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一顆肉圓子云綰寧
一顆肉圓子云綰寧

一顆肉圓子云綰寧雲綰寧墨曄

標籤: 一顆肉圓子云綰寧 雲綰寧 墨曄 玄幻
書荒的小夥伴們看過來!這裡有一本「雲綰寧墨曄」創作的《一顆肉圓子云綰寧》小說等着你們呢!本書的精彩內容:穿越當晚,新婚洞房。雲綰寧被墨曄那狗男人凌虐的死去活來,後被拋之後院,禁足整整四年!本以為,這四年她過的很艱難。肯定變成了個又老又丑的黃臉婆!但看着她身子飽滿勾人、肌膚雪白、揮金如土,身邊還多了個跟他一模一樣的肉圓子……墨曄雙眼一熱,「你哪來的錢!哪來的娃?!」肉圓子瞪他:「離我娘親遠一點!」當年之...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19:5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父皇。」
只見墨曄起身,沖墨宗然沉聲說道,「兒臣已經調查過了。前些日子京中鬧鼠疫,正是陳家暗中作亂。」
「哦?」
墨宗然臉色微微一變,「可有證據?」
這話可不興亂說啊!
就算他是墨曄,是他最器重最信任的兒子!
前些日子剛剛立秋,京中的確鬧了一場鼠疫。
正值秋收,本該是個豐收年,百姓們一年到頭的忙碌也得到了豐厚的回報。今年這個寒冬,百姓們也不愁吃穿了。
哪知,沒多久便鬧了一場鼠疫。
京城不知何時多了成千上萬隻老鼠。
那些個老鼠不但吃掉了百姓們的糧食,甚至還咬傷不少人,被咬傷之人患上鼠疫。
還有更猖獗的老鼠,咬斷百姓的房梁,不少房屋因此垮塌,便又多了幾百人受傷……
這兩年,南郡都不算太平。
又是乾旱、又是雪災、又是山洪爆發,又是鼠疫的。
鬧得人心惶惶!
若宋子魚還在,墨宗然也沒有這般頭疼。
偏偏那會子,正是宋子魚性命垂危之際!
雲綰寧和玄山先生忙着救宋子魚,鼠疫一事墨宗然便交給了墨曄處置。
雖說那些老鼠都被消滅掉了,鼠疫也由楊太醫和高良師徒二人聯手治好了。可是那些憑空出現的老鼠究竟從何而來,卻一直沒有查出結果。
誰知眼下,墨曄會突然提起鼠疫一事。
「有。」
墨曄點頭,從懷中取出一封書信遞給了他,「這封書信,正是陳立輝親手所寫。」
看到那封書信,墨煒臉色也微微一白。
由此可見,他分明是看過那封書信的!
信中內容是什麼,他心裏比誰都清楚!
墨宗然忙展開書信,一目十行。
很快,便將書信中的內容看完了。
「混賬!」
因為生氣,墨宗然將書信揉成一團,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
他憤怒地站起身,沖門外的御林軍高聲喝道,「給朕再加二十板子!今日不打得陳立輝半身不遂,不許停下來!」
墨翰羽是沒有見過那封書信的,更不知信中內容。
他也很好奇,墨曄是從哪裡得到的那封書信。
他眼神狐疑,「老七,信中寫了什麼?」
「正是陳立輝『求鼠』的書信。」
墨曄微微勾着唇,面上卻不見笑意。
他陰沉沉的目光落在墨煒臉上,「四哥。若本王猜得不錯,陳立輝之所以會私下『求鼠』,苦心孤詣的弄出這一場鼠疫來……」
「便是想讓你化解這場鼠疫,從而得到父皇器重吧?」
如此,墨煒不就離太子之位更近一步?
更何況,那會子墨曄和雲綰寧剛剛回京,正忙得腳不沾地!
一邊是神機營,一邊是宋子魚性命垂危,一邊還要擔心北郡那邊的情況,甚至還要忙着替墨宗然打理朝政。
墨曄本就分身乏術了!
若當真鬧出鼠疫,他只怕也只會將此事交給墨煒處理!
起初,他也的確讓墨煒前去調查此事。
「四哥處理鼠疫的手段倒是清晰明了。可惜,那些畜生並非人類,聽不懂人話!」
墨曄冷冷地笑了起來。
陳立輝自認為弄到了那成千上萬隻老鼠,便能掌控這些老鼠,讓墨煒順利化解危機登上太子之位。
誰知,畜生就是畜生,豈能被人掌控?!
尤其是老鼠!
「不論是救助救助受災百姓拉攏人心,還是上奏父皇得到父皇器重,四哥都做到了……不過這一場鼠疫,卻是四哥沒有想到的吧?」
這場「人鼠大戰」,從始至終都是陳家布的一個局。
從一開局,墨煒便處理的井井有條。
可惜,他們千算萬算,怎麼也沒算到會鬧出鼠疫!
這,便是墨煒的盲區了。
甚至就連陳家,也破不了這個局!
只能眼睜睜看着京城百姓,被這場鼠疫吞噬的人越來越多……
就連楊太醫和高良,也是數次請教雲綰寧後,才徹底化解了這場危機。
所以,陳家與周王府,又拿什麼來解決鼠疫問題?!
「四哥可以得民心,也可以得君心。」
偏偏他沒有雲綰寧這樣一個醫術精湛的媳婦,不能替他解決燃眉之急!
眼瞧着事情的走向超乎他們的計劃,所以墨煒才會忙不迭請了墨曄出手,將此事交還給墨曄來處置,他接手了神機營。
陳立輝眼見着墨曄滅掉鼠疫,又平息了一場動!亂,更得墨宗然的信任與看重了……
背地裡還數落了墨煒一頓!
「從前不知四哥的為人,本王也不想了解。但後來寧兒善心大發,將四哥從鬼門關拉回來,又撮合你娶了雲汀汀。」
墨曄微微眯了眯眼,「這幾年來,本王自問,我與寧兒待你不薄。」
墨煒眼神閃爍着,不敢與他對視。
「卻沒想到,四哥竟是扮豬吃老虎……把本王和寧兒,瞞得好苦啊!」
墨曄臉色冰冷,唇邊笑意看得人心驚。
墨翰羽撓了撓臉,「老四演技真好!本王就是一頭豬,你卻還扮豬吃老虎!這幾年演技之高明,就連老七和綰寧都被你給瞞過去了,果真是厲害啊!」
「本王佩服!」
說著,他沖墨煒作了作揖。
墨煒臉色愈發心虛了,「老七,我……」
他試圖解釋。
可張了張嘴,又不知該如何解釋!
畢竟,這些都是事實!
方才在周王府,他本可以給墨曄好好認個錯道個歉。
可他不知怎的,就是開不了口!
被墨翰羽罵了一通,這才告到墨宗然跟前……眼下當著墨宗然的面,墨曄的句句控訴,都讓墨煒心虛理虧,無言以對!
墨曄懷中的那封書信,想必起初也沒打算呈給墨宗然。
是他一等再等,給他了多次機會,沒有等來墨煒發自內心的道歉與認錯……
所以,才將書信呈給墨宗然過目吧?!
「老七,是我對不住你和綰寧。」
半晌,墨煒才垂着頭,低低地說了一句,「可你也要相信,我對你和綰寧並無害人之心!否則,你又豈能有今日?!」
在大臣們眼中,沒了墨回延與墨回鋒,這個太子之位本就該是墨煒的!
他的生母是陳貴妃,是後宮中位份僅次於皇后的人!
這個太子之位,自然該給墨煒。
朝中有人支持他,墨煒便真當自己有了話語權……
他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不等墨宗然和墨曄開口,墨翰羽就當先炸了毛!
「老四,你真以為你算老幾?!你自己有幾斤幾兩重,心裏沒數嗎?怎麼還好意思腆着張大臉說這不要臉的話?!」
他伸手指着墨煒,就差動手了!
「你真以為就算你要與老七爭搶,你搶得過老七?!」
「你憑什麼?憑你臉皮厚?還是憑陳家手段多?!」
墨翰羽氣得跺腳,「真把自己當根蔥了!還敢與老七相提並論……要不是父皇在,看我不打扁你這張討人厭的臉!」
這些年,他與墨煒關係本就淡漠。
若非墨曄,他才不會與墨煒這般刻薄之人來往!
墨翰羽話音剛落,原本緊閉的殿門,突然被人一把推開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