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雲小圓是哪部小說
雲小圓是哪部小說

雲小圓是哪部小說雲綰寧墨曄

標籤: 雲小圓是哪部小說 雲綰寧 墨曄 都市
墨曄雲綰寧是《雲小圓是哪部小說》中的主要人物,在這個故事中「雲綰寧墨曄」充分發揮想像,將每一個人物描繪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創意,以下是內容概括:叔叔,你丰神俊朗氣質不凡一看便是個大好人,快把我救出來吧!」方才還一副「本寶寶最厲害」的樣子,眨眼間就低頭求他了。這肉圓子變化之快,若非是親眼所見,墨曄還真難以相信。「好心的叔叔?」他挑眉,「你是哪家的娃娃?敢叫本王叔叔?」「不叫你叔叔,難道叫你哥哥嗎?我今年三歲了,你瞧着也有二十多了吧?我叫你哥哥...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19:4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明王妃,您也知道在我家王爺心裏,始終沒有放棄要為貴妃娘娘報仇。」
陳伯斟酌着說道。
「說重點。」
雲綰寧疲憊地捏了捏眉心。
墨煒沒有放棄給陳貴妃報仇又如何?
陳貴妃死於趙氏之手。
可如今,趙氏被冒牌貨藍望天藏於南疆,就連宋子魚親自去了一趟,也沒有找到趙氏的下落。
後來雲綰寧「略施小計」,如今瞧着是有些進展了。
相信春來花開時,萬物復蘇,藏於地面下抵禦寒氣的種子,都會從地面破土而出。所以藏了一整個冬日的趙氏,也終究冒頭!
到那時,墨煒再說給陳貴妃報仇的話也不急!
「是。」
陳伯忙低下頭,「我家貴妃娘娘本是被趙氏迫害。就連皇上也已經調查清楚,此事是趙氏所為。」
「可誰知陳小姐今日過來,竟是一口咬定,說我家王爺不是皇上的親生兒子!還說什麼,說貴妃娘娘當年還未進宮前,便與褚大人不清不楚……」
說著,陳伯便開始咬牙切齒了。
陳貴妃是他的舊主。
倒也不能說是舊主!
畢竟陳貴妃是病逝,他也繼續伺候墨煒,算起來並未易主……
陳貴妃被人如此詆毀,陳伯如何不氣?!
「我家王妃便與她爭辯了幾句!然後陳小姐越說越過分,還說什麼我家王爺長得與皇上不像,更像是褚大人!還說褚大人總是背地裡偷偷關心我家王爺,肯定是因為……」
陳伯死死地咬着嘴唇,一雙手也攥得緊緊的。
瞧着是被氣得說不出話了!
就算他不說出後面的話,雲綰寧也能猜出他想說什麼。
他想說的是——
陳香茹的意思是,墨煒是褚衛陽與陳貴妃的兒子!
陳伯被氣得雙眼通紅,臉上的肉都在顫抖,「明王妃,接下來的話老奴就不明說了!省得說出來,污了您的耳朵!」
「嗯。」
雲綰寧既然猜出他想說什麼,倒也沒有逼迫他繼續說下去。
「為此,我家王妃也被氣得不輕。老奴見勢不好,這才趕緊派人將陳香茹轟出去!」
陳伯實在是太生氣了!
最後連「陳小姐」都不願意喊了,直接喊出陳香茹的名字。
可見,他心中對陳香茹的恨!
「老奴原想着去陳家討要說法。可誰知剛將陳香茹轟出去,我家王妃就出事了。」
陳伯又開始哽咽了,「明王妃,這件事牽連甚廣,甚至有損我家王爺和貴妃娘娘的名聲!今日老奴雖然告訴了您,但還望明王妃替老奴保密啊!」
「貴妃娘娘早逝,對王爺而言便是巨大的打擊!如今就連褚大人也被牽連進來了……」
雲綰寧明白他的意思。
「陳伯,鬧出這樣大的事,你覺得還瞞得住嗎?」
她回頭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沉聲說道,「今日汀汀與腹中孩子險些一屍兩命。你家王爺有多着急,是什麼反應,你也看到了吧?」
「就算本王妃有心替你瞞着,你真覺得你家王爺不會上陳家討要說法?」
墨煒若登門陳家討要說法,陳香茹說了什麼話刺激到了雲汀汀,不是什麼都瞞不住了?
「而且,如今還不知陳香茹這些話是從何處聽來的。」
到底是陳家傳出來的。
還是她從別處聽到的?
「總之,既然話都傳到周王府來了,想必以謠傳謠的人,不只是陳香茹一個!若不將此事澄清,到時候不只是陳貴妃名聲不保。」
雲綰寧冷笑着,「就連你家王爺,還有褚大人都將被人潑得一身的髒水!」
鬧出這樣大的事,不想着該如何解決、澄清謠言。
居然還想瞞着?
這老頭子今日糊塗了吧?!
聽她這麼一說,陳伯才恍然大悟!
「明王妃可真是……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啊!」
他老臉一白,身子踉蹌了一下,扶着柱子勉強站穩。
陳伯面色蒼白地看着雲綰寧,「此事若是傳到皇上耳中……」
不論墨宗然信不信陳貴妃與褚衛陽之間是清清白白的,不管他信不信墨煒到底是不是他的兒子。都只能說——流言可畏!
他是帝王。
帝王頭上豈能綠?
就算只是傳言,能傳出這樣的謠言,也將讓帝王難堪!
陳伯又哪裡知道,墨宗然已經被趙氏給綠了?
眼下他只想着這可怕之處,便已然嘴唇顫抖,「今日若非明王妃提點,老奴怕是成了周王府的千古罪人!」
「明王妃說得沒錯,此事還需從源頭上解決才是!」
務必要澄清,陳貴妃與褚衛陽之間是清清白白,墨煒正是墨宗然的兒子!
如若不然,受到牽連的又豈會是周王府?!
陳伯吞了吞唾沫,「老奴這就進宮面聖!」
今日就算要用他這條老命,換陳貴妃的清白,陳伯也不會說半個「不」字!
「現在進宮做什麼?」
雲綰寧見他想明白了,心下也鬆了一口氣,「你先去一趟陳家。讓陳立輝管好自己的女兒!否則,本王妃怕是要親自走這一趟了!」
「可是皇上那邊……」
陳伯還在擔心。
擔心這些風言風語會傳到墨宗然耳中,讓他信了那些謠言!
「父皇那邊暫時不必擔心。」
雲綰寧之所以讓陳伯不要瞞着,趁早解決此事,並不是怕墨宗然會相信這些風言風語。
作為帝王,還是一位明君!
她相信墨宗然的判斷力!
流言就是一把刀。
陳貴妃已死,可這把刀卻能讓活人痛不欲生!
尤其是到現在還未娶妻的褚衛陽!
若此事被傳出去,只怕很快就會傳遍整個京城!
雲綰寧深呼吸一口氣,「正好,你去給陳家報報喜,就說周王府喜得貴女。一個月後,邀請他們來周王府吃滿月宴。」
她唇角上揚,笑容冰冷。
陳家,這一次可真是刷新了她的認知啊!
口口聲聲希望墨煒過得好,可背地裡卻小動作不斷。
噁心誰呢?!
陳伯恭敬地應下,「是,明王妃!老奴這就去。」
誰知他剛轉身,卻老臉一變低呼一聲,「王爺?!」
雲綰寧轉頭一看——
只見墨煒不知何時已經醒了,這會子正扶着門框,臉色蒼白地看着他們,「綰寧,你們,你們方才說得可都是真的?!」
那些敗壞他母妃名聲的話,當真是從陳家傳出來的嗎?
一次次在他心口上插刀子,一次次要置他最愛之人於死地的人,當真是陳家所為?!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