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總裁求取名妻太惹眼盛莞莞凌霄
總裁求取名妻太惹眼盛莞莞凌霄

總裁求取名妻太惹眼盛莞莞凌霄南蕁

標籤: 總裁求取名妻太惹眼盛莞莞凌霄 慕斯 盛莞莞 都市
慕斯盛莞莞是都市小說《總裁求取名妻太惹眼盛莞莞凌霄》中涉及到的靈魂人物,二人之間的情感糾葛看點十足,作者「南蕁」正在潛心更新後續情節中,梗概:凌霄盯着自己伸出去的手看了幾秒才收回。四周的人們都在嘲笑凌家小門小戶口,笑他不自量力。而這個少年,對眾人的嘲笑視若無睹,他回頭朝盛莞莞離開的背影一眼,便神色淡淡的收回目光。無悲無怒,彷彿這若大的世界,沒有什麼能夠影響他的情緒...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17:5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凌少宸卻不以為意,完全沒將他的怒火放在眼裡,眸光漆黑深沉的看向抱孩子的女人。
他就知道,她跟他結婚一定有原因的。
現在事情調查清楚,他是不會在放任她離開,更不會允許任何一個男人,從他的眼前將她帶走。
既然那張紙是束縛,那凌少宸不介意當著他們的面,將那層偽裝撕破。
「回來吧,好嗎?」凌少宸語氣低沉,透着小心翼翼,眸光期然的看着陳清歡。
只要她答應,他會毫不猶豫的將人抱進懷裡。
陳清歡凝着凌少宸,眼框酸澀,心裏那份壓抑許久的情感,彷彿頃刻間崩塌。
她唇瓣嗡動,水潤的眸子染着水花,她多希望,可以撲進他的懷裡,感受着他的溫情。
雲澤眸光一眯,冷沉的開口,「清歡。」
突然的一聲,拉回陳清歡的思緒,她眸光微眨,將眼底的淚花逼退,昂着下巴凝着凌少宸。
「我不懂你什麼意思,請你讓開讓我走。」陳清歡緊緊抱着小川,生怕他被搶走一般。
這幾年,小川是她的精神支柱,如果沒有孩子,也許她早就精神奔潰,不知還能不能堅持到,看到眼前的男人。
現在她知足了,也不能讓凌少宸繼續下去,只想快速的離開。
「我是不會放你走的,除非我死。」凌少宸聲音決然,再次攔住陳清歡的去路,「不然,誰都休想把你帶走。」
凌少宸冷沉着臉,眸光黯然幽深,彷彿一口古井,深不見底。
陳清歡的動作一頓,望着他深邃的眸子,眸底染着濃濃的受傷,她心裏一痛。
「凌少宸,我們真的不可能。」
「不,我知道你們結婚的原因,如果不想孩子受到傷害,就不許離開這裡。」
凌少宸反駁,語氣堅定不容置喙。
「凌少宸?」雲澤怒火衝天,就算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如他,但還是壓抑不住心裏的憤怒。
凌少宸竟然為了留住女人,竟然連小川的感受都不顧及,真是太過分了。
小川不明所以,黝黑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粉雕玉琢的小臉帶着疑惑之色。
他知道,是被妹妹收養的,難道還有其他的原因?
凌少宸周身幽冷,冷岑岑的道,「我再說一遍,你沒有資格管我們,請你出去。」
一個替身而已,還敢跟自己叫囂。
現在小川在場,有些話不能說的太直白,不然孩子幼小的心靈,會受到傷害。
陳清歡神色焦急,凌少宸說這樣的話就證明,他已經查到了,她再隱瞞下去也無濟於事。
看向雲澤,神色苦澀的哀求,「雲澤,你走吧,算我求求你。」
只要孩子沒事,她受任何委屈都認了,何況,眼前的男人,她不是完全沒有感情。
光線下的雲澤,滿臉的不可置信,「清歡,你真的想好了,真的讓我一個人離開?」
今天的離開,就代表她做出了選擇。
她逃離了幾年,現在兜兜轉轉又回到他身邊,那她之前做的一起,豈不會都在自欺欺人
陳清歡壓着心裏的痛苦,搖頭,「雲澤,我們的事以後再說,你走吧。」
旁邊男人周身的冷氣,一如外邊寒冷的天氣,如果雲澤再不走,恐怕想走也沒那麼容易。
凌家的勢力不容小覷,雲澤雖然有能力,恐怕也不是凌氏的對手,陳清歡不能自私,不顧雲澤的安危。
雲澤神色黯然,他就知道,在凌少宸面前,陳清歡會毫不猶豫的選擇他。
甚至,都不肯多看自己一眼。
雲澤轉身離開,陳清歡抱着孩子的雙臂,有些酸酸的,將孩子放在沙發上。
轉眸,眸光卻透着冷漠淡然,「現在你滿意了?」
凌少宸的心一陣刺痛,眸光受傷的凝視着女人,「我只是不想再失去你。」
陳清歡苦澀一笑,「三年過去了,我們彼此活的都很好,為什麼就是執迷不悟,不肯放過我?」
這幾年沒有他的日子,陳清歡已經習慣,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小川,生活被安排的滿滿的,根本就沒有空餘的時間,去想這個男人。
這樣的日子,她已經習慣。
只是沒想到,突然的回國,打亂了她的一切計劃。
窗前的陽光微暖,幾人被包裹在陽光下,不知道的還有以為是幸福的一家人。
但每個人的心裏,都有說不出的情緒。
凌少宸大手緊緊的攥在一起,手臂青筋鼓起,回頭喊了一句,「王姨,將小川帶出去玩。」
王姨在廚房裡,聽到一聲怒喝,急忙從裡邊出來,感受着客廳里沉重的氣氛,不敢多言,快速的將小川抱起來離開。
小川本不想走,但看着兩人都暗沉的神色,擔心的看了一眼陳清歡,被動的被王姨抱走。
「你這是什麼意思,還想動手打我嗎?」陳清歡心裏充滿了怒氣,不屑的出聲。
話音剛落,眼前就出現一道暗影,將她包裹住,男人直接俯身吻了上來。
微涼的唇瓣,霸道的不可一世,用力的撬開女人的貝齒,品嘗着她口中的芬芳。
陳清歡由開始的愣怔,慢慢的變的怒氣橫生,想要用力將男人推開,但男女力量懸殊。
雙手被大手禁錮住在身後,腳步不穩直接跌倒在沙發上,更加讓男人得逞,吻更加的深了起來。
陳清歡臉頰通紅,有些呼吸困難,雙手還被壓在身下,急的淚水直接滑落。
感受到咸澀的味道,凌少宸的吻一頓,黑沉的眸子看向身下的女人,陳清歡雙眼含淚,委屈至極。
凌少宸眉心一擰,一個翻身起身,將女人扶起抱在懷裡,沙啞暗沉的聲音在頭上響起。
「對不起,對不起。」
男人的雙臂抱緊女人,就像怕一個不小心,女人就會消失般,只有這樣,才能解他的相思之苦。
聽着男人愧疚暗啞的聲音,陳清歡的眼淚再也控制不住,她何嘗不想他,只是有些事過去就過去了。
「少宸,放手好嗎?」女人的聲音帶着祈求。
凌少宸搖頭,下巴抵在女人的肩窩處,「不,就算是死我也不會放手的。」
這些年沒人知道他是怎麼過的,如果不是心裏愧對她,想要找到她好好的補償,也許,他早就放任自己自生自滅。
「這又是何苦呢?」陳清歡淚眼朦朧,心裏酸澀不已。
「你休想騙我放手,你們的事我都查的很清楚,小川也不是你的孩子,就算他是,也阻擋不了我愛你。」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