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遊戲›雲落月璃王
雲落月璃王

雲落月璃王神醫毒妃不好惹

標籤: 雲若月 雲落月璃王 遊戲 璃王
書名叫做《雲落月璃王》的小說,是作者「神醫毒妃不好惹」最新創作完結的一部遊戲,主人公雲若月璃王,內容詳情為:她是21世紀的天才神醫,卻穿越成不受寵的棄妃,冷麵王爺納妾來噁心她,洞房花燭夜,居然讓她這個王妃去伺候,想羞辱她是吧?行啊!她對着床頭搖旗吶喊:「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換個姿勢,再來一次。」想羞辱她,她就噁心得他不舉。冷王威脅她,「要想本王不休你,你就老老實實的聽話。」她笑道,「王爺,我已經向皇上請旨...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21:3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一名尼姑走上前,冷聲道「怎麼可能?皇上和皇后娘娘今天才舉辦大婚典禮,什麼幾十年前?你在胡說什麼?」
另一名尼姑笑道「看來她是瘋傻了,連腦子都糊塗了!」
「不,她一直被關在這裡,並不知道外面發生的事。」一名尼姑說道,「蘇常笑,你是不是以為我們說的皇上和皇后,還是以前的楚耀和蘇若雪?我實話告訴你,這兩個亂臣賊子殺害先帝和先皇后,還謀朝篡位,昏庸無道,被天下人給唾棄,早就被新皇給處死了!我們說的是皇上,可是新皇璃王殿下,而皇后,自然是曾經的璃王妃!」
「什麼?」聽到這話,蘇常笑一怔,便愣在了那裡。
然後,她突然瞪大眼睛,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她瞪着幾人,不敢置信地道,「你們在說什麼?難道你們的意思是,現在的新皇,是璃王楚玄辰,而皇后,是璃王妃雲若月?」
「大膽,你竟敢直呼新皇和皇后的名諱?」一名尼姑冷喝道。
「真的是他們?不會的,這一對賤人怎麼有資格做皇上?雲若月怎麼可能變成皇后?我不信,我一點也不相信。」蘇常笑說著,已經劇烈地搖起頭來。
尼姑們冷笑,「你不信也沒用,事實就是這樣。當初是弘元帝殺害了先帝,還謀朝篡位,謀奪了璃王殿下的皇位。如今全國的老百姓都支持璃王殿下即位,不僅如此,新皇還幫我們趕走了外敵,讓我們有飯吃有衣穿,他當然是當之無愧的楚國君主。」
「蘇常笑,聽說你以前為了權勢和地位,拋棄過璃王殿下,轉投晉王的懷抱。如今,璃王殿下當了皇帝,成為天下之主,你心裏面有什麼想法?」
「不,不會的,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我不相信。」蘇常笑抱着頭,又癲狂地搖了起來。
看到蘇常笑這個樣子,尼姑們冷冷地走上前,紛紛說道
「你接受不了是吧?接受不了曾經被你拋棄過的男人,成為天下最尊貴的男人,曾經你瞧不上的璃王妃,成了天下最尊貴的女人,受人人愛戴,萬民敬仰。但你接受不了也沒用,這已經成為事實!」
「不僅如此,三天前,咱們新皇還牽着皇后的手,舉辦了隆重的登基大典。今天,新皇為了彌補皇后,又為皇后舉辦了一個盛大的大婚典禮。不得不說,新皇對皇后那叫一個寵愛,他不僅當眾承諾,永遠只愛皇后一個,還遣散後宮,永不納妃。你說,新皇對咱們的皇后,是不是很專一深情?」
「蘇常笑,你現在是不是很後悔,後悔當初那麼對咱們的皇上?要不然,你也不會落到今天。」
聽到這些話,蘇常笑的心像被針狠狠地扎似的。
她的臉因為嫉妒,扭曲得快要變形,她瞪着大家,怒吼道「你們……你們全部都在胡說八道,我不信,這些都是你們說來騙我的,一定是的。」
尼姑們冷哼一聲,「你愛信不信,不信拉倒,總之,作惡多端是沒有好下場的,你現在的處境,是你應得的下場。」
「好了,咱們別跟她廢話了!皇上皇后大婚,特地賞賜咱們這麼多好吃的,來,趕緊把她的端進去,咱們好去享受美味。」
「好,這可是皇上賜的美食,咱們可要好好地嘗一嘗,可別浪費了!」
幾人說著,便把屬於蘇常笑的那一份食物,放進了她的房間里。
然後,大家又關上房門,迅速地離去了。
等眾人離開之後,蘇常笑看着木桌子上擺的那些美食,是一臉的憤懣。
「啊!」她突然嘶吼一聲,伸手猛地一拂,便把這些飯菜給拂到了地上。
然後,她盯着這些飯菜,恨恨地道「賤人,這一對賤人,我才不會吃你們的東西,你們休想在我面前擺皇上的譜!」
說著,她不敢置信地搖着頭,「不會的,楚玄辰明明早就被趕到南越去了,他怎麼能當皇上?怎麼能的?」
這兩個人,曾經都是她最恨的人,她巴不得他們墜入深淵,墮入泥里。
可沒想到,他們竟然做了皇上和皇后,擁有了整個楚國天下!
難道她蘇常笑真的輸得有那麼慘么?
現在楚玄辰和雲若月好幸福,兩人變成了楚國的主宰,還夫妻美滿,家庭和睦,兒女茁壯成長。
而她呢?
她變成了殘廢,變成人人唾棄的壞女人。
她沒有丈夫,沒有家庭,沒有親人,沒有孩子。
她孑然一身,和楚玄辰夫婦比起來,她這過的簡直是地獄般的生活。
這樣的生活有什麼意思?
想到這裡,她頹然地坐到了地上,眼中滿是凄涼,心中也堵得慌。
她輸了!
徹徹底底地輸給了這兩個人,她再也翻不了身,也無法看他們笑話。
或許這就是她的結局。
正抑鬱着,突然,蘇常笑腦子裡想起了晉王、趙王,還有子安。
這些人的臉在她腦海里一閃而過,轉瞬即逝,她才發現,她的人生有多麼失敗,多麼可憐。
特別是子安,那麼可愛的孩子,那可是她的希望,卻早早夭折。
看着那小小的窗外,蘇常笑心中在無力地吶喊。
蒼天啊!她的命為什麼這麼苦?為什麼會落到這步田地?
子安,娘親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娘親撐不住了!
娘親之所以一直在撐着,就是為了等仇人落難,等仇人墜入地獄。
可是娘親永遠也等不到了,娘親再也沒有希望。
那活着,還有什麼意義?
那她還不如下去陪子安,也好過子安一個人孤獨地待在地下。
想到這裡,蘇常笑跌跌撞撞地站起來。
她顫抖地解掉身上的腰帶,然後,把那腰帶丟到了房樑上,給腰帶打了個結。
最後,她絕望地看了四周一眼,便用手扯着腰帶,踏着凳子,站了上去。
站到凳子上之後,她的雙手拉着這腰帶,眼中滿是不甘心和仇恨。
可再不甘心,又能怎麼辦呢?
這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
唯有死亡,才能讓她解脫。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