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寵溺前妻無上限
寵溺前妻無上限

寵溺前妻無上限容姝傅景庭

標籤: 傅景庭 寵溺前妻無上限 容姝 靈異
正在連載中的靈異小說《寵溺前妻無上限》,熱血十足!主人公分別是容姝傅景庭,由大神作者「容姝傅景庭」精心所寫,故事精彩內容講述的是: 再見面時,她在別的男人懷中。 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 「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 「這是我的事,好像和傅總無關。」女人笑靨如花...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4:4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她眼裡透露出驚喜之色。
男人看到了,卻故意逗她,「怎麼?我不能上來?」
「哪能啊。」容姝走過去,拉着他的手,笑道「你來天晟,員工們對你可比對我這個董事長還要熱情,就算我吩咐了下面不要讓你上來,他們也肯定不會聽,還是會偷偷上來,所以你不能上來有用嗎?」
「沒用。」男人如實搖頭。
「這不就是了?」容姝拉着男人往裡走,「不過我沒想到你會這麼早過來,我以為還要晚點呢,平時都是差不多六點左右你才過來的,現在才剛好五點多一點。」
所以她看到他的時候,才會那麼驚訝。
「事情剛好忙完了,所以就提早過來了,你呢?忙完了嗎?」男人任由女人拉着自己走,一邊走,一邊掃向她的辦公桌詢問。
這會兒容姝的辦公桌凌亂不已,文件等各種資料擺的到處都是,讓傅景庭這有輕微強迫症看的眉頭都是一挑。「今天是不是很忙?」
否則這辦公桌也不能這麼亂。
容姝拉着傅景庭來到辦公桌跟前,這才將他的手放開,略有些疲倦的嘆了口氣回著,「是挺忙的,厂部那邊已經裝修好了,泡菜國那邊的機器也已經到了,等安裝好,我們的厂部就可以正式開工了,所以我今天一直忙着聯繫合作的那些厂部,商談解約等各種事情,同時還要聯繫下面各個部門,準備辦理厂部開業的各種生產許可,和招收流水線等員工們的事情,除了這些,還要處理一些其他雜七雜八的文件,忙的一個頭兩個大,這些資料都來不及整理,只能先放到這裡,打算等忙完了再收拾,結果現在還有一些文件沒處理完呢。」
她指了指辦公桌右上角一摞被她刻意放的遠遠的文件,臉的愁眉苦臉。
「這些文件有什麼問題嗎?」傅景庭詢問。
他知道她平時的擺放習慣。
不喜歡看的書,或者看不怎麼懂以及看懂了,還仍有疑問的書,就喜歡擺放的很遠,等到看完了好懂的後,再去重新看,重新查資料理解。
那麼同理,這些被她放的這麼遠,還沒有處理的文件,應該對她來說是比較難的,至少不是現在的她,能順利處理的,起碼要查閱大量資料,或者聯繫下面的部門才可以。
但這樣一來,就很浪費時間了,會弄成這邊難的還看完沒處理完,那邊簡單的也堆了起來,遲遲沒有時間處理。
所以容姝把難的放到一邊,先把簡單的處理完,是一個非常明智的做法。
聽到男人在問,容姝揉了揉眉心,「問題多了去了,我大致翻閱了一些,裏面設計了很多專業方面的東西,我又是半路出家的新人,所以很多都看不懂,就不知道怎麼處理,胡亂簽字被坑了都不知道,這不就丟到一邊,打算後面慢慢來。」
「急嗎?」男人走到那摞文件跟前,拿起最上面那邊,「能看嗎?」
他轉頭看着容姝問。
容姝搖頭又點頭,「不急,你看吧,這又不是什麼加密文件,就算是,我這個小公司連你旗下一個子公司都比不上,再是加密,對你也不值錢,所以你隨便看。」
說真的,雖然自己家公司在男人眼裡算不了什麼。
但是對於男人再看文件之前首先詢問自己能不能看的舉動,她心裏還是很感動的。
畢竟男人沒有仗着跟她的關係,就什麼都不過問,擅自查看。
這樣的詢問,不光是對她這個人的尊重,更是對天晟的尊重。
也讓她知道,男人從來沒有因為天晟小,而看不起天晟的意思。
男人雖然不知道容姝心裏在想什麼,但聽着容姝的話,不由得低笑了一聲,「誰說對我不值錢,你在這裡,這裡對我來說,就是最值錢的。」
容姝被他突如其來的情話說的臉上一紅,嬌嗔的推了他一下,「好了,你要看就趕緊看吧,說這些幹什麼,趕緊看,看完我們就下班。」
「好。」男人抬起胳膊,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然後打開文件看了起來。
看了一頁後,他微微抬了抬下巴說道「這文件對你來說,確實是有些難度,不過沒關係,我教你。」
「你教你?」容姝一愣。
男人合上文件,「怎麼?免費的老師不要?」
「要!」容姝連忙點頭回答,隨後生怕男人反悔似的,趕緊收拾桌子,一邊收拾,一邊眼熱的看着男人說「傻子才不要一個有本事的老師教自己呢,更何況這個老師還是免費的。」
男人被女人可愛的模樣逗笑了,笑聲低沉又悅耳。
網上人常說能讓人耳朵懷孕的聲音,大概也就如此吧。
「最後那句免費的,才是最關鍵的吧?」傅景庭輕輕捏了捏容姝的臉說。
容姝嘟嘴,「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快點教我。」
她拍拍自己的辦公椅,「你坐。」
「那你坐哪兒?」男人沒有立即坐下,而是看着她問。
他要確保她也有位置坐才能放心的坐下,不然他坐的也不安心。
當然,如果她實在沒位置,又非要他坐下也不是不可以。
她可以坐他腿上啊,他這樣抱着她教她,感覺估計應該很刺激。
想着,傅景庭看着女人的眸色暗沉了下來。
容姝被他看的渾身不自在,身子都不由得緊繃了起來,微微斜眼凝視着男人說道「你看我幹嘛?」
「沒幹嘛。」男人輕咳一聲回著。
他可不敢把自己想讓她坐他腿上的想法說出來。
不然他一會兒又得炸毛。
而且他不說,她也許還真會坐他腿上。
但如果他說了,那一點兒機會都沒有了。
所以,聰明人絕對不會說。
容姝雖然覺得男人古里古怪的,也猜測到男人剛剛看她的眼神肯定沒壞好意,不過見男人很快又把眼神收了回去,她也懶得追問男人剛才的眼神到底是什麼意思,拉過辦工桌對面的空椅子,和自己的辦公椅放到一邊,然後拍了拍空椅子說道「我坐這個。」
傅景庭微微皺眉,有些嫌棄的看着她拉過來的空椅子,「這椅子坐着沒有這個舒服,換一下吧,我坐那個。」
說著,他就要交換兩個椅子的位置。
不過比容姝拉住了胳膊阻止了,「不了,你是老師,是來教我的,我總不能讓你貢獻了知識,還坐的不舒服吧,所以你就坐我那個,我坐這個就好,而且我是學生,是有求於你的,總不能什麼便宜都自己占,反倒是你這個被我求的人卻什麼好處都得不到,還要貢獻自己的知識,沒這道理,所以聽我的,你坐這個,如果你不答應,那你就別教我了,而且不光是這次別教了,我考進修學校的課程,你也別教了,不然我接受你的教導,也無法心安理得啊。」
,content_n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