子,因為對方的任何一個小小舉動,任何一句話,甚至一個表情,一個字,都患得患失,或喜或悲。
深夜,陳序卻失了眠,他實在太想找個人傾訴,但趙平津肯定是在老婆孩子熱炕頭,鄭南煦狗嘴裏也吐不出什麼象牙,他思來想去,一個電話打給了周北珺。
這位一向清醒獨立不近女色保持單身不婚不育的哥,也許能給他指點一點迷津。
周北珺半夜被吵醒,卻也沒有半點的不耐。
他起身,將早已熄滅的香點燃,拿了煙盒取出一支,才道「有事?」
陳序將心中煩惱一一傾吐,最後才自嘲笑道「周哥,我他媽怎麼也沒想到,這輩子還有今天,你說這是不是就是報應?」
「一飲一啄,天意而已。」
周北珺笑了一聲「其實很簡單,如果你覺得現在這樣的模式讓你痛苦多過於歡樂,那就結束好了。」
「但是這種痛苦和之前的痛苦,完全不一樣,周哥,我願意就這樣痛苦着。」
「你自己心裏都有答案,為什麼還要再來多此一舉問我。」
「周哥,你有沒有遇到過心愛的人?」
周北珺勾了勾唇,將煙蒂在煙灰缸中摁滅「我又不是六根清凈,當然也有七情六慾。」
「這麼多年,沒見你對誰動過心啊,也沒見你身邊有過女人……」
周北珺沒說什麼,將電話掛斷了。
他的身邊當然不會有女人,他當然也不會對誰動心,因為他愛的那個人的身份,與他的關係,註定了是永遠見不得光。
所以,這個秘密,到死也只會藏在他的心裏,不會被第二個人知曉。
哪怕那個女主角自己,都一生一世不會知曉。
這種感情其實特別的壓抑無望,特別的傷人,也許到最後,故事的主人翁都會被壓抑的抑鬱,瘋癲。
但周北珺卻從不會讓自己沉溺於這樣的情緒中。
人生中最可怕的不是一件事全無希望,而是給你希望再讓你狠狠的失望。
所以,既然從一開始就知道不會有好的結果,更可能連萌芽都不會,心態卻反而徹底的放平了。
就這樣遠遠看着,好似也挺好的。
唯願卿安罷了。
……
午後的麓楓公館,安謐而又美好。
康寶和柚柚在玩拼圖,鳶鳶畫完畫,隨手拿了個白玉九連環玩。
這還是趙太太給康寶的,但康寶年紀太小,還沒辦法解開。
鳶鳶坐在地毯上,許禾就趴在她旁邊看書,見她拿着九連環隨手撥弄,完全沒什麼章法,就笑嘻嘻隨口說了一句「鳶鳶,你要是能解開,我以後給你喊姐姐哦。」
許禾說完也就繼續看書去了,完全沒放在心上。
其實這個九連環是真的挺難的,趙平津這樣聰明的人,都是八歲時才解開。
但許禾卻沒注意到,鳶鳶聽她這樣說完,整個人的神情都變了。
她原本還只是隨意撥弄,並沒用心,但現在,她整個人已經徹底的安靜專註了下來。
白玉的質地十分瑩潤,在她瑩白的指間,玉環微動,發出叮咚清脆的聲響。
這聲響持續不斷,倒是十分悅耳。
惹得柚柚和康寶都跑過去看。
許禾仍是沒當回事兒,她正在看一本英文小說,故事十分狗血,堪稱中文版的總裁瑪麗蘇,但就是讓人十分的上頭,她漸漸看的入迷,完全沒聽到,九連環的叮咚聲忽然停了。
而下一瞬,柚柚已經歡呼着拍起小手「鳶鳶姐姐好棒,姐姐好厲害,姐姐把九連環解開啦!」
鳶鳶望着面前解開的九個白玉環,抬手將額上細密的汗珠擦掉,方才抿嘴笑着看向了許禾。
許禾聽到柚柚的聲音,再看看鳶鳶面前擺着的解開的九連環,手裡的書,吧嗒一聲掉在了毯子上。
「你,你真的解開了啊鳶鳶……」
許禾又揉了揉眼,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鳶鳶使勁點點頭,再次滿懷期待的看着她,等着她開口。
許禾眼神開始亂飄,顧左右而言他「廚房好像做了蛋糕,我去看一下,給你們拿……」
「哦對了,趙平津剛才打電話有事讓我做,我先下樓一下啊……」
許禾一骨碌從地毯上爬起來,就要開溜。
但裙子卻忽然被鳶鳶的小手抓住了,小姑娘彷彿是真的急了,忽然就開了口「大人不可以說話不算話……」
她說的不算太清楚,聲音也並不大,但這短短一句,就像是一聲驚雷,忽然就在許禾的耳邊炸開了。
就連康寶都呆住了。
而柚柚更是瞬間瞪大了眼「姐姐……」
「鳶鳶!」
許禾差點蹦起來,她大喊了一聲後,又忽地蹲下身,緊緊攥住了鳶鳶的小胳膊「你剛才說什麼寶貝,你再說一遍好不好?」
鳶鳶咬了咬嘴唇,眉毛又緊緊皺了皺,攥着許禾裙子的小手,攥緊又鬆開,她嘴唇蠕動了好一會兒,到最後,似乎下了什麼決心。
反正都說了一句話了,那就繼續說話好了。
「那你叫我姐姐,我就說話。」
許禾的眼睛一點一點睜大,睜的和柚柚的一樣,溜圓溜圓。
而她和柚柚也幾乎同時一點一點張大了嘴,兩個人保持着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表情,望着坐在地毯上的鳶鳶。
而片刻後,康寶和柚柚都看向了許禾,兩個小傢伙眼底都帶了期盼。
彷彿盼着許禾趕緊開口,叫鳶鳶姐姐。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