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雲綰寧墨曄
雲綰寧墨曄

雲綰寧墨曄全文免費閱讀

標籤: 雲綰寧 雲綰寧墨曄 墨曄 都市
墨曄雲綰寧是都市小說《雲綰寧墨曄》中出場的關鍵人物,「全文免費閱讀」是該書原創作者,環環相扣的劇情主要講述的是:穿越當晚,新婚洞房。雲綰寧被墨曄那狗男人凌虐的死去活來,後被拋之後院,禁足整整四年!本以為,這四年她過的很艱難。肯定變成了個又老又丑的黃臉婆!但看着她身子飽滿勾人、肌膚雪白、揮金如土,身邊還多了個跟他一模一樣的肉圓子……墨曄雙眼一熱,「你哪來的錢!哪來的娃?!」肉圓子瞪他:「離我娘親遠一點!」當年之...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19:4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見他肯說了……
雲綰寧與墨曄對視一眼,看出彼此眼中的冷笑。
果然!
有的人啊,還是軟的不吃,只喜歡吃硬的!
墨煒便是這樣的人!
再三詢問他都表示不知道陳立輝與什麼人聯手了。適才雲綰寧不過只說了兩句,他便被嚇得立刻就要老實交代了。
「呵。」
墨曄低低地冷笑起來,「四哥不知不知道嗎?眼下怎麼又知道了?」
他的語氣充滿嘲諷。
墨煒後背一僵,眼神閃爍着低下了頭。
他說不出話,倒是墨翰羽這廝後知後覺,眼下可算是反應過來了,「哦!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麼了?」
雲綰寧問他。
墨翰羽一本正經道,「老七,你方才是故意支開德母妃吧?!」
雲綰寧、墨曄「???」
「眼下天都黑了!外面黑漆漆的,就算德母妃再想賞梅,那也是白天去賞梅啊!哪有人深更半夜去御花園賞梅的?」
墨翰羽理直氣壯的叉腰,「否則德母妃和父皇到底是賞梅去了,還是深夜約會去了?!」
雲綰寧「……我教你用約會,是這麼用的嗎?」
若德妃和墨宗然不是被墨曄支出去,這深更半夜哪裡是去御花園約會?
那叫幽會了好嗎?!
「是啊!」
墨翰羽繼續理直氣壯。
「不是,你到現在才想明白,母妃和父皇出去做什麼了?」
雲綰寧無奈地翻白眼。
她本以為墨翰羽方才一本正經地說他知道了,是知道陳家背後的人是誰了。誰知道他說的知道,是知道德妃和墨宗然被墨曄給支開了?!
她就不該對這廝的智商抱有什麼希望!
「那你們在說什麼?」
墨翰羽一臉迷茫地看着他們。
雲綰寧「……」
她拉着墨曄的手,距離墨翰羽稍微遠一些,只站在墨煒面前說話。
似乎與墨翰羽靠近了,他的傻氣會傳染似的!
「四哥,說罷,是誰?」
墨曄也不願與墨翰羽廢話,直接沖墨煒問道。
墨煒遲疑良久,到底是低聲說出了一個名字……
……
魏國公府。
眼下已是深夜,外面又開始飄起了雪花。
這是墨曄第一次踏足魏國公府。
魏王翰平日里並不是一個招搖之人,平素的穿衣打扮倒也稀鬆平常。往日里雲振嵩與他為同品級的國公,倒是雲振嵩更加張揚一些。
魏王翰較為低調。
也正因如此,即便墨宗然因為魏嬪一事動怒,卻也並未遷怒到魏王翰頭上!
而且魏王翰這個人,更加謹慎一些。
他就像是暗夜出行的耗子——凡事都會試探着來!
若沒有危險,便會繼續前行。
一旦發現半點危險,它便會收回「爪子」,悄無聲息的、快速的逃回洞中躲避危機。
知道危險解除,這才重新溜出來。
如墨已經先行去魏國公府探查一番了,說是魏王翰這個時候已經歇下,這會子魏國公府一片寂靜。只有屋檐下的燈籠,還散發著昏暗的亮光。
「咚咚咚。」
大門被人拍響。
這樣的動靜,在這寂靜的夜裡格外清晰刺耳。
就連早早歇下的魏王翰,這會子也被驚醒了。
倒也是因為他睡得不熟。
天色剛擦黑那會子,陳家便派人來傳信,說是陳立輝被皇上「請」進宮去了。
魏王翰便開始心神不寧,擔心陳立輝會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
即便是躺在床上,也是翻來覆去的烙餅子,怎麼也睡不着。
好不容易睡下了吧,還被人給吵醒了……
擔憂以至於險些上火的魏王翰,這會子又因為被吵醒,整個人都有些狂躁,忍不住沖門外咆哮式問道,「是什麼人?」
「深更半夜還要不要人睡了?你們這些飯桶,我養着你們做什麼?!」
很快,他的房門被人敲響了。
門外,傳來下人小心翼翼的聲音,「老爺,明王來了!」
下人之所以小心翼翼,也不知是因為打擾了他的安睡而害怕他動怒,還是因為那一句……明王來了!
「冥王來了?!」
魏王翰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他冷哼一聲,拍床而起,「今晚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沒用!敢擾了本國公安眠,看我不揭了他的皮!」
說著,魏王翰披着衣裳下了地,怒氣沖沖的打開了門。
哪知一開門,便見墨曄背着手站在門外。
他披着大氅,倒是比平日里簡單的模樣瞧着更多了幾分貴氣。
就算廊下燈籠光芒昏暗,魏王翰也能明顯看得出他負手而立,像是故意等在外面似的。
尤其是他那雙黑眸中的冰冷淡漠,竟是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一時間,魏王翰也不知是因為外面寒氣逼人,還是墨曄周身「寒氣逼人」,所以才會使得他打了個哆嗦!
「明,明王?!」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墨曄,「深更半夜,您怎麼來了?!」
他之所以驚訝,着實是因為……
墨曄平日里從未踏足過魏國公府!
魏王翰忍不住在心裏猜測,這位今晚來魏國公府到底是什麼目的了!
「魏國公很詫異?」
墨曄瞥了他一眼。
「沒,沒有!」
他就算詫異,又哪裡敢承認?!
魏王翰忙伸手請他進屋說話,「外面天寒地凍,王爺裏面請!」
「不必。」
墨曄不怕冷,「本王今晚來,並非與魏國公促膝長談。不過是有件事,想問問魏國公罷了!」
他的語氣多了幾分玩味。
可魏王翰心裏卻敲響了警鐘!
明王果真是來問事的?
那麼,可是與陳家有關?
難不成……陳立輝那廝,當真把他給供出來了?!
若墨曄今晚當真因為此事而來,他又該如何回答,如何將他自己從這件事情中摘出來?!
畢竟如今的墨曄,可不只是從前那位不爭不搶、凡事都被墨回鋒壓一頭的明王了!
他,是太子的不二人選!
今晚他就算得罪的只是明王,趕明兒……記仇的可就是太子爺了!
不過短短片刻,魏王翰心下便已經閃過無數個念頭!
嚴寒之夜,魏王翰額頭上硬生生浸出了一層冷汗。
他一邊抬起衣袖擦拭汗水,一邊訕笑着說道,「王爺若有什麼事要問話,只管吩咐下人來請,老臣去明王府回話便是!何苦辛苦王爺還要親自走這一遭呢?」
「不知王爺,想問老臣什麼事?」
魏王翰本以為,墨曄要問的是與陳立輝有關的事。
誰知這位爺話音一轉,倒是問了另外一個與這件事毫不相關的問題……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