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葉蒼天唐欣婉
葉蒼天唐欣婉

葉蒼天唐欣婉護花狂兵

標籤: 葉蒼天 葉蒼天唐欣婉 唐欣婉 都市
長篇都市小說《葉蒼天唐欣婉》,男女主角葉蒼天唐欣婉身邊發生的故事精彩紛呈,非常值得一讀,作者「護花狂兵」所著,主要講述的是:《護花狂兵》作為蠍子的一部都市生活文,文章結構很好,前有伏筆後有照應,人物的性格、行為活靈活現,思路新奇,主要講的是:心情忽然間好起來,許薇薇露出一抹笑意,對身旁的年輕警察道:「小劉,審訊可以開始了,順便好好查查,這傢伙之前的案底!」……...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2:1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臨時審訊室之中。
當尹濤被人帶來,目光看到葉蒼天的時候,第一時間便開口詢問了出來。
「喬光林,抓住了?」
聞言,葉蒼天緩緩的搖了搖頭,道「不好意思,他負隅頑抗已經戰死了。」
「那他死前有沒有說什麼?為什麼要害我?」尹濤連忙問道。
聞言,葉蒼天點了點頭,道「有,他承認了所有一切……」
葉蒼天將喬光林之前的闡述,原封不動的講給了尹濤聽。
無論是尹濤被設計離開隱組,還是再度被陷害,毫無遺漏地說了出來。
這……
聽着葉蒼天的講述,尹濤臉色變幻起來,大手也攥成了拳頭,發出鏗鏘的聲音。
他很不願意相信,但心想葉蒼天沒有必要在這種事情上欺騙他。
他也不知道喬光林背後到底是什麼勢力,也不知道其勢力的具體情況。
良久,尹濤對葉蒼天點了點頭,道「謝謝你告訴我這些,那麼接下來你想說點什麼?」
尹濤相信,葉蒼天不會專門前來,只為說喬光林的事……
「說說你的未來。」
葉蒼天微微一笑,淡淡的道。
「未來?我還可能有未來嗎?」
「無論是我與你爭搶隱組掌控權,還是我偷襲這裡,都已經令我身敗名裂。」
尹濤冷漠地瞥向葉蒼天,嗤之以鼻的一笑。
他心有不甘是真,但那又能怎樣呢?
毫不客氣地說,現在就算葉蒼天將隱組大權交給他,他也不可能掌控隱組。
因為他的名聲已經毀了,沒有人會聽從他的號令。
他已經從隱組的英雄,變成了賊子,還有什麼前途可言?再說作為勝利者的葉蒼天,也不會放過他。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只要你誠心悔過,昨夜的事情我不會說出去,你還有挽回自己尊嚴和榮譽的機會。」
葉蒼天瞥了一眼冷濤,沉默了少許,緩緩的說道。
聽這麼一說,尹濤愣住了。
他這才知道,昨夜的事情還沒有發酵,似乎被葉蒼天按了下來。
若是沒有昨夜襲擊這裡的事情,那僅憑着與葉蒼天爭奪權力的事情,他名聲就算會受損,也在可控制的範圍呢。
畢竟他沒有做出實質傷害隱組的事情。
想到這裡,尹濤目光瞥向了葉蒼天,道「你是想讓我給你當狗?」
「不!」
葉蒼天搖了搖頭,緩緩的道「我從來沒想過讓你當狗,這對於我來說也沒有意義。
你應該知道,我只是代管而已,坐在這個位置的時間,並不長。」
聽着葉蒼天的話,尹濤不耐煩了下來,陰沉地道「你到底想怎樣,直說吧!別浪費大家的時間。」
「很簡單,繼續為隱組效力,就像過去一樣。」
「如此一來,在未來你可以用一次次功勞,來恢復你受損的名望,重新迎來尊重與榮耀。」
「而隱組對你,將不計前嫌,依舊可以保留對你全力支持!」
葉蒼天淡淡說道,事實上,這已經是他能給予對方最好的選擇。
聽到這裡,尹濤眉頭緊皺了起來。
說實話,他並沒有怨恨過隱組,只是怨恨隱組那些對他落井下石的人。
所以他要爭奪權力,將那些小人碾在腳下。
現在一切都水落石出,得知是喬光林的陰謀,讓他重新效力隱組,更是沒問題。
只不過,他心中依舊存有顧慮,葉蒼天嘴上說既往不咎,可日後誰能保證不對他出手陷害?
而且昨夜他有意破壞東方明月閉關,就算葉蒼天放過他,東方明月會放過他嗎?
想到這裡,尹濤目光看向葉蒼天,道「如何保證你們不會暗中對我出手?」
「我給的承諾,就會努力做到,我給予不了你任何保證!」
「不過這一點你可以參考看白家,相信你應該聽說白家和我之間的事情,而白家現在卻安然無恙,甚至還會支持我,這應該能說明一切吧?」
嗯?
尹濤一聽這話,眼睛轉動了起來。
白家和葉蒼天之間的矛盾,基本上已經是滿城皆知了。
毫不客氣地說,若是他換成了葉蒼天,說不定直接藉著機會,滅掉白家。
然而在整件事情之後,白家並沒有什麼大的損失,再加上白遠航之前公然支持葉蒼天。
由此可見,葉蒼天對白家絕對沒有暗中算計,否則白家根本不可能支持葉蒼天。
此事證明,葉蒼天算是信守承諾之人。
想着,尹濤緩緩地點了點頭,道「好,我暫且答應你,但若是隱組和你有負於我的話,我定然會離去!」
事到如今,尹濤已經別無選擇,畢竟他不想一輩子成為階下囚。
所以有機會的話,他還是要爭取一下的,再說葉蒼天的條件並不苛刻,他倒是可以接受。
「成交。」
葉蒼天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繼續道「別想太多,你這輩子恐怕都沒有那樣的機會。」
說話間,葉蒼天也不猶豫,直接取出了封靈丹的解藥,丟給了對方,並且示意對方隨時可以離去。
哼!
看着葉蒼天得意的笑容,尹濤冷哼了一聲,服下了丹藥之後,便直接離開了房間。
另一邊,處理了尹濤的事情之後,葉蒼天直接前往了白家。
見白家已經開始為白遠航張羅後事,葉蒼天將白素蘭單獨叫到了一個房間。
「葉大人找我有事?」
白素蘭目光疑惑地看向葉蒼天,兩人上次分開到現在,不過數個時辰而已,如今對方又來找自己,她當真有些迷糊。
葉蒼天點了點頭,道「殺死白遠航的兇手,名為黑羽,已經被我斬殺,屍體應該被隱組的人清理了,我特意來跟你說一聲。」
「葉大人,你不會是在騙我吧?」
白素蘭一聽這話,頓時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龍城可是整個遺迹內,人類居住的最大城池。
想在龍城內找個人,還是短短的數個時辰,在她看來,簡直異想天開,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
「我從不騙人。」
「此事在你看來有些不可思議,但我有我的方法,只是不能相告,還請你諒解。」
「不過我可以肯定,他絕對是真兇……」
葉蒼天看着白素蘭稍帶質疑的表情,沉吟了少許,緩緩的說道。
畢竟他剛剛答應過尹濤,將尹濤所犯的事情壓下來,所以並沒有告訴白素蘭。
不然的話,他所說的一切,定然更具有說服力。
「好,我可以不追問你如何找到的對方。」
「但我想知道,他為什麼對我父親動手!」
白素蘭聞言,沉默了少許,始終難以相信,便開口詢問了出來。
「好。」
葉蒼天應了一聲,開口道「一方面對方想挑撥我與尹濤的關係,從而讓尹濤脫離隱組,加入到對方的陣營。」
「另一方面,他想通過白遠航的死,來影響入口那邊的白家戰力,從而令光明殿長驅直入,進入遺迹與隱組對抗……」
聽着葉蒼天的解釋,白素蘭再度沉默了下來。
少許之後,白素蘭直接跪在了地上,拜了下去,道「多謝葉大人為家父復仇……」
看着白素蘭的舉動,葉蒼天連忙上前,托起了對方。
「還是別謝了我,在我管理隱組期間,白家出現這種事情,也是我的疏漏,只要你別怪我就好了。」
「再說,這些也是我應該做的。」
白素蘭一聽這話,連忙道「不,家父的事情與葉大人並無關係,葉大人為家父報仇,便是我的恩人,以後但有所命,無不遵從……」
「好,那就先這樣,你先忙吧,我也得先回隱組了。」
「還是那句話,這邊有什麼需要,通知我就好,我定然會全力以赴。」
見白素蘭並沒有怪自己,也不多說,直接選擇了離開。
沒辦法,身為隱組的掌權者,平日里他的工作量不小,很多事情都在等他定奪拍板,還真沒有時間留下來。
……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