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雲綰寧墨曄雲小圓
雲綰寧墨曄雲小圓

雲綰寧墨曄雲小圓全文免費閱讀

標籤: 雲綰寧 雲綰寧墨曄雲小圓 墨曄 玄幻
《雲綰寧墨曄雲小圓》是網絡作者「全文免費閱讀」創作的玄幻小說,這部小說中的關鍵人物是墨曄雲綰寧,詳情概述:叔叔,你丰神俊朗氣質不凡一看便是個大好人,快把我救出來吧!」方才還一副「本寶寶最厲害」的樣子,眨眼間就低頭求他了。這肉圓子變化之快,若非是親眼所見,墨曄還真難以相信。「好心的叔叔?」他挑眉,「你是哪家的娃娃?敢叫本王叔叔?」「不叫你叔叔,難道叫你哥哥嗎?我今年三歲了,你瞧着也有二十多了吧?我叫你哥哥...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19:4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陳雋還來不及回話,下人便來回話了,說是蘇公公來了。
「蘇公公?那個蘇公公?!」
陳立輝愣了一下。
陳雋也皺了皺眉,但很快就反應過來了,「除了皇上跟前的那位蘇公公,宮裡還有幾個蘇公公?」
一聽是蘇炳善……
陳立輝臉色一變,身子搖晃了一下,「你說的是……」
「蘇公公怎麼會來陳家?!莫非,莫非是皇上的吩咐?」
「若非皇上吩咐,蘇公公又怎會來陳家?」
陳雋與他說繞口令似的。
見陳立輝臉色蒼白如紙,他便冷笑道,「父親不會以為,這麼長時日你的那些個小動作,皇上都被蒙在鼓裡,當做不知道吧?」
「有些事,我再三勸阻,是你不聽。」
陳雋看了一眼門外,「方才的話我還沒來得及說。」
「周王已經狀告到皇上跟前去了,說是陳家蓄意謀害周王妃和周王府小姐,讓皇上替他做主呢!」
「你說什麼?!」
聽到這話,陳立輝險些當場暈過去!
他怎麼也沒想到,墨煒會將這事兒鬧到墨宗然跟前去!
「周王妃不是沒事嗎?!」
雲綰寧不是出手相救挺及時的嗎?
為什麼墨煒還會告到墨宗然跟前去?!
他怎麼說也是他的舅舅啊!
他這不是要把他逼上絕路嗎?!
陳立輝瀕臨崩潰。
「周王妃是沒事。」
陳雋冷眼看着他,「但也只是眼下沒事,是明王妃趕到的及時,所以才會沒事。倘若明王妃沒能及時趕到,父親也會覺得周王妃無事嗎?」
「現在還覺得,周王去皇上跟前告狀,還是小題大做嗎?」
「這……」
陳立輝被問住了。
若雲綰寧沒能及時趕到,只怕雲汀汀和腹中孩子……將會一屍兩命!
「可即便如此,周王也不能這般絕情寡義啊!」
陳立輝一臉氣憤。
陳雋「???」
絕情寡義?
到底是誰絕情寡義?
自家老父親是老糊塗了吧?
這一切的事都是他做的,居然還有臉說人家墨煒是絕情寡義?!
真就是受害者有罪唄?
他把人家周王府害得不淺,眼下居然還有臉說墨煒絕情寡義?
陳雋再看向自家老父親時,眼神陌生的像是在看不認識的人似的,「父親,蘇公公就在門外,還是當心一些的好。」
言多必失!
況且,陳立輝的每一句話都是那麼不中聽!
傳到蘇炳善耳中,不就等於傳進了墨宗然耳中?
誰不知道蘇炳善是墨宗然最信任的人?!
陳立輝剛要說話,下人便領着蘇炳善進來了。
「陳三爺。」
蘇炳善面無表情,語氣中聽不出半分敬意,卻又讓人尋不出錯處,「今日陳三爺弄出好大的陣仗啊!竟是還傳到宮裡來了。」
「皇上說,許久沒有見過陳三爺了,所以特吩咐咱家請你進宮一趟。」
陳立輝已經滿頭大汗了。
蘇炳善一番話說的委婉。
但是他又怎麼聽不出言外之意?!
「蘇公公。」
陳立輝再也狂不起來了。
他忙起身,從衣袖中摸出一隻錢袋子遞了過去,面上帶着討好的笑意,「小小心意不成敬意!還請蘇公公收下。」
蘇炳善掂了掂錢袋子,分量的確不輕。
可他只冷笑一聲,將錢袋子還給了陳立輝,「陳三爺的心意,咱家可不敢收。」
「還請陳三爺即刻隨咱家進宮一趟吧!省得皇上等久了。」
敢讓墨宗然等久的人……除了智柏姐和雲綰寧以外,還能有誰?!
他陳立輝算什麼?
一聽這話,陳立輝臉色灰白,深知今兒是逃不過去了。
別說想讓蘇炳善在墨宗然跟前替他美言幾句,就是這銀子他都不肯收,可見等會子想從蘇炳善嘴裏套取點什麼有用的信息,都會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啊!
陳立輝咬着牙收回目光,只得借口更衣帶着陳雋落荒而逃。
進了後院,趕緊拾掇一番,又與陳雋暗中商議片刻,這才趕緊隨蘇炳善進宮。
……
彼時,御書房。
墨煒跪在下面,墨翰羽站在他身旁。
墨宗然在上座,墨曄坐在左下側。
雖說窗戶還打開着通風,但是御書房內的氣氛憋悶而又緊張。別說是墨翰羽滿頭大汗,就連墨宗然也時不時地抬手擦拭額頭上的汗水。
「蘇炳善?蘇炳善?!」
墨宗然皺着眉喊了幾聲,「這狗東西去哪裡了?」
「這炭盆燒得這麼旺,是想熱死朕不成?!」
墨翰羽忙答,「父皇,蘇公公不是去陳家傳旨了么?!」
「朕不知道他去陳家了?還用你多嘴?」
說罷,墨宗然反手一本摺子就扔了過去!
他扔的准,墨翰羽躲得也准。
別看他胖,但是一隻靈活的胖子!
只稍微閃了一下,摺子便砸在了墨煒肩膀上!
墨煒痛呼一聲,捂着肩膀敢怒不敢言。
墨宗然見砸「錯」了人,眼神微微一閃,但還是開口喝道,「朕怎麼沒瞅准你的腦門兒砸過去?連自己的王妃孩子都保不住,朕要你何用!」
明明是要砸墨翰羽,眼下倒是變成墨煒該砸了!
墨宗然冷哼一聲,又沖門外喊道,「小梁子!」
「皇上,奴才在。」
梁小公公趕緊進來。
「不中用的東西!還不趕緊把火盆挪出去?朕都要被烤熟了!」
「是,皇上!」
梁小公公哪裡敢多嘴?
換做是他師父蘇炳善在,肯定只會取走一些炭火,省得凍着了墨宗然。
可梁小公公是個實心眼的孩子,在墨宗然面前大氣也不敢出,就更是不敢多嘴了……於是,這實心眼孩子老老實實地端着火盆出去了。
就連手指都險些被燙熟了,也不敢吭一聲。
火盆被端走,殿內的熱氣也很快散去。
不多時,墨宗然便開始打哆嗦了。
墨曄一身正氣倒是不怕寒冷,墨翰羽一身脂肪也能抵禦寒氣。
唯有墨煒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眨眼間就開始吸鼻子了。
墨宗然也覺得冷得厲害,手腳凍得又癢又疼,心想今兒莫不是要生凍瘡吧?
他一邊哆哆嗦嗦的批閱奏摺,一邊在心裏叱罵梁小公公是個不中用的小廢物,一會子又罵蘇炳善這老東西遲遲不回……
墨宗然剛想喊梁小公公將火盆又端進來,門外便傳來蘇炳善的聲音。
他眼神一震——好哇!蘇炳善這老東西可算回來了!
既然他已經把陳立輝帶來了,那麼眼下……他便有了宣洩怒火的機會,可以好好的「出口惡氣」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