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一拍兩散
一拍兩散

一拍兩散唐穎小

標籤: 一拍兩散 徐晏清 都市 陳念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一拍兩散》,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陳念結婚那天,徐晏清砸了她的場子。他穿了她最喜歡的白襯衫,站在她的跟前,問:「好玩么?」他狼狽蕭索,眼尾泛紅,彷彿她才是他們之中,負心薄倖的那個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1:0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徐嫿一雙眼裡充斥着眼淚,雙手死死的掐着傅慧芳的手,她在求救。
「我要見爸爸,我要見爸爸!」她又開始喊起來,「你們走!你們問什麼我都不想回答,我是受害者,我也是受害者!我要找律師,律師不來之前,我什麼也不說!該說的我都說了,我都說了!」
她開始躁動。
整個人像發了瘋,下一秒,她猛地站起來,直接朝着牆撞過去。
幸好警察反應快,一把將她拉住。
傅慧芳急道「警察同志,自從她遇襲之後,情緒就一直不穩定,能不能等她穩定一點再問,或者我找律師。你們沒有確鑿的證據,還是不要刺激她了。徐開暢是她哥哥,哥哥怎麼可能會拖着妹妹下水?」
眼下這個情況,警察也問不了什麼。
警察也沒多說什麼,只留了其中一個下來看着。
他們就守在外面。
等他們出去,徐嫿才慢慢平復下來,她趴在傅慧芳的懷裡,眼睛直直盯着一處。
「媽,求求爸爸,求求爸爸幫幫我!」
傅慧芳抱着她,閉了閉眼,一句話都沒有。
她突然意識到,徐振生想做什麼。
他是要除根,把一切不利因素全部除掉。
而她,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她的人生,從嫁給他的那一刻,就徹底摧毀了,她沒有餘地,一絲都沒有。
……
徐晏清打入解藥,有老安的基礎在,他們研製出解藥倒是很快。
晚上吃過飯。
徐晏清帶着陳念去了一趟曲召閣。
陳念把警局裡的事兒,跟徐晏清說了一下,她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我都開始懷疑,我是不是誤會了,徐振生真的是受害者吧?」
「你還沒告訴過我,他當時是怎麼對你的。」
「都過去了,說不說都一樣。」
「我想知道。」
「就……摸了摸。」她也不想詳細說,怪噁心的。
到了曲召閣。
兩人從側門進,尉邢的手下就等在門口,領着他們進去。
五樓的長廊有一處鏡面設計,男人直接推開,裏面與外面的裝修不同。
裡頭是暗色調,陳念跟着徐晏清進去。
轉門合上,彷彿兩個世界。
李碩就被關在這裡。
已經關了好些日子,一個字都沒說過。
尉邢站在酒架前,正在選酒。
「邢哥。」
尉邢餘光瞥了眼,點點頭,而後看向陳念和徐晏清,說「等你們很久了。」
說完,他正好選中一瓶紅酒,他拿了醒酒器。
尉邢倒完酒,就帶着徐晏清去見李碩,徐晏清讓陳念在這邊等着,沒讓她跟着進去。
陳念也隨意,就在吧台前面坐下來,盯着醒酒器里的紅酒。
暗室內,李碩倒是沒被綁着,他坐在椅子上,除了邋遢了一點,沒有任何皮外傷。
他被罩在一個玻璃罩子內。
他的精神幾乎要被耗干。
他手肘撐着膝蓋,低垂着頭,深淺不一的喘着氣。
精神的折磨,很多時候比皮肉折磨更讓人難熬。
尉邢說「你那大伯挺厲害的,我就算是找了催眠師,都不能從他嘴裏挖出任何的東西。看來只有他自己想說,才有可能吐出半個字。
徐晏清伸出手,示意要抽煙。
尉邢拿了一根給他。
徐晏清「你現在是屬於李岸浦那邊的人?」
他一邊說一邊點上煙。
尉邢淡然一笑,「你跟李岸浦不是朋友嗎?」
「從來不是朋友。」
「那你跟孟鈞擇呢?」
徐晏清從口袋裡摸出了一樣東西,用金鏈子掛着的一塊玉鎖,「聽陳念說,你認這個。別誤會,這不是陳念的,這是我從孟鈞擇那邊拿來的。」
尉邢眯了眼。
徐晏清「所以,你要找的是誰?當然,不管你要找的是誰,這個人都跟戚崢崴有關,對嗎?知道為什麼李岸浦那麼憎恨孟鈞擇嗎?」
這些人,很多事情都是不願意透露的。
只是合作關係,自然就不會愚笨到將自己的一切都和盤托出,更何況有些事兒,有些仇恨,屬於個人。
如李岸浦對孟鈞擇的仇恨,是他個人。
與徐晏清無關。
每個人心裏,都藏着自己的秘密,不願透露。
但作為一個旁觀者,將他們每個人透露出來的秘密,稍作整理,他們的秘密,似乎串着同一個人。
尉邢說「孟鈞擇想找一個女人,與徐振生有關。這個女人,跟這個玉鎖有關?」
徐晏清沒回答他的問題,緩緩吐出一口煙霧,問「李薇安,是你要找的人嗎?」
尉邢「我要看一看陳念的玉鎖。」
他倒是警惕。
徐晏清嗤笑一聲,「你要知道,我根本不在乎我現在跟你說的這些東西。如果不是李岸浦讓我不爽,我也不會跟他斷。你以為我有多在乎戚家的人?戚崢崴外頭有幾個情人,跟我無關,跟你有關。」看書喇
他說著,將玉鎖往上一拋。
尉邢適時的抓住。
尉邢看了一眼,默了數秒後,說「不是。」
這玉鎖總共也就三個,陳念的和李薇安的他都已經見過了。
所以,就是這個了。
徐晏清「不過你不用找了,人已經死了。」
尉邢愣了愣。
徐晏清抽完了煙,不再跟他廢話,說「把玻璃罩打開,我進去跟他聊幾句。」
尉邢這會還陷在自己思緒里,伸手摁了牆上的按鍵。
玻璃罩開了門,徐晏清走進去。
李碩這會才有了點反應,睜開眼睛,卻沒有抬眼去看人,眼珠子轉了轉。
徐晏清「你說不說?」
他聽到聲音,緩緩抬頭,看到徐晏清,眉梢略微挑了下,然後用沙啞的嗓子,發出聒噪的笑聲。
果然這徐晏清不似表面那般的普通,安分。
他笑着說「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要說什麼,我也沒什麼好跟你們交代的,我早就不跟着徐振生了。徐振生也沒什麼值得你去挖的。怎麼?你現在是要恩將仇報,想要害你大伯?白眼狼啊白眼狼。」
徐晏清「好,不說也沒事,我放你走。」
李碩眉頭微的動了動,昂着脖子,看着他。
徐晏清垂着眼,臉上沒什麼表情,看不出喜怒。
可那眼神,讓李碩明白,絕非好事。
尉邢聽到這話,回過神,朝着他們看過去。
徐晏清從口袋裡摸出一小瓶藥水,這也是徐開暢那黑絨袋裡的東西。
又掏出一支小型針筒。
「不知道這個,徐振生能不能幫你解。」
有的人死了,但沒有完全死……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