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重生後我和王爺互扒馬甲
重生後我和王爺互扒馬甲

重生後我和王爺互扒馬甲風陽夜夜

標籤: 傅瑾萱 沈靜語 都市 重生後我和王爺互扒馬甲
都市《重生後我和王爺互扒馬甲》,講述主角傅瑾萱沈靜語的愛恨糾葛,作者「風陽夜夜」傾心編著中,本站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前世握擁四千億個人財富的葉辰重生回到六十年前。那年,他是一窮二白的人渣賭狗。求他簽字離婚的妻子,恨不得讓他人間蒸發的岳父岳母,發出還錢威脅通牒的催收高炮...且看他如何用那六十年的未來先知扭轉乾坤,引領狂潮,締造出全球無以抗衡的商業帝國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11:5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看來他是真把你給拿捏住了啊!」
葉辰聞言笑了起來。
「沒辦法,說句不好聽的,那傢伙就是死皮賴臉的滾刀肉,要是說他平時不那麼殷勤的話,我還能上點手段讓他哪涼快哪獃著去,但這傢伙在獻殷勤這事兒上已經到了趕都趕不走的地步,不單是他自己,他還讓整個北山村把咱們當成祖宗一樣似的供着,雖說咱們不需要他們的殷勤,他們的殷勤對咱們也起不到什麼作用,可不管怎麼說,想到李麻子跟北山村上上下下為咱們無償服務的那些,在他們集體跪地的份上,我屬實是沒招了,只能如他所願地去給葉董您打電話!」王猛苦笑道。
頓了頓聲。
接着再說,「葉董,這事您看要不要介入了解一下?如果您同意的話,那我直接找葉程英葉大少得了,您也犯不上出面,就這種事兒,我相信對葉大少來說是沒有解決難度的!」
「別,別去找葉程英!你這一找,那就又是個人情了,而這個人情到時候還是得落在我頭上,為了這麼點事兒去欠葉程英的人情,不值當!」葉辰不假思索道。
「葉董,這應該不至於吧,畢竟葉程英可也是九州安保的股東之一,而李麻子跟北山村的村民則是為特訓基地做了不少事,嗯哪怕說那些事大多都是無謂的,但再無謂都好,還是不能去抹掉對方那些付出的!」
「太至於了!你信不信,只要你找他,那他肯定得問是不是我的意思,如果你說是我的意思,那這個人情就得欠下了,如果你說這不是我的意思,你覺得葉程英會去搭理地痞二流子出身,況且過往身上還背着不少破爛事的李麻子嗎?」葉辰道。
這一問可是把王猛給問住了。
稍作沉默才再又道,「那,那這事咋整?」
「能咋整?既然你心裏頭都已經希望我去幫一把了,那還有什麼好說的?」葉辰笑笑道。
電話那頭的王猛聞言尷尬起來。
葉辰再是搖頭道,「能讓你王猛幫他出面求助,只能說那傢伙或許是命不該絕吧,罷了你讓他到特訓基地外頭等着吧,我過去一趟找他了解了解情況,也順便到特訓基地轉一轉得了!」
「那行,我回頭就跟他說!」
「嗯,待會見!」
——
——
兩個小時後。
當奔馳大g駛出山水澗時。
此時的九州安保駐北山村特訓基地外。
李麻子帶着全村男女老少聚集在了一塊。
那陣仗看得王猛一頭黑線。
「我說李麻子,你這是要鬧哪一出?沒完了是吧?你把北山村全村老百姓帶過來是怎麼個意思?想着給葉總打悲情牌是嗎?」
從基地裡頭駛出來的山地車上,王猛慍聲斥道。
「王總,這這不是我把大傢伙帶來的,是大傢伙自發非要跟着來的!」李洪濤的底氣明顯不足。
「是啊王總,不是七叔讓咱們過來的,是咱們自發跟來的!」
「王總,您誤會了,真不是洪濤讓咱們過來的,真不是!」
「王總,七哥知道咱們要過來,還一直攆咱們的,但這次的事情這麼大,咱們是真的想見一見葉總!」
王猛還沒說話。
一眾北山村的村民們便是你一言我一語地說了起來。
聽得王猛又是一陣頭疼。
衝著李麻子道,「你要是不說的話,他們能知道葉總要來?」
「那啥,我我一時激動不小心給說漏嘴了!」李麻子完全不敢去直視王猛的眼神。
「犢子玩意!就你那點心眼,你覺得能蒙誰?別他娘的愣着了,趕緊讓大傢伙回去!」王猛懶得再去廢話,直接斥道。
然而話聲剛落。
北山村的村民立馬呼起聲來。
「葉總來了!」
「葉總來了!」
唰——
王猛跟李麻子齊齊轉頭看去。
遠處,奔馳大g那標誌性的造型正迅速疾馳而來。
「王總,那什麼,你看我現在還要不要讓大傢伙回去?」李麻子怯怯道。
「滾犢子!」王猛沒好氣地高聲一斥。
都這份上了,葉總都來了,北山村那些村民還豈能願意回去?
還有就是憑李麻子跟這些村民們的默契所在,就算李麻子讓他們回去,這些村民又會『買賬』嗎?
說時遲那時快。
不多時奔馳大g已是緩下車速停在了基地外。
隨着車上的葉辰走下來。
「葉總!」
「葉總!」
「葉總,求您幫幫我兒啊!」
叫喊聲中。
一對中年夫妻撲到葉辰身前。
雙手作揖中,直接給跪了下來!
「李麻子!」
見狀,嘴角抽搐不已的葉辰馬上衝著李洪濤喊道。
「葉總!」
猛地打了一哆嗦的李洪濤慌忙道。
「趕緊把他們給扶起來,有話好好說!」葉辰道。
「是,是,葉總!」
李洪濤這才趕緊把那對中年夫婦給扶起。
「叔叔阿姨,有事咱能好好說事嗎?你們這一上來就整一出,這不折煞我呢嗎!」
看着那對頃刻間已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中年夫婦,葉辰無奈嘆道。
中年夫婦聞言連連哭着擺手,哽咽不已道,「葉總,咱們沒辦法了,咱們實在是沒辦法了啊,小超今年才二十三歲,這要是蹲個十年八年的大牢再出來,那就廢了啊!如果真是他自作孽我們也就認了,可他不是啊!」
「你們別急着哭,把事情經過好好說清楚先!」葉辰挑眉道。
叫小超那傢伙,他有點印象。
就是上次他來特訓基地視察施工進度時,那個在邊上無比賣力跑腿的黃毛花臂
當時聽李麻子喊過他幾聲小超,所以葉辰也就給記住了。
「他七叔,你跟葉總說說!」
中年婦女抹淚看向李洪濤。
下一秒。
如今臉上已是沒了過往那種悻訕諂媚,只剩苦澀跟憔悴的李洪濤無聲點了點頭,繼而道,「葉總,是這樣的,三天前小超帶着她的女朋友到沿江路的本色酒吧裡頭玩,那女孩上廁所出來的時候被人揩油了,回頭就把事兒跟小超說,完事小超就帶着那女孩逐張台逐張台地找人,倆孩子都是不懂事的玩意,不知什麼天高地厚,在找到那個揩油的傢伙時,小超就上前跟對方吵吵放狠話,據說當時只是推了對方一把,接着馬上就被對方几個人圍着打,不過小超這孩子一向都挺扛揍的,被圍毆一陣後逮着機會抓起酒瓶直接往那個揩油的傢伙頭上砸了過去!」
「這一砸,也讓圍毆他的幾個人懵了,然後趁勢把檯面上的酒瓶連着往那傢伙頭上砸,一共砸了四個酒瓶,當場就把對方給干倒下去,後來酒吧的保安把小超給拿下,接着移交給了趕過來的民警!當晚我知道這事兒後一開始沒當回事,想着憑我的關係可以輕鬆解決,可是就在我開始找關係後,我才發現問題的嚴重性!」
大神大目的重生締造商業帝國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